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21世纪商业评论 > 稀缺的负压救护车

稀缺的负压救护车

时间:2020-03-25 分类:21世纪商业评论

韩璐

“一辈子都在与死神赛跑。”这句话是一位武汉救护车司机的个性签名。

在这座沉寂1个多月的城市里,在空旷路上,救护车是为数不多能见到的车辆之一,转运患者的鸣笛声,一度是这座城市最揪心的声响。

1月23日,疫情扩散,武汉封城,随后城内交通管制,新型冠状病毒肆虐,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转运和救治任务日益艰巨。尤其2月以后,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相继交付收治患者,多家方舱医院搭建完毕,轻中症、危重症患者开始分类、分院观察和治疗,负责转运患者的救护车每天24小时不间断运转着,“负压救护车”也迅速成为最重要、最急缺的防疫物资之一。

截至2月末,全国向湖北支援超过500辆负压救护车,一线运力依然吃紧,车辆需求缺口大,然而,受制于适用场景少、采购成本高等原因,全国负压救护车的年产销量不过百余辆,存量有限,即便生产商春节日夜赶制,供给也难以迅速跟上。

移动的N95口罩

日常医疗救援中,救护车担负患者转运工作,是等待救治病患们的“生命快线”。

常规环境下,救护车会匹配不同车型和配置,适配不同情况的病人,比如配备基本急救设备、药品的通用运输救护车,拥有输液、除颤仪、呼吸机等专业急救设备的急救车,可运载特殊血液设备的血液运送救护车,针对新生儿的母婴型救护车……

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病患运输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便是负压救护车,用于特殊传染性疾病转运需求。

所谓负压救护车,就是配备有负压舱的救护车,依靠排风机向外界大气排风,舱室则进行全密封处理,使车内气压低于外界,空气自由流通时只能由车外流向车内,由清洁区(医务人员区)流向感染区(病人区)。

负压救护车内,病员的隔离舱,以及车内空气在外排时,都需净化过滤、紫外线消毒等多次无害化处理,最大限度地减少病患微生物对外扩展和污染的可能,降低医务人员交叉感染的几率。因此,有人称负压救护车为“移动的大型N95口罩”。

在国内,负压救护车的首次大规模亮相,为2003年SARS流行期间,然而,作为救护车中的一个分支,一直并不显眼。有资料显示,SARS出现以前,中国救护车年产量为500辆,2011年后,救护车年产量一直维持在1万辆左右,10余年间增长20倍,其中,负压救护车的年产销数量仅在百余辆左右,占比不过1%。

由于局限在传染病的特殊场景,日常使用不频繁,且相比普通救护车,负压救护车的价格也较高。据了解,国产一辆负压救护车一般在20万-60万元之间,不同厂家、不同基本车型、不同配置,价格差异较大,较之对应的普通救护车型,都要增加成本约5万-10万元,因此,在没有特别需求的情况下,负压救护车通常只作为储备车辆,厂家基本按销定产。

疫情暴发突然,随着患者确诊人数的增加,转运接诊量提升,缺口于是不断放大。

抗疫斗争中,口罩、防护服固然也紧缺,产能却相当充沛,比如,医用口罩日产约80万枚,医用防护服日产33万套,可保证源源不断地供给。而负压救护车的产能补给则显得措手不及。

以华晨雷诺为例,通常普通救护车的年产量为数百辆,负压车更是少之又少。即便作为全国最大的救护车生产企业,江铃汽车一年生产的负压救护车仅50-90辆。有媒体报道,江铃汽车截至2月15日,已累计接到负压救护车订单2600辆,按照以往饱和生产计划安排,至少需要30年时间。

十万火急的订单

1月20日,钟南山院士公开宣称,新型冠状病毒会人传人,疫情防控形势陡然吃紧,一场装备战役也静悄悄打響了。

第二天,国家工信部装备工业司汽车处即正式发出通知,要求全国12家主要负压式救护车生产企业立即组织筹备,支持各地防疫工作,华晨雷诺、江铃汽车、上汽大通、宇通客车等均在其中。

三天后,大年除夕的上午,华晨雷诺金杯汽车公司接到工信部具体下达的生产任务,要求20天内交付首批30辆负压救护车,2月5日必须先行交付15辆负压救护车用以驰援湖北及武汉地区。华晨雷诺金杯整车性能及试验认证总监韩峰受命成为本次紧急任务项目负责人,他当天下午便召集团队,召开恢复生产应急协调会。

除夕夜,韩峰没能顾得上吃团圆饭,一边接受公司管理层关于恢复生产的指令电话,一边不断接到武汉防疫指挥部预订救护车的电话。位于沈阳的办公室内灯火通明,时间紧、任务重,恰逢春节假期,团队开始紧急联络一线员工返岗,并致电相应设备和零部件供应商,为紧急生产任务进行准备。

韩峰告诉《21CBR》记者,正常生产流程下,由于车体密封工艺处理、负压系统布置、内部医疗设备安装、电气布线等相对复杂的程序,生产一辆负压救护车至少需要20-30天,仅负压式救护车车体密封及性能验证一项工艺,至少要经过两到三天的时间才能完成。而接到的紧急任务是,必须从第一道工序起步,10天内完成15辆负压救护车的生产。

分秒必争的背后,是在和死神抢时间。

其他接到生产任务的车企,均先后动身投产,提前结束假期,返工赶制负压式救护车及其他医疗用车,为疫情防治提供救援保障。

其中,江铃汽车从1月23日即准备复产,集团次日就集结15家上下游公司3500多名员工到岗,赶制首批驰援的50辆负压救护车;上汽集团则要在10天完成55辆负压救护车生产任务,公司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消息称,大年三十接受订单后,大年初一生产线就复工,大年初二95%的员工到岗,满负荷加班生产,将30天加工期缩短至10天。

困难重重的交付

疫情救援刻不容缓,各家车企均已开足马力,然而,产能起量依旧关山难越。

有行业人士告诉《21CBR》记者,负压救护车的生产不需要特殊资质,普通救护车生产企业都能生产,但是,负压救护车的改装存在技术要求、质量控制等问题,不是每家改装厂都具备生产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