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财经 > 美国为什么会错过防疫黄金时间?

美国为什么会错过防疫黄金时间?

时间:2020-05-22 分类:财经

马国川

黄海涛。

财经》:进入3月下旬以后,美国的病例数量增长极快,主要原因是什么?

黄海涛:作为一个在美国行医20年的神经外科医生,我认为,美国的病例数增长极快至少有四个原因:第一,是美国错过了有效防疫的黄金时间。第二,美国和大多数西方国家的人都没有戴口罩的习惯,特别是年轻人在现在这个阶段也不放弃和熟人朋友握手和拥抱,在没有戴口罩的情况下会让疫情迅速扩展。第三,美国的 CDC 在制定政策时有众多顾虑。一旦宣布政府鼓励老百姓戴口罩,在目前口罩资源非常有限的情况下,只会造成医生和医院的口罩更短缺和民众的恐慌,对疫情控制不利。第四,疫情的重灾区是包括纽约市在内的大城市,美国是没有可能采取中国特色的武汉式绝对封城和人不出户,这在法律上和实际上都做不到。即使在紧急时期,美国公民的基本权利也是不能被侵犯的。

财经》:美国为什么会错过有效防止疫情的黄金时间?作为一个医生,您怎么评价特朗普政府的防控政策?

黄海涛:目前美国疫情发展到这一步,既有特朗普政府最初疏忽和轻敌的原因,也有一定的必然性。美国的老百姓天性自由散漫,美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首脑都是四年选一次,政治家的诉求之一就是让老百姓投票他们下一届连任。同时美国联邦政府在三权分立的制度下权力也有限,政府花钱需要国会通过,法院可以停止总统的命令,各个州也一般都各自为政。再加上民主党对特朗普恨之入骨,去年下半年特朗普的大多数精力都用在对付民主党的弹劾。

财经》:当初在美华侨把美国大量口罩寄到中国,难道没引起美国人的重视?

黄海涛:没有。在中国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除了美国的爱国华裔华侨高度关心,全力捐款捐口罩,很多美国人都不了解也不知道有这个疫情,也不介意在美华侨把几十亿库存口罩寄到中国。

一般美国老百姓也不关心或是不看国际新闻。美国新闻一般以国内政治、华尔街、体育、娱乐和地方新闻为主,当地的新闻比国际新闻比重要多很多。在美国疫情不严重的时候,特朗普即使想早一点认真防疫,也一定会被新闻界和民主党取笑,而且不会被大多数美国人重视。如果他早一点宣布紧急状态,舆论界和老百姓肯定会骂声一片。当然,特朗普总统也绝对不是高瞻远瞩、排除众议的大公无私的政治家,所以他只能一直旁观,发一些不关痛痒的推特,错过了美国防疫的最重要最可贵的黄金阶段。

财经》:美国一般民众如何看待这次公共卫生危机?据您了解,美国是否出现了社会性恐慌? 

黄海涛:美国是一个比较独特和非常自由的社会,没有统一的观点,没有统一的认識。民众对于政府一般是一种不信任状态。美国的新闻界也大多数时候更愿意报道政府的丑闻,同时美国民众也不太愿意相信新闻。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也非常有意思的社会。

在我行医的美国得克萨斯州,不少老百姓平时都觉得得州就是整个世界了,一半以上的得州人一辈子也不会离开得克萨斯州一次。在这样一个环境下面,只要一个危机不影响到这个州,一般的民众都不会关心。在3月13日特朗普总统宣布全国的紧急状态之后,得克萨斯州的各大城市和各个郡也前前后后开始宣布紧急状态,很多民众在这两周里才意识到这次公共卫生危机的严重性。

财经》:美国民众非常自由散漫,就像“一盘散沙”。

黄海涛:表面上对政府或是总统不关心的民众,在灾难面前是非常团结和爱国的。全美有4万多名医护人员最近志愿到纽约去参加医疗救护。他们中有全科医生、护士、麻醉医生、呼吸治疗师、外科医生、心理医生等,不少已经退休。美国的退休年龄是65岁,但不少医生会到 68岁-70岁才会退休。也就是说,这些志愿人士大部分都是高危易感人群。

和中国国内不同,美国的医生和护士是比较独立的群体。特别是美国医生,大多数是独立行医的,他们的行动完全是每一个人的自愿选择。为了救病人,为了纽约和整个美国的安危,为了信仰,为了自己的良心。另外,美国表面上看起来非常自由散漫,一旦有了举国的共识,美国的生产潜力和全国动员能力是巨大的。

财经》:作为专业人士,您如何评价中国的防控措施和成效?

黄海涛:我们这里对中国的防疫,都是间接听到的消息,或是根据美国新闻的报道来理解的。总体感觉是,由于政府部门或地方官员最初没有及时采取行动,导致病毒蔓延。但是中国政府动用全国资源去支援重灾区。很凑巧的是,这次正好碰上了春节,政府可以顺势延长假期,让所有人待在家里,有效地抑制了疫情。这种做法,欧洲、美国和亚洲的其他国家都是不可能复制的。中国把全国的资源用在重灾区,又有世界第一流勇敢无畏的医生护士,这才将疫情有效控制在湖北。我作为一个美籍华人,为中国的防控成就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财经》:上海医生张文宏认为,这种病毒可能在冬天卷土重来,您如何评论这种观点?

黄海涛:张文宏是一个非常智慧的医生,我对他很尊重,他的预测有一定道理。因为目前病毒在世界各国泛滥,中国已经不再是一个封闭的国家, 如果只是以防守的办法来应对,很难守住国门,因为不可能和全世界一直隔绝,也不可能永远不让自己的留学生和公民回国。另外,因为中国的疫情灾区主要在湖北和武汉,其他地区的人群基本没有免疫力。只要世界的疫情不好转,中国迎来第二次感染高峰的风险就会一直存在。病毒是防不胜防的,希望中国继续巩固抗疫第一阶段的胜利,力所能及地支援世界各国。

财经》:在全球化时代,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

黄海涛:是的,没有任何国家是孤岛。即使美国在7月底、8月初解决问题,也存在同样的风险。这个疫情是全球问题,美国一旦全国动员起来,早晚会研发出来疫苗,并开发出更快速准确的检测手段。全世界的疫情最终一定都会被控制住。

财经》:对于病毒源头,美国医务界怎么看?

黄海涛:关于病毒源头,我们美国同行没有争论,都觉得应该是从武汉海鲜市场开始的。目前为止,大多数美国医生都认为,这是我们在和病毒作战,没有把矛头指向哪个国家。既然传染病已经开始蔓延了,必须全力对付它,我们从来没有想到争辩病毒源头。在美国的华人圈子里,确实有很多争论,有些人对有这么多“阴谋论”很愤怒。但是我觉得这是在小圈子里的争论,美国大多数主流医生没有时间关心这些“阴谋论”。

财经》:您如何评价“群体免疫”的主张?疫苗可能什么时候面世?

黄海涛:“群体免疫”的代价非常大,会让最弱势的社会群体,包括老人和免疫系统薄弱的人付出最大的牺牲。新冠病毒的传染性非常强,从武汉到意大利再到纽约,病毒高速传播,会非常迅速地超过医疗系统的承受极限。如果没有外来援助,社会代价会非常惨痛。

因为疫苗的研发至少需要6个到12个月,目前为了能够拯救更多的病人,我们正在积极地寻找有效药物。药物只是短期的防控手段,长期来讲,让社会获得“群体免疫”才能彻底阻断病毒的蔓延。但是只有在高效廉价的测试手段普及和拿到疫苗之后,“群体免疫”才能以比较人道的方式实现,目前“群体免疫”的代價太大了,是不可行的。

如果能够让全世界都分享到快速的检测手段和疫苗,疫情才有可能控制住。只有这样,每个国家才可能不让疫情卷土重来。只靠“闭关锁国”式的防守,是不可能阻止病毒蔓延的。

财经》:作为一种新型病毒,新冠病毒会不会像SARS一样消失?假如长期存在,人类应该如何应对?

黄海涛:这种病毒比SARS要更狡猾,更具传染性。只要具备了高速、高准确度和廉价的大规模检测手段,再加上有效的疫苗,新冠病毒是绝对可防的。

理论上,新冠病毒和SARS病毒、天花病毒一样是可以消灭的。即使这个病毒长期存在的话,高效廉价的检测手段和大规模使用疫苗,可以让它对人类的危害和对日常生活工作的干扰降到最低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