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环球时报 > 新疆“补习热”击碎“强制汉化”谣言

新疆“补习热”击碎“强制汉化”谣言

时间:2020-01-09 分类:环球时报

本报赴新疆特派记者 范凌志

将新疆少数民族群众学习国家通用语言形容为“强制汉化”“灭绝少数民族语言”,是西方反华媒体污蔑中国治疆政策的惯用说辞。5日,《环球时报》记者在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采访一家课外补习机构时发现,当地学生的“补习热”与内地无异,除语文外,他们补习英语的积极性也很高。这样的画面也击破西方谣言,该培训机构负责人买丁江·依力木反问:“我们也在教英语,现在世界上各国人都在学习英语,这难道也是在灭绝自己的语言文化吗?”

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图什市位于祖国最西端,由于两个小时的实际时差,北京时间早上10时,这里的天才刚刚亮。但这并不影响学生们来到“特肯教育”补习。记者采访时贸然闯入一间正在上英语课的教室,不过课程并未被打断。记者看到,在只有不到20平方米的教室里,十几名学生正跟着少数民族教师复习试题,尽管发音不算特别标准,但师生仍在大声互动。旁边教室的学生年纪更小,老师正在耐心教一名小学生“树林”的写法。“知识改变命运,勤奋改变成绩”“中考倒计时”……每间教室的墙上都贴着励志口号,“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味道在这里与内地一样浓烈,不存在“时差”。

买丁江·依力木曾于2017年11月至2019年8月在教培中心学习,结业后,他跟朋友凑了启动资金60万元办起这所课外补习机构,利用寒暑假、周末为小学、初中学生开展课外补习。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目前机构里的13名教师全都有本科学历、教师资格证。

回想起当年被极端思想侵蚀的日子,买丁江·依力木仍然感到后悔。上学时,他不跟汉族学生一起吃饭,2012年于喀什大学毕业后,他没参加任何公职考试,因为受网上流传的极端视频影响,当时的他觉得“为政府工作不是合格穆斯林”“不能为非穆斯林异教徒工作,因为挣的任何一分钱都不清真”。“毕业后的那几年,我在家虚度了四五年的时光。”买丁江说。后来,他的班主任告诉他:“一个男人的价值在于对社会的贡献,你要好好思考,你对社会有什么贡献?”买丁江·依力木说,想了三四天后,他觉得自己不只没贡献,还给社会带来压力。教培中心的学习让他彻底与过去决裂。

买丁江·依力木说,补习班正处在快速增长的“青春期”,每天晚上这里都有约150名学生,每月补习费500元,目前租下的11间教室已经不够用了。补习班主要开设语文、数学和英语课,买丁江·依力木说,这里的孩子成绩最差的科目是语文、英语,而语文成绩不好又直接影响到其他科目,所以家长们最急于提高语文成绩。“少数民族群众的国家通用语言水平确实需要提高,有的人一句都不会说,这会直接影响当地经济发展。”

谈到西方反华势力“灭绝民族语言”的污蔑,买丁江·依力木十分愤怒:“真的非常可笑!我们也在教英语,现在世界上各国人都在学习英语,这难道也是在灭绝自己的语言文化吗?我们是中国人,必须要学好我们的通用语言。另外,我们也要发展。什么同化、灭绝的说法完全是胡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