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伴侣 > 组团开餐厅:6位阿姨闺密开启花样养老模式

组团开餐厅:6位阿姨闺密开启花样养老模式

时间:2020-03-25 分类:伴侣

春天

闺密团队

随着中国逐渐步入老龄社会,延迟退休和老年人就业问题也成了热议的话题,2019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白岩松曾提出,要尽快启动老年就业市场。

在杭州萍水西街有一家名叫“舌品天下”的小吃店。这是一家特别的小吃店,老板是六位阿姨,平均年龄50岁,她们之中有的已經退休,有的还在经营自己的产业。和一般创业者不同,她们收入优渥,并不需要在事业上继续拼搏。然而,她们不想像其他老年人一样,退休后在家等着慢慢老去,或者遛狗带孙子,而是在一起商议后,决定做一件有趣的事——开一家小吃店,忙着或闲着,赚了或赔了,都要感觉自己还有用,有事做。在六位阿姨看来,这样的养老方式有活力、有张力、有意义。

        退休生活太无聊, 闺密组团开餐厅

陈笑媚是浙江台州人,今年52岁,在当地一家农业银行工作。2018年4月,陈笑媚正式成为退休大军中的一员。从朝九晚五按部就班的工作陡然过渡到自由散漫的生活,陈笑媚觉得很不适应。陈笑媚像一辆始终前行的汽车,戛然而止之后没了方向。她学着其他人的样子,靠打麻将、聊天消磨时间。可这点娱乐活动除了让她更加空虚迷茫,并没有别的帮助。陈笑媚渴望重新投入到社会中、人群中,渴望与这个时代再次紧密接触。

和陈笑媚有同样想法的还有李茶花,李茶花是陈笑媚的闺密,退休之前她在餐厅做面点师,而现在她只能和陈笑媚组牌局。有时麻将玩到一半,李茶花会突然盯着自己的手看,想着从前手中光滑洁亮的面团此时被麻将取代,不无感慨地说:“要是能干回老本行多好,我这二十多年的面点手艺一下丢了还真舍不得。”陈笑媚突然想到什么,身体为之一振,激动地说:“要不咱们开个小吃店吧?你能继续做你喜欢的面点,我也能多跟人接触接触,老闷在家里真要被时代淘汰了。”

“就咱俩能行吗?”李茶花有点犹豫,可嘴角的笑已经掩饰不住。陈笑媚越想越觉得这主意实在是好,她兴致勃勃地说:“光咱俩肯定不行,不是还有张晔、杨美珍她们吗?明天把大家叫到一起商量商量,我觉得这事能干成!”

第二天,陈笑媚和李茶花叫来了各自的闺密。王木兰,现在一所学校里兼职做营养师。王爱慧,目前正经营着一家干洗店。张晔是服装加工厂的老板。杨美珍,之前做过餐饮,现在是一家沙场厂厂长。趁大家都在,陈笑媚和李茶花把她们想开小吃店的想法说了出来。两人话音刚落,闺密们便热火朝天地讨论起来。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闺密们的脾气性格和陈笑媚一样干脆利落。就在大家三言两语地表示支持时,杨美珍却多了一些担心:“咱们这几个人里,除了我和李茶花有一些餐饮经验,其他人都没干过,想要开小吃店我怕有点难。”

杨美珍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小吃店听着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要操的心和大饭店差不多。“要不我把我老公也叫过来,他是大厨,经验比我们丰富,咱们也正好多个男帮手。”李茶花提议。闺密们很快便采纳她了的建议,一个大难题就此解决,她们顿觉轻松不少。

“呃,我还想考虑考虑。”一直没发言的王木兰突然开口。闺密们纷纷转过头一脸疑问地看向她。王木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作为营养师,我对餐饮确实感兴趣,但家里还有女儿孙子,他们一日三餐都要我来搭配,我一走他们就没人照顾了。”陈笑媚理解王木兰,她身边像王木兰这样的女性太多了,她们事无巨细地照顾自己的孩子和孙子,却很少关心自己的需求。其实很多时候,不是孩子离不开她,而是她离不开孩子。陈笑媚没有急着说服王木兰,只是让她回家后征询一下孩子的意见。

王木兰最终还是加入了闺密团,女儿觉得母亲已经为他们付出太多,现在该为自己的生活做打算。而王木兰也想通了,两代人的观念毕竟悬殊,孩子们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她应该适时地放手。至此,“6+1”闺密团正式向小吃业进军!

         小吃店开张不易,闺密团坚持到底

小吃店的首要问题是选址。闺密团们一致认为既然要做餐饮,那就一定要选人流量大的地方。她们几经商量最终将小吃店直接开到了两百公里外的杭州。定好大方向,七个人又风风火火地跑去杭州调研,市场饱和的地方不选,餐饮风格差不多的不选,太偏的不选,地段太贵的不选,经过反反复复的比较后,2018年9月,他们在杭州萍水西街选好了店铺。

这是一块新开发的地段,有各色小吃还有大型超市。闺密团物色好的店铺同属于超市主人,租金一年十万。合同一签好,大家立刻有了时间就是金钱的紧迫感。才不过两天,她们就在小吃店附近找到了合适的宿舍。宿舍130多平方米,每月房租5800元,四室,大家挤挤凑凑刚刚好。

房子选好以后,剩下的就是装修。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大家每天早上六点起床直奔大市场,小到一个螺丝钉大到墙面地砖,务必要符合所有人的心意才会收入囊中。她们常常忘了时间,肚子饿了随便填补点,直到天色渐暗才返程。一天结束,大家兴冲冲地带着战利品回到小吃店,按照自己预想的样子把战利品逐个放到合适的位置,然后久久凝视。每到这时,小吃店似乎就不仅仅是小吃店了,它更像是她们的家。在这里,她们可以自由地一点点来装扮充实它,直到把它变成大家脑海里共同想象的样子。

一个月以后,装修全面竣工。闺密团们在小吃店的入口处,砌了一方吧台,舌品天下四个字的首字母大大地印在吧台面上。吧台左边是用餐区,由一张长条桌和两个卡座组成,风格简洁颜色淡雅。长条桌上悬着十余盏时尚创意灯,与之对应的墙面上挂着三幅装饰画,分别是:匠心、和面、手工。闺密团们对墙上的装饰画情有独钟,因为它不光代表了大家对食品的高要求,也时刻提醒她们做匠人守匠心。

万事俱备,只剩分工。考虑到小吃店的面积不大,大家决定不招员工,所有大事小情通通自己动手干。李茶花负责做小笼包、烧麦;王木兰负责熬养生粥、养生汤;王焕荣做商务套餐;王爱慧给大厨配菜,切菜,买菜;张晔专做小馄饨、大馄饨、拌面;陈笑媚负责收银;杨美珍是勤杂。至于工资,平均分配。

就在大家风风火火地为开张做准备时,闺密团们迎来了创业路上的第一盆冷水:小吃店没有相关证件不能营业。陈笑媚原以为这事很简单,带上各种材料就能办成。可实际上,办理餐饮店证件的程序非常复杂,她们只能求助于超市老板代为帮忙。于是,从小吃店装修完毕开始,闺密团们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一间出租屋,一行七人毫无意义地消耗时间,这样沉闷的氛围让大家心急如焚。“要不我们先回去吧?在这待多久是个头啊?”有人心急地说。“可是回去了,万一证办下来了咱们又得往回折腾,又要租房子搬东西,更麻烦。”有人反对。“麻烦是麻烦了点,可是能节约点房租啊。这房子一个月5800元,咱们什么时候能开张还是未知数,算上每天的吃喝,时间长了大家都吃不消。”又有人说。一时间,房间安静了,闺密团们各个神色沉重,有人双手掩着面庞,有人单手撑着下巴,有人趴在桌上似乎有了困意。谁都不再说话,因为谁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说服对方留下也说服自己留下。

眼前的状况,对不再年轻的闺密团来说实在太消磨意志。晚上,大家陆续给家人打电话告知近况。让大家没想到的是,電话里的家人们像是全部统一口径似的,鼓励她们不要放弃。“那就继续等!咱们这个年纪想做个事情不容易,这难得开了头,还有那么多人支持我们,可不能辜负自己又辜负他们。再说我们又不是为了挣多少钱,等等就等等吧。”闺密团中最为乐观的陈笑媚给大家加油鼓劲。陈笑媚的一席话让闺密团们认清了自己的初心,开小吃店本是为了创造生活乐趣而不是创业增收。小吃店暂缓开业大家情绪低迷消极,就已经背离了她们最初的想法。这么一想,闺密团们又重新有了力量,即便在不得不等待的日子里,她们也积极地准备着开店前的一切工作。2019年2月,小吃店终于开张了。

              小吃店如愿开张,  闺密团开启花式养老

开业第一天是兵荒马乱的一天,尽管在开业前,大家已经各司其职地演练了数遍,可一到实战,还是乱了阵脚。尤其是到了饭点,几拨客人一起进门,所有人便如临大敌。看粥铺的大姐热心地为没来得及被招呼的客人点单。而想要粥的客人却只能站在饭厅大喊:“这粥怎么盛啊?”收银员听到后赶 紧奔过去,为客人的碗里盛满汤粥。然后源源不断的客人在空荡的收银台前排起长龙……整整一天,大家在混乱中忙得晕头转向。

深夜十点,舌品天下终于打烊。闺密团们一起清洗完所有的餐具后,坐在长桌前开起了会议。收银员陈笑媚一想到大伙今天的表现,就忍不住笑:“我站那收银,一会听见客人喊:‘我要的是馄饨,不是饺子。一会又听见客人喊:‘我的粥呢?怎么还不上?我着急跑过去对单子,才发现原来粥上错桌了,而且已经被那桌客人吃了一半。当时真是笑死我了。”陈笑媚说完又呵呵呵地笑起来,其他人也跟着笑得合不拢嘴。勤杂的杨姐说:“我感觉我今天可忙了,都脚打后脑勺了,可后来我才发现,我一看到那么多客人进来,脑子就发蒙到处乱转最后啥也没干。”看粥铺的王姐说:“我倒是啥都干了,一会去招呼客人,一会收拾桌子,就是把自己的活忘得一干二净。”“没事儿,收银员帮你打粥去了!”陈笑媚指着自己的鼻子哈哈大笑,接着所有人都捧腹大笑起来。那一天,小吃店一共收入500多元,除去房租菜金等所剩无几,但大家仍然很高兴。因为在小吃店里,不管他们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这都是有滋有味的一天。

目前,小吃店已经营业两个月,大家配合得也越来越默契。凭借对食材的高要求,有相当一部分食客成了舌品天下的忠实顾客,其中有几位陈笑媚印象深刻。一位是来杭州工作的年轻人,从小吃店开业一直到现在,基本上一天三顿都在这里吃。陈笑媚问他原因,他很真挚地说:“我喜欢吃你们的饭,有种家里的味道。”陈笑媚一下被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嘴里连连道谢。还有一位中年人,先是自己来吃,后来带着一大家子来吃。陈笑媚上前表示感谢时,中年人笑着指向厨房与餐厅连接处的窗口说:“我看到过你们做饭,菜都很新鲜,肉也是很好的肉,所以我才放心带孩子老人一起来吃。”陈笑媚乐得眼睛眯成了缝,客人的认可是对她们匠心的最大安慰。

由于小吃店深受食客喜欢,闺密团们原定的八点闭餐最后推迟到十点。延长营业时间,也意味着增加了所有人的劳动量,闺密团们常常要到深夜十一二点才能入眠。即便如此,大家却始终精神饱满。她们说,只要看到食客吃得高兴,所有的累便都值得了……闺密团们的所有余热在小吃店里持续发光升温,她们温暖了食客也温暖了自己。

责编/伊和和

E-mail:[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