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妇女生活 > “荧屏母亲专业户”萨日娜:“女强男弱”的婚姻也挺好

“荧屏母亲专业户”萨日娜:“女强男弱”的婚姻也挺好

时间:2020-05-20 分类:妇女生活

雪桥

“待业”6年,她曾在家“自编自演”

萨日娜出生于1968年,父母都是内蒙古话剧团的演员。受父母影响,她从小热爱表演,高中毕业考入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上大学期间,萨日娜与来自山东青岛的旁听生潘军是同学。潘军比萨日娜大两岁,11岁就曾参演影片《大刀记》。他外形俊朗,性格温和,是萨日娜欣赏的那种类型。有些同学瞧不起旁听生,但萨日娜很尊重潘军,经常请他一起排演小品、参加活动。接触中,两人相爱了。

1989年大学毕业,萨日娜被分配到全总文工团。潘军虽是旁听生,但因专业课和文化课成绩都是全班第一,被北京总政话剧团录用。

1991年9月,两人在北京结婚,婚房只有11平方米,厨房与别人共用,上厕所要到胡同里的公厕。尽管如此,夫妻俩还是很满足。

那时话剧市场不景气,文工团一年也排不了两部戏,萨日娜决定进军影视圈。但她长相不算漂亮,入不了导演的法眼。一晃两年过去,她没登过一次话剧舞台,也没接到一部影视剧。成天无所事事的萨日娜去一家商贸公司应聘文员,被录用了。潘军却劝她:“你有表演天赋,现在缺的是机遇,再耐心等等吧!”萨日娜被说服了,继续在家“待业”。

与萨日娜相反,潘军事业顺遂,既演话剧又拍影视剧,一年忙到头。萨日娜特别羡慕,遇到丈夫在北京拍戏,她就煲好了汤送到剧组。导演夸她贤惠,其实她除了给丈夫送汤,更想看看拍戏现场过过眼瘾。潘军清楚妻子的心思,心里很不是滋味。

没机会拍戏,萨日娜就全力为丈夫做好服务。在她的支持下,潘军在《李大钊》《鱼水情》等经典话剧中扮演男主角,荣获中国话剧“金狮奖”。他还主演了《翠湖春晓》《笑傲云天》等影视剧,赢得无数鲜花与掌声。

1994年8月的一天,潘军从外地拍戏回家,一进门就看见萨日娜身穿旧衣服,光着脚,手拿鸡毛掸子,面对墙壁大声喊叫,脸上还有泪。潘军吓了一跳,紧张地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萨日娜停止喊叫,长叹一声:“唉!我在演戏呢,外面没舞台,我只能在家自编自演。”潘军忍着心酸安慰道:“别着急,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萨日娜听罢,蹲在地上抽泣起来……

1995年,萨日娜已经27岁。很多女演员在她这个年纪已经走红,而她却连个跑龙套的机会都捞不到,这让她渐渐失去了自信。好在丈夫很暖心,不仅不嫌她在家吃闲饭,还总是想法安慰她,在她心情不佳时指出她的种种优点,给她积极的心理暗示,让她始终对表演抱有激情与幻想。

机会来临,丈夫成为她事业的坚强支撑

1995年6月,著名女导演杨阳筹拍电视短剧《牛玉琴的树》,在全国海选女演员。这部电视剧是根据治沙英雄牛玉琴的故事创作的,只有两集,拍摄环境很艰苦,很多女演员不愿意演,有人向杨阳推荐了萨日娜。杨阳告诉萨日娜:“这部戏很短,片酬也很低。”萨日娜却爽快地说:“没关系,没片酬我也演。”

为了演好这部戏,萨日娜去沙漠体验了一个月的生活。在陕西省靖边县农村,她和牛玉琴同吃同住,一起顶着烈日到沙漠里种树、固沙,给树苗浇水、施肥。戏开拍的时候,她明显黑了、瘦了,形象和气质都跟牛玉琴非常接近。

后来,《牛玉琴的树》在中央电视台播出,一举夺得“飞天奖”短篇电视剧一等奖。萨日娜的演出不仅打动了广大观众,也得到了业内人士的高度认可,片约随之而来。之后短短3年,她先后主演了《女工情话》《小巷总理》《野狐峪》等影视剧。

1999年8月,萨日娜生下女儿香香,婆婆来北京照顾她坐月子。因住房太小,潘军晚上只能打地铺,把双人床让给母亲、妻子和女儿。

2000年3月,萨日娜准备开工,忍痛让婆婆把香香带到青岛照顾,直到2004年9月,才把女儿接回北京上幼儿园。之后,萨日娜和丈夫做了分工:一方出去拍戏,另一方就在家照顾女儿。

2008年1月,萨日娜主演的52集电视剧《闯关东》获得空前成功,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创下9.01%的超高收视率。她一举夺得中国电视金鹰奖观众喜爱的女演员奖、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女演员奖,跻身一线女星行列。

考虑到要照顾孩子,萨日娜本打算一年只接半年的戏,但因戏约激增,每一个精彩的角色她都难以割舍,到2009年9月,她接的片约竟排到了2011年6月。如此一来,她根本无法再照顾女儿,只好跟丈夫商量:“我想从老家找个亲戚帮忙照顾香香,这样咱俩都能全心全意拍戏。”潘军却不同意:“女儿正处于性格形成期,必须有家长陪伴,否则容易出现性格缺陷。拍戏重要,女儿的成长更重要。”萨日娜无奈地说:“接下来一年多我都有戏约,只能你在家照顾女儿了。”事已至此,潘军只好同意。

不用操心女儿,萨日娜把全部心思放在了工作上。丈夫叮嘱她:“女儿一天天大了,想经常见到你,以后你得多跟她视频沟通。”萨日娜满口答应。可一进剧组,她就身不由己了,晚上经常忙到10点多才收工回宾馆,想跟女儿视頻时女儿已经睡着了。潘军责怪她:“你就不能早点回宾馆吗?”拍了一天戏,萨日娜身心俱疲,口气便不太友好:“戏没拍完我能走吗?你也是演员,咋就没点包容心呢!”话不投机,夫妻俩在电话里吵了起来。

萨日娜拍戏辛苦,经常凌晨4点起来化妆。有时没胃口,她一天只吃两个面包,早上起来因为低血糖头晕眼花,浑身冒虚汗。潘军做“家庭煮夫”也不容易:他要接送女儿上下学,一天做3顿饭,晚上辅导功课、检查作业,偶尔还得去学校开家长会。夫妻俩心里都有委屈,经常发生口角……

“女强男弱”,这样的婚姻其实也挺好

2011年5月的一天,潘军去学校接女儿。香香嘟着嘴巴说:“总是你一个人来接我,同学们都以为我是单亲孩子。”潘军心里不是滋味。当晚,他在电话里把女儿的话转述给妻子,萨日娜听了很愧疚。

半个月后,萨日娜从剧组回来了。恰巧那天女儿所在学校的合唱团要到中央电视台录节目,萨日娜便和丈夫一起陪女儿去了节目录制现场。香香每见到一个同学,就骄傲地跟对方介绍:“这是我爸爸,这是我妈妈。”似乎特别想证明她不是单亲孩子。萨日娜看在眼里,百感交集。

哪知回家的路上,萨日娜和丈夫又起摩擦。再过几天就是六一儿童节了,对于12岁的女儿来说,也是最后一个儿童节。本来夫妻俩说好了陪女儿一起过,孰料剧组提前开机,要求萨日娜5月30日报到。潘军忍不住对妻子发牢骚:“现在在你眼里,女儿和家庭都不如拍戏重要,你最好跟事业结婚。”萨日娜怼了回去:“刚结婚那些年,你不是也天天泡在剧组吗?我埋怨过吗?”女儿烦躁地捂住了耳朵:“一见面就吵,你们烦不烦?”夫妻俩这才打住。

5月27日,萨日娜应邀到北京电视台做节目。主持人问她:“萨老师,大家都知道您是‘戏痴,现在我问您一个问题,如果将您送上月球,您会带什么东西?”萨日娜哈哈直乐:“我会带丈夫和女儿,还有剧本。我曾在家待业6年,27岁才拍第一部戏,耽误了许多宝贵时间,现在总想多拍点戏。感谢丈夫的支持,风光的是我,受累的是他。”潘军在电视里看到这一幕,许多美好往事顿时汹涌而来:当年自己是旁听生,妻子顶着世俗压力与自己相爱,陪他走过了最艰难的岁月;结婚时,自己仅花了258块钱,她一句怨言也没有;妻子在家待业6年,忍着内心的失落,以爱和柔情托起了他的事业……

当天下午,潘军从超市买回两盒防晒霜,放进了妻子的行李箱。萨日娜问他:“怎么突然想起给我买这种东西了?”潘军说:“你过两天不是要去剧组吗?我想通了,你比我有才华,事业也比我好,以后我一心一意在家照顾女儿,全力支持你拍戏。”萨日娜很感动:“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包容和呵护,我真的没有看错人。”夫妻俩内心的隔閡一下子消失了。

此后,潘军整天考虑的是女儿和柴米油盐。邻居和同事碰到他,能准确说出他在家做了什么饭:“潘老师,中午你在家做的炸酱面,对不对?”“潘老师,你晚餐吃的是葱爆羊肉。”潘军不解,问人家是怎么知道的,人家呵呵一笑:“因为你头发和衣服上有菜的味道。”

一位好心邻居还提醒潘军:“你和萨老师差距越拉越大,女强男弱的家庭结构不稳定。你也有才华,不能满足于做一名‘家庭煮夫。”潘军幽默回应:“我是‘家庭煮夫,也是‘家庭CEO,老萨一切都听我调遣,我们感情好着呢!”这话传到了萨日娜耳朵里,她直夸丈夫情商高。

2016年春,萨日娜的父亲被高血压、冠心病折磨得痛苦不堪。萨日娜一想起父亲就流泪,拍戏时经常走神。为解除妻子的后顾之忧,潘军赶赴内蒙古包头市,把岳父母接到北京照顾。随后一年多里,他对岳父母照顾得无微不至。其间岳父曾两次犯病住院,潘军夜里都在医院陪床。2017年底,老人病故。弥留之际,老人拉着萨日娜的手说:“潘军人好,你要懂得珍惜。”萨日娜含泪点头。

送走岳父,岳母和自己的父母仍需要照顾,潘军又将精力转移到三位老人身上,全力为妻子拍戏保驾护航。有了丈夫的支持,萨日娜一直活跃在影视一线,佳作迭出,除两次荣获中国电视“飞天奖”,三次荣膺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还入选建国70周年全国十佳电视剧女演员、中国电视好演员“蓝宝石奖”女演员等,被观众戏称为“荧屏母亲专业户”。

萨日娜的事业比丈夫强,很多人不看好他们的婚姻。2019年12月的一天,萨日娜在北京参加公益慈善活动,有记者问她:“你家喻户晓,丈夫和你差距这么大,你就没想过离开他吗?”萨日娜说:“我家老潘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我给他打满分。这样的老公打着灯笼都难找,我咋舍得离开他呢!”

〔编辑:冯士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