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军事文摘 > 激战非洲之角

激战非洲之角

时间:2019-12-20 分类:军事文摘

宋心荣

1977年7月13日,索马里军队入侵埃塞俄比亚欧加登地区,欧加登战争爆发。战争之初,索军所向披靡。但在苏联和古巴的援助下,埃塞军最终站稳了脚跟,开始反攻,并成功地将索军赶出欧加登。本文就将介绍这场发生在非洲之角的欧加登战争。

战争背景

1960年7月1日,索马里共和国成立。索马里共和国成立后,索马里共和国领导人一直试图将所有索马里人居住的地区(除索马里之外还有法属索马里、埃塞俄比亚东部的欧加登地区、肯尼亚东北省)索马里人聚居的地方合并进索马里共和国,在“非洲之角”建立一个强大的统一民族国家,即“大索马里”。而这就导致了索马里与邻国的纷争不断,最终导致了欧加登战争的爆发。

索马里独立后,大力发展和苏联的关系,从苏联获得了大量军事援助。1964年—1976年,索马里从苏联获得了价值总计1.65亿美元的武器装备。1974年,在索马里有多达1000名苏联军事顾问。1975年—1976年,在苏索关系日趋紧密的情况下,苏联向索马里提供了大量的军事援助,被苏联武装起来的索马里军队总兵力已达到42000人,其中有3066人在苏联接受过培训。相比之下,埃塞俄比亚得到的法国和美国的军事援助要少得多。1964年—1976年,埃塞俄比亚总共只接收了1.148亿美元的武器装备。

索马里领导人穆罕默德·西亚德·巴雷将军(左)

到20世纪70年代,索马里军队的实力已经远远强于埃塞俄比亚军队。索马里军队如此强大,让西亚德·巴雷不禁开始幻想用武力强行解决欧加登问题。索马里国民军指挥部计划分两个阶段实施入侵,首先派训练有素的游击队对欧加登地区进行渗透,开展游击战,削弱埃塞军,之后再派索马里国民军(正规军)入侵。

1975年年初,索军将在欧加登的索马里人游击队整合为“西索马里解放阵线”,由索马里国民军第26军区司令部指挥。“西索马里解放阵线”的士兵主要是居住在欧加登地区的索马里人,在索马里境内的训练营接受了军事训练。“西索马里解放阵线”共有9个支队,总兵力达3.4万人,其高级指挥官全部由正规军军官出任,实力堪比正规军。

1976年初,游击战的枪声如期在欧加登地区响起。由于得到了当地索马里人的支持,加之埃塞驻军稀少,这些游击队很快占据了上风。到1977年初,他们已经基本控制了欧加登的乡村,将埃塞驻军被困在大城市中。

面对日益严峻的形势,埃塞当局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强军事实力。1976年,埃塞俄比亚和美国签署了价值2.5亿美元的军购协议,订购了14架F-5E、3架F-5F战斗机和12架A-37B攻击机。1976年12月,埃塞俄比亚政府代表团访问莫斯科,和苏联签署了价值1亿美元的军购合同。

1977年2月3日,埃塞俄比亚发生了政变,门格斯图成为埃塞俄比亚领导人。政变后,埃塞俄比亚政局动荡,西亚德·巴雷趁机加强了对“西索马里解放阵线”的支持。1977年5月,“西索马里解放阵线”开始强攻欧加登地区南部的戈德城,该城拥有一个大型空军基地,还是欧加登地区的公路枢纽,地理位置至关重要。在埃塞军的顽强防守下,戈德城守住了,“西索马里解放阵线”付出了阵亡300余人的惨重代价,阵线的最高指挥官在此战中也阵亡。巨大的损失令西亚德·巴雷恼羞成怒,1977年6月,他最终决定动用正规军入侵欧加登。

入侵

在之前的游击战中,索军已经摸清了欧加登地区埃塞驻军的情况。埃塞军主力都集中在欧加登北部的德雷达瓦-哈勒尔-吉吉加一线,埃塞军惟一的机械化旅部署在哈勒尔。而南线的埃塞驻军则兵力稀少,各据点之间也相隔很远,易于分割包围。根据这一情况,索马里国民军司令部制定了分北、中、南三个方向入侵欧加登的作战计划。

“西索馬里解放阵线”的部队

索马里领导人西亚德·巴雷很清楚,索马里的人力资源远远不如埃塞俄比亚。即便经过扩军,索马里武装部队总兵力也只有4.2万人,而埃塞俄比亚武装部队的总兵力则为5.08万人。从人口上看,两国实力对比更是悬殊,埃塞俄比亚有2862万人,而索马里只有325万人。这就意味着索马里胜利的惟一希望就是打一场“闪击战”,在短时间内迅速摧毁埃塞军主力,占领欧加登地区,并迫使埃塞俄比亚求和。一旦陷入持久战,等埃塞俄比亚完成了动员,其人力优势充分发挥,索马里军队很可能被拖垮。

而决定“闪击战”成败的关键就是能否占领欧加登北部的德雷达瓦-哈勒尔-吉吉加这一三角形地带。德雷达瓦是埃塞俄比亚第三大城市,也是埃塞俄比亚第二大空军基地所在地,还是连接亚的斯亚贝巴和吉布提的惟一铁路线上的重要枢纽。如果索军攻占了德雷达瓦,就能切断这条铁路线,阻断埃塞俄比亚的进出口,使埃塞经济崩溃。埃塞军队也将因为无法获得海运来的武器装备而受到极大削弱。占领了这里,索军还可以利用这里的机场近距离轰炸亚的斯亚贝巴。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德雷达瓦-哈勒尔-吉吉加这一三角形地带的得失是决定欧加登命运的关键。因此,在作战计划中,索军将大部分主力都放到了北线。

1977年7月13日,第一批索马里国民军部队开始入侵埃塞俄比亚。1977年7月21日,索马里空军的米格-21MF战斗机开始越境轰炸埃塞俄比亚境内的目标。欧加登地区的机场和军事基地以及其他军事目标都遭到了袭击。

1977年7月23日,索马里军队开始全面入侵埃塞俄比亚。索军从北、中、南三个方向向欧加登地区发起攻击。几乎全部的索马里正规军都参加了此次行动,索军出动了12个机械化步兵旅,拥有250辆坦克、600门火炮。索军地面部队还得到了索马里空军的50架战机的支援。

入侵的索军在兵力和装备上都占有优势。埃塞军兵力虽多,但分布于全国各地,在欧加登地区只有第3步兵师和第5民兵师。第3步兵师总兵力仅10200人,拥有45辆坦克、48门各型山炮和迫击炮以及40门高射炮。而第3步兵师有限的兵力还分散到了边境各处布防。索军的战术则很明确,不和埃塞军在边境上纠缠,充分发挥机械化部队的突破能力,集中优势兵力,突破埃塞军队的边境防线。绕过防守严密的地域,向埃塞军后方穿插。

在北线,索军的攻势却遭到了顽强的阻击,进展缓慢,因为埃塞军主力都集中在这里。埃塞军第3步兵师主力就在德雷达瓦附近,埃塞军指挥部还将惟一的机械化旅派到了这里。北线的索军打到哈勒尔和德雷达瓦郊区后遭到了顽强阻击,没能继续推进。

时任埃塞俄比亚领导人的门格斯图

索马里空军的米格-21F战斗机

不过,在中线和南线,索马里军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这里,战线距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较近,索军易于获得补给。而且埃塞军在这一带部署较为分散,为索军分割突破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战至1977年9月,索军在中线已经推进了多达700千米,而在南线,索军也已推进了300千米左右,在伊米镇才被挡住。

战至7月25日,防守欧加登南部的埃塞俄比亚陆军第5步兵旅大部被歼,欧加登南部基本沦陷。到1977年8月初,索馬里军队已经占领了戈德、德格赫布尔等重要城镇,欧加登地区90%以上的领土都被索马里军队占领了。德雷达瓦-哈勒尔-吉吉加这一三角形地带成为双方争夺的焦点。

面对拥有压倒性优势的索军,埃塞空军发挥了关键作用。F-5E能投掷十几枚200千克炸弹,还可以用20毫米炮攻击地面目标,是索军的“克星”。仅7月21日一天,埃塞空军就击毁了十几辆索军坦克,为埃塞地面部队提供了有力的支援。

在1977年8月10日至8月25日的两周内,索军向德雷达瓦发起了3次进攻,但由于守城的埃塞军得到了坦克和空军的支援,索军的进攻均以失败告终。索军付出了阵亡500人的代价,而守城的埃塞军也阵亡了150人。

在德雷达瓦失败后,索军开始转而攻击德雷达瓦以东的吉吉加。因为索军已经意识到在苏联人的帮助下,埃塞军正在不断把增援部队空运到吉吉加,对攻击德雷达瓦的索军侧翼构成了巨大威胁。为了攻克吉吉加,索军派出了绝对优势的兵力,出动了4个机械化步兵旅、250辆坦克围攻吉吉加。索军的T-54/55坦克无论在火力还是在装甲防护上都胜过埃塞军的M-41和M-47坦克。在吉吉加的战斗中,索军坦克部队一共击毁了埃塞军的9辆M-41坦克和14辆M-47坦克。

虽然坦克无法与索军抗衡,但埃塞军的反坦克武器却在吉吉加取得了辉煌的战果。在吉吉加四周的防线上,埃塞军以极高的密度部署了大量反坦克炮,并在索军可能的突破方向上布撒了反坦克地雷。结果进攻的索军遭受了惨痛的损失,一共损失了45辆坦克。

9月初,为了打破吉吉加前线的僵局。索马里空军出动了1个中队的伊尔-28轰炸吉吉加。自开战以来,埃塞军队从未遭到过如此猛烈的空袭,守城的埃塞军士气开始动摇。1977年9月10日,埃塞守军弃城而逃。索军机械化部队随后占领了吉吉加城。这也是开战以来索军在欧加登北部取得的最大胜利。

吉吉加的陷落给埃塞军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自开战以来一直坚挺的埃塞军北部战线开始崩溃。索军坦克部队和机械化步兵开始追击弃城逃跑的埃塞军。9月29日,索军兵不血刃地占领了至关重要的马尔达山口,哈勒尔的大门洞开在索军面前。在欧加登南部和中部,索军更是如入无人之境,一路攻城略地。此时的埃塞俄比亚军队比任何时候都接近失败。埃塞俄比亚军事委员会下令枪决放弃阵地的十几名陆军军官,所有埃塞部队都接到命令,对未接到命令就撤退的官兵格杀勿论。总司令门格斯图宣布埃塞俄比亚进行全国总动员,所有60岁以下的男子都要入伍。埃塞俄比亚军事委员会提出了“誓死保卫革命的祖国”的口号。然而,9月的攻势也是索马里军队实力的极限。9月下旬起,埃塞俄比亚一年一度的秋雨季节到了,连绵不绝的秋雨使得道路变得泥泞,加之索军的消耗也十分巨大,无力继续推进,一时间战局转入僵持。

僵持

在欧加登地面战局陷入僵局之时,围绕欧加登的外交斗争却刚刚开始。此前虽然索马里军队已经入侵了埃塞俄比亚,但是苏联人仍然对调停埃索冲突抱有幻想。随着欧加登战事的加剧,苏联人最终放弃了“骑墙”的态度,转而支持埃塞俄比亚。1977年8月17日,苏联首次正式谴责索马里武力干涉埃塞俄比亚内政,停止向索马里提供武器装备,同时召回了驻索军事顾问。1977年10月门格斯图访苏期间,埃塞俄比亚和苏联签订了一揽子军事合作协议,苏联政府同意向埃塞俄比亚提供大量的武器装备,并派出军事顾问团前赴埃塞俄比亚。

西亚德·巴雷意识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得到苏联援助的埃塞军将变得日益强大。为了赶在埃塞军重新武装起来之前结束战争,1977年9月—11月,索军在欧加登北部又发动了几次徒劳的攻势,试图打破战场的僵局,但均以失败告终。

在苏联的军事援助下,埃塞俄比亚军队正在逐步站稳脚跟。前线的索军已经难以再推进一步。在这种情况下,西亚德·巴雷认为苏联背叛了自己,于是在1977年11月13日单方面宣布废除1974年签订的《苏联-索马里友好合作协定》,并于同日和古巴断交。至此,苏联和索马里彻底决裂,苏联也得以放开手脚,全力援助埃塞俄比亚。

仅在1977年11月—1978年3月的这3个月间,就有超过50艘苏联船只在埃塞俄比亚的阿萨布港卸货,将包括战斗机、坦克、自行火炮、多管火箭炮、防空导弹在内的大量武器装备运往埃塞俄比亚。

1977年7月—11月索马里军队进攻态势图

除了海运,苏联人向埃塞俄比亚空运物资。苏联军事运输航空兵使用超过225架运输机架起了通往埃塞俄比亚的“空中桥梁”。在空运的高峰时期,平均每20分钟,就有1架苏联运输机在亚的斯亚贝巴机场降落和卸货。根据西方国家的估计,在短短几个月内,苏联就通过海运和空运向埃塞俄比亚运送了80架飞机和直升机、600辆坦克和300套防空导弹系统。

反攻

到1977年12月,埃塞军在人数和装备上都超过了索马里军队。埃塞俄比亚已经动员了6~7万人,其中已经有2万人被派往欧加登前线。埃塞军的问题在于官兵的军事素养太差,在欧加登前线,埃塞军有510门大口径火炮,而索军仅有126门。但新招募的士兵不会使用这些火炮,军官更缺乏对炮兵战术的充分了解,因此埃塞军火炮虽多,却无从发挥其威力。相反,倒是训练有素的索军能用较少的火炮给埃塞军造成重大伤亡。索军通过自身的军事素养仍旧保持了在欧加登前线的战场优势,埃塞军基本处于被动防御状态。但由于埃塞军在兵力和装备上都占优势,索军的攻击也很难取得成功。

显然,目前埃塞军只有防守的能力,无法独立将索军赶出欧加登。于是,古巴派兵的问题就被推上了议程。1978年初,在莫斯科举行了一次关于援助埃塞俄比亚的会议,决定由古巴派出远征军前赴埃塞俄比亚作戰,由古巴将军阿纳尔多·奥乔亚负责指挥远征军。古巴远征军拥有多达18000名官兵,250辆坦克。古巴还派出了40名飞行员驾驶埃塞空军的飞机战斗。1978年1月初,在哈勒尔附近的防御战中,古巴远征军首次和索马里军队交火。

到1978年1月中旬,经过扩编和整训,埃塞军的实力已经达到了26个旅,拥有230辆坦克、180门各型火炮。而欧加登北线的索军则只有24~25个机械化步兵营。由于缺乏装备补充,经过不断的战斗损失,索军在欧加登北线只剩下了120~130辆坦克、300门各型火炮。南线的索军兵力更少,只有5~6个步兵旅,装备150门各型火炮和迫击炮。此时,埃塞军队的总兵力已经占优,特别是坦克数量远远超过了索军。埃塞空军还拥有30多架战斗机,由经验丰富的古巴飞行员驾驶,有望夺得战场制空权。鉴于战场实力对比已经逆转,埃塞军队已经能够开展反击将索军赶出欧加登,大反攻的时刻即将到来。

正在接受检阅的索马里海军陆战队部队

被击毁的埃塞军M-47坦克

1978年1月24日上午,经过了密集的炮火准备之后,埃塞俄比亚和古巴军队在哈勒尔以南发起攻击。在这次反攻中,古巴坦克旅的T-62坦克大显神威,至少击毁了15辆索军的T-54/55坦克。T-62坦克可以在1500米的距离上击毁索军的坦克和火炮,而索军的D-48反坦克炮对付T-62坦克犹如隔靴搔痒,毫无办法。1978年2月8日,埃塞军向哈勒尔以北的索军发起进攻。战至2月12日,哈勒尔以北的索军已被彻底肃清。从1月24日到2月12日,埃塞军在欧加登北部一共发起了3次进攻,解放了哈勒尔-德雷达瓦附近的广大地区,基本上消灭了索马里军最强大的北方集团。索马里军队70%的坦克、80%以上的野战炮和迫击炮在此次攻势中被摧毁。经此一役,索军已经无力再组织有效的防御了。埃塞军指挥部认为,哈勒尔反击战是这场战争的转折点。

到1978年2月初,索马里正规军的大部分重武器都被埃塞空军摧毁,实力极为虚弱。不过,此时索军还占据一定的地利。在哈勒尔和吉吉加之间隔着一道平均海拔2000多米的山脉。埃塞军如果要收复吉吉加,就必须经过这道山脉,而山脉的两个主要隘口——马尔达山口和塞贝莱山口都在索军的控制之下。索军如果守住了这里,就有可能挡住埃塞军队的攻势。

索军指挥部判断,埃塞军队最有可能攻打塞贝莱山口。因此将主力都放到了塞贝莱山口。但古巴远征军却只留少数部队佯攻塞贝莱山口,派主力却挥师北上,直逼马尔达山口。3月4日,经过一番激战,埃塞-古巴联军占领了马尔达山口。3月4日日终时,埃塞-古巴联军占领了吉吉加城。在吉吉加的战斗中,索军3个旅共6000人的部队被彻底击败,一路溃逃到埃索边境才站住了阵脚。

吉吉加战败的消息传到摩加迪沙时,西亚德·巴雷立刻召集索马里高层开会,最终决定结束战争。但当时索马里当局并没有公开宣布这一决定,以便从容部署索军安全撤退。

1978年3月6日,埃塞-古巴联军开始追击溃退的索军。联军兵分两路,一路在欧加登北部追击索军,另一路部队共8个旅沿着公路向欧加登南部推进。3月13日,埃塞-古巴联军开始出现在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南部边境附近,这标志着欧加登南部已经大部分被解放。1978年3月15日,索马里政府宣布从埃塞俄比亚全部撤军。1978年3月16日,索马里军队占领的全部欧加登领土被完全解放。随着索马里正规军撤离欧加登地区,欧加登战争正式宣告结束。

责任编辑:张传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