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军事文摘 > 拉昂之战:拿破仑失掉巴黎

拉昂之战:拿破仑失掉巴黎

时间:2019-12-20 分类:军事文摘

陶力

提及发生在拿破仑军事生涯末期的战役,人们最熟悉的莫过于1813年的莱比锡大会战和1815年的滑铁卢之战,而在这两者之间还发生过一场拉昂之战,虽然不甚为人所知,意义却很重大:拿破仑正是在此战后丢掉了法国首都巴黎。

反法联军分路而进

1813年11月,莱比锡大会战结束仅仅几周之后,遭受挫败的拿破仑带领不到6万名的士兵返回法国,反法联军的入侵必将到来,留给拿破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果然,到了12月20日,联军就兵分两路越过了莱茵河。由联军统帅施瓦岑贝格亲王卡尔·菲利普元帅率领的波西米亚军团在巴塞尔过河,而规模较小的西里西亚军团则在莱伯里希特·冯·布吕歇尔元帅的指挥下于美因兹附近越过莱茵河。

虽然两路联军的最终目标都是巴黎,但是展开攻势的具体细节尚不确定,两路人马的推进也显得不那么坚决。利用敌人的犹豫,拿破仑于1814年1月29日重新出现在战场上,他在法国东北部的布赖恩附近挥军袭击了布吕歇尔部队的后方纵队。这是拿破仑自莱比锡大会战之后的第一次亮相,交战双方各有3000人左右的伤亡,同时都声称取得了胜利。

指挥着西里西亚军团的布吕歇尔元帅

三天后,轮到布吕歇尔采取主动,他在布赖恩以南约8千米的拉罗蒂埃给了拿破仑一个新的打击,法军在折损了6000名士兵后被迫撤退。那时,反法联军本有望通过一场追击来结束这场战争,但是布吕歇尔的部队并未到齐,施瓦岑贝格的部队又相距太远,于是对联军来说一个决定性的战机从手边溜走了。

接下来,施瓦岑贝格和布吕歇尔打算分头行事,布吕歇尔的西里西亚军团沿着马恩河前进,而施瓦岑贝格的波西米亚军团则沿着塞纳河前进。分兵的决定给了拿破仑一个喘息的机会,他当即决定先不顾行动缓慢的施瓦岑贝格,而集中力量对付布吕歇尔。从2月9日开始,拿破仑在所谓的“六日战役”的连续4场交战中都击败了布吕歇尔麾下的普鲁士人和俄国人。

不过对布吕歇尔来说堪称幸运的是,施瓦岑贝格动作迅速地渡过了塞纳河,从而使得拿破仑不得不脱离与布吕歇尔的接触而南下阻击波希米亚军团。利用这一时机进行重组和增援之后,布吕歇尔在短短两天之后就让西里西亚军团恢复了行军,事实证明,这位普鲁士元帅确实是拿破仑的一个劲敌。

行进中的普鲁士军队队列

追击布吕歇尔

2月17日,率领着5.5万名法军的拿破侖在巴黎东南面不到50千米的莫曼特成功阻击了施瓦岑贝格,后者的军团尽管有12万人之众,却在初败后先是退至莫曼特东南面100千米的特鲁瓦,再退至特鲁瓦东南120千米的朗格勒。

在此期间,拿破仑挥军进至塞纳河畔的诺让,不过他未能进一步打击施瓦岑贝格的军团,原因是布吕歇尔在塞纳河畔咄咄逼人的姿势对拿破仑构成了威胁。这位法国皇帝并不清楚的是,这时在两位联军元帅之间发生了新的争执。

出于对拿破仑“习惯性”的畏惧,施瓦岑贝格一度打算退过莱茵河,而布吕歇尔则坚决主张继续前进。他请求身为联军最高统帅的施瓦岑贝格同意自己的意图:西里西亚军团向北挺进,越过马恩河,在与北德军团的两个军会合后进军巴黎。

经过一番考虑,施瓦岑贝格批准了布吕歇尔的计划,不过同时决定让自己的波希米亚军团继续向东退却,以策安全。施瓦岑贝格的部队自2月23日开始撤离,而布吕歇尔的部队则在24日开始北进。得知联军行动不一致的消息后,拿破仑在25日便驱动自己的部队上前,准备抓住有利时机予敌各个击破。

向拿破仑欢呼致意的法国骑兵

3月1日,拿破仑进抵马恩河,他在这里需要做出抉择:应该继续追击布吕歇尔,还是全力击破施瓦岑贝格?波西米亚军团是联军的主力,看起来这个猎物更对拿破仑的胃口。他告诉自己的兄长约瑟夫·波拿巴:“我将绕行施瓦岑贝格的右翼,从后面打击他,然后我会把战事转移到洛林去,在那儿我将集结在默兹河和莱茵河一线的要塞部队。”

实施侧翼包抄,自然是这位战争大师所擅长的战场机动,而如果拿破仑立即实施这一计划,那么施瓦岑贝格无疑将继续撤退到莱茵河甚至退得更远,对于反法联军而言,那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但是拿破仑忽然改变了主意,他决心继续追击布吕歇尔的西里西亚军团。拿破仑之所以做出这一决定,是基于他对巴黎的压倒性关注,而从布吕歇尔的动向来看,这路军队正在对法国首都构成实实在在的威胁。

法军的前卫部队于3月7日在克罗讷击败了布吕歇尔麾下的一路俄军,而布吕歇尔则将主力部署到了拉昂附近。拉昂,这座建在一面高高的陡坡上的小城由此成了1814年春季战事中的一个焦点。

法军抢攻

拉昂对拿破仑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拿下此地,便可以击败富于进攻性的布吕歇尔从而确保巴黎的安全,还可以一举切断两路敌人之间的交通线。自反法联军入境法国以来,面对着拿破仑简直是闻风则退,这一点让拿破仑又恢复了往日的极度自信,他在3月8日竟然把自己并不雄厚的兵力一分为二,准备兵分两路进取拉昂。

拿破仑自率3.7万人的主力从苏瓦松取东北方向去拉昂,而马尔蒙元帅的约1万人在西北面,沿着兰斯至拉昂的道路行进。在敌前分兵自然是风险极高的操作,两路法军之间的距离又过大,而且隔着崎岖不平的地形而无法相互支援,不过拿破仑认定当面只有敌人的后卫部队,而且会一触即溃。

事实上,在拉昂布下坚阵的是布吕歇尔的近10万大军和600门火炮。由冯·温琴杰诺德将军指挥的2.5万名俄军士兵构成西里西亚军团的右翼,布阵耶尔特村。冯·比洛中将的普鲁士第3军的1.7万士兵构成中央阵地,身后就是拉昂。冯·约克将军的普鲁士第1军的1.3万人和冯·克莱斯特将军的普鲁士第2军的1万人组成左翼,正对着通往阿蒂斯和兰斯的道路。由朗格隆将军和奥斯滕·萨肯将军指挥的另外两个俄国军,则部署在拉昂高地以北,组成有将近3.8万人兵力的预备队。西里西亚军团的统帅布吕歇尔正受眼疾之苦,而且发烧不退,不过他严令各位部将坚守阵地,以待判明拿破仑的意图。

拿破仑的意图就是强攻拉昂,他在8日晚间便开始动手。由号称“军中勇士”的内伊元帅所指挥的法兰西青年近卫军和西里西亚军团的右翼展开交战,将俄国人赶出了他们的前哨阵地。午夜过后两小时,内伊的攻势不减,不仅拿下了耶尔特,还在黎明到来前将俄军驱赶到了塞米利附近。

法军与普军在拉昂展开拉锯战的场面

整晚时断时续的降雪在拂晓时停歇,那时,阴冷的浓雾笼罩了整个战场。3月9日上午7时,内伊指示博耶少将率领他的旅朝东向塞米利进击,而德莫万准将的1个师则开始斜向穿插,指向了布吕歇尔中央阵地的一处支撑点:阿东。

在炮火的支援下,博耶于上午9时对塞米利展开了第一轮攻击,但是俄军坚守不退,而且由冯·克劳塞维茨中校(《战争论》的作者)指挥的一支普军增援部队也打了法国人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与此同时,德莫万的士兵则充分利用浓雾的掩护,一举击退了驻扎在阿东的普鲁士人,而且继续攻击把普军压缩到了拉昂高地的底部。在那里,退无可退的普军发动规模甚大的反击,这才将中路的战局暂时稳定下来。

敌情不明

上午11时,初春的苍白阳光开始驱散雾气,布吕歇尔从他在拉昂高地顶端的伊娃夫人堡垒的有利位置俯瞰战场,吃惊地发现当面的法军方阵非常稀薄,这表明其兵力并不雄厚。这一发现反倒让布吕歇尔产生了怀疑,他不相信拿破仑会以如此小的力量发起正面进攻,他担心法军的主攻将会来自另一个方向。

游骑的报告似乎可以印证他的判断.中午时分,布吕歇尔得知有一支“强大的”法军纵队正从北面逼近,布吕歇尔立即推定那一路法军就是法国的主力部队。据判断,“法军主力”的进攻将会指向西里西亚军团的左翼,所幸这一路的部队目前还未受到什么冲击,因此布吕歇尔决定先夺回阿东,然后以完整的阵势迎战法军。

西里西亚军团开始采取行动,先是温琴杰诺德的1个师袭击了塞米利的法军,同时,4个轻骑兵团和众多的哥萨克骑兵中队开始积极行动以阻遏內伊的进攻势头。内伊不甘示弱,挥军加强攻击,法军和俄军在从塞米利到克莱西的一线位置上反复交战,而战场形势开始逐渐朝有利于联军的方向发展。

先是法军中勇猛作战的德莫万准将受了致命伤,接着普军中比洛麾下的第6旅在奋力击退法军两个近卫军步兵营后,重新恢复了对阿东的控制。得知所部夺回阿东,比洛将军计划将自己手里的所有骑兵力量一举掷出,以便从右侧冲击和包围内伊的部队。

然而,他的设想没能得到布吕歇尔的批准,后者此刻仍保持着过分的谨慎。按照自己对拿破仑用兵之道的了解,布吕歇尔对于拿破仑把他的两路部队分开摆在差距如此之大的两个方向上的做法感到困惑不解,以至于他怀疑除了当面之敌和北面那路“主力”之外,还存在着法军的“第三路纵队”。于是他拒绝了比洛的进攻请求,反而要求他立即召回第6旅和骑兵以保持力量集中。

受到布吕歇尔犹豫的影响,拉昂战场中路的局面又发生了变化,中午过后,阿东再次落入法军之手。下午15时,布吕歇尔接到了新的侦察报告,表明先前发现的那一路“法军主力”正在继续朝拉昂挺进。

马尔蒙在哪?

拿破仑确实正在调兵遣将。从上午开始,拿破仑就派出了好几波传令兵,传递的旨意都是要马尔蒙加快步伐,但所有这些信使要么被哥萨克抓获,要么被他们追得落荒而逃。马尔蒙也在努力地想要与他的皇帝取得联系,但他的信使也都同样倒霉。

在无法互通声气的情况下,拿破仑只能假设马尔蒙已经离自己不远,因此要求内伊继续加强对布吕歇尔右翼的进攻,以诱使后者从左翼抽调支援部队,这样一来,突然进攻敌人削弱后的左翼的马尔蒙就大有希望建功了。

踏上战败归途的法军士兵

按照皇帝的旨意,法军加强行动,拉昂中路和右翼的战斗在16时过后变得较之前更为激烈了。在拿破仑的直接调动下,由夏蓬迪埃将军指挥的1个军加入了内伊的攻势,持续痛击位于联军右翼的俄军,不过在战场中央,比洛的第6旅却重新夺回了阿东。

那时,拿破仑一直期盼着的马尔蒙的部队又在哪里呢?他们的进展是令人失望的。马尔蒙的前部到这天上午10时才到达距拉昂较远的费斯蒂乌,然后全军一直在那里停留到中午,而不是循着拉昂方向的枪炮声兼程而进。

下午15时过后,马尔蒙的先头部队才开始接近阿蒂斯。阿蒂斯的战斗立即惊动了西里西亚军团的指挥中枢,意识到此前预判的“法军主力”现身,布吕歇尔采取了坚决的行动,来自约克军和克莱斯特军的骑兵合二为一,统一交由优秀的普鲁士骑兵将领冯·齐滕指挥,齐齐直指阿蒂斯。

在自己的当面出现了大规模的骑兵,这可是严重的威胁,这意味着很可能有好几个军的敌军正要来对付自己。做出这一判断后,马尔蒙深知自己的1万余人是不具备和这种规模敌人抗衡的实力的。于是他下令有序退却,到阿蒂斯东南面6千米处的埃佩斯城堡一带暂驻观望。

布吕歇尔对自己左翼的表现感到满意,齐滕、约克和克莱斯特看起来已经击退了“法军主力”,这让他感到心安。由于距离过远,加上受到战场风向的影响,拿破仑基本上没有听到马尔蒙方向的交战声,派出去的信使则依然踪影无寻。随着白昼的时光即将消逝,对马尔蒙的动向一无所知的拿破仑决定在17时左右结束战斗,拉昂正面以阿东为中心的交战随之告一段落了。

普军的夜间胜利

夜幕降临,一般来说正是战斗告终的时刻,但是掌握了充分战场信息的布吕歇尔却决定要大干一场。他已经清楚,所谓的“第三路法军”并不存在,而在阿東抓获的俘虏则供称拿破仑本人就在内伊这一路,这表明和自己左翼接战的那路法军只是次要力量。布吕歇尔决心以一次夜间突袭彻底击溃马尔蒙部。

18时30分,以6个步兵营开道,约克的普鲁士第1军向马尔蒙的驻地进发,普鲁士人队伍齐整地越过阿蒂斯,一路清除了几处法军的据点。在约克的右边,克莱斯特的普鲁士第2军亦越过了连接着阿蒂斯和兰斯的道路,对马尔蒙的左翼实施了包围。齐滕指挥着大约7000名骑兵,挥舞着马刀冲向一片法军准备过夜的树林,1000余名法国骑兵听到敌骑的响动后才慌忙上马应战,结果在短时间内就被普鲁士骑兵消灭了。在普军重压之下,整个马尔蒙纵队很快就垮了下来,这是一场一边倒的战斗。

整个3月9日晚上,狂风呼啸,拿破仑的哨所并没有听到发生在阿蒂斯的战斗。深夜时分,法国皇帝还在计划收紧他设想中的对布吕歇尔的包围圈。到了10日凌晨2时,也就是普军发起突袭大约7个小时之后,拿破仑终于得到了来自马尔蒙的消息。一名元帅派来的传令兵向皇帝报告说:“我们突遭优势敌军袭击,目前尚未恢复各部之间的秩序,有些纵队混杂在一起,无法动弹。”

这则报告对拿破仑而言有如晴天霹雳,他选择拒绝相信这份战报。但是不久之后又来了第2个信使,带来马尔蒙的口述:“我部已无法执行任何命令,大部分人正在退向贝里奥巴克,我打算在那里试着重组部队。”

另一路法军遭到了惨败。马尔蒙在这个夜里损失了3500多名士兵,其中有多达2000人成为俘虏,另外他还损失了45门大炮,而普鲁士人只在这场夜战中付出了850人伤亡的代价。

照理说一方的统帅在受到这样的打击后会气馁,但拿破仑就是拿破仑,他又有了新的推断:假设布吕歇尔会以一部兵力继续追击马尔蒙,那么留在拉昂的部队势必变弱,那么法军就既有机会截击布吕歇尔的追兵,又有机会拿下拉昂。

巴黎沦陷后,拿破仑只得宣布退位

结局已定

3月10日天亮后,为了晚上的成就而兴奋的布吕歇尔下令全军追击法国人。然而他很快就惊讶地发现拿破仑不仅保持在原来的位置上,甚至还摆出了一副进攻的阵势。布吕歇尔当即下令普军各部返回原先的位置采取守势,只让温琴杰诺德的俄军采取适度攻击姿态。上午9时,俄军同内伊所部的法军展开了新的交战,战况呈现出胶着态势。

拿破仑也从他的位置上观察着战场,比洛所部的移动表明布吕歇尔的主力仍留在拉昂,而并没有前去追击马尔蒙,也就是说,拿破仑选择留下来继续战斗的前提已经不存在了。中午时分,拿破仑已很清楚,继续战斗下去已无意义了。

确信布吕歇尔难以撼动的拿破仑失去了求胜的信心,在傍晚时分下达了全军撤退到苏瓦松的命令。法军的撤退从18时开始,执行得还算有序,而西里西亚军团也不愿在天黑后冒险展开追击。3月11日清晨,最后一支法军部队退出了战场,拉昂之战就此结束。

拿破仑带着2.4万名士兵退却了,很显然,这是他的又一次失败。联军在拉昂之战中损失了约4000人,而法军的伤亡和被俘人数则接近1万人,这对于缺乏兵员、装备和士气的法军来说是沉痛的损失。由于布吕歇尔发烧病情加剧,西里西亚军团在11日天亮后并没有追击敌人,否则法军的损失很可能还会更大。

“不幸的是,青年近卫军像雪片一样融化,”拿破仑写信告诉哥哥约瑟夫,“值得欣慰的是老年近卫军依然保持了实力。”他解释自己是为了巴黎才选择打了这一仗,“布吕歇尔对巴黎的危险要比施瓦岑贝格的威胁大得多……我去往苏瓦松,好处是离巴黎更近。”

但是,仅仅靠着手下的残兵,拿破仑是很难对巴黎的防守做出什么帮助了。听闻布吕歇尔在拉昂取胜的消息后,施瓦岑贝格也恢复了进攻,而随着波希米亚军团迫近巴黎,拿破仑就再也不可能“把战事转移到洛林去”了。

反法联军的兵锋直指法国的心脏。拿破仑做了挽救首都的最后努力,他分别在3月20日和21日向施瓦岑贝格的纵队发起挑战,但全都归于失败。联军的两个军团势不可挡,结局很快就来了——3月31日,马尔蒙在巴黎投降;6天后,拿破仑宣布无条件退位。

责任编辑:刘靖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