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问伊芙·马顿 WRC的现在和未来

时间:2020-09-04 栏目:汽车之友

钱俊

恢复比赛

始终在开会,复赛很重要

车迷应还记得三月中的墨西哥-瓜纳华托拉力赛,由于“疫情”在北美突然升级,导致潜在的旅行困难,赛事不得不提前结束。自从大西洋对岸返回,作为拉力赛的统领——马顿就率领团队准备重启事宜。

谈到这四个月以来的主要工作,马顿称就是开很多的会,让拉力赛尽快回归。“我们跟制造商、锦标赛的相关利益方开了无数的视频会议。这期间,沟通的顺畅程度是过往从未有的,一同理解当前的处境,毕竟大家需要生存。直至我们逐渐有清晰的景象后,才公布了初步赛历。我们为何如此谨慎?因为,我们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修改。”

显然,WRC不可能像F1前八站那样,搞成“闭门赛”。毕竟拉力赛会经过城镇,普通百姓居住的地方。所以,已在F1上顺利实施的《重启赛车运动(Return to Motorsport)》指南需根据拉力赛的自身特点进行必要的修改。马顿对此解释道:“7月底的ERC欧洲拉力锦标赛的罗马·首都拉力赛将成为实验平台,为此我们还研发了一个保持社交距离的App,在组织工作里应用。当然,灵活可变亦是拉力赛在‘新常态下办赛的核心思路。”

按照目前所公布的2020赛季赛程,将有“8+2(待定)”站。拥有疯狂车迷的爱沙尼亚拉力赛首度入选,比利时伊普尔(Ypres)和克罗地亚也在紧张协商中。“当初,我曾说过7站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世锦赛赛季。如今,我们可以达成8场,甚至9站。在特殊时期,能让那些对锦标赛始终感兴趣,甚至成为备选站的赛事晋升WRC分站,挺好的事。”马顿讲道。

着眼未来

测试短赛事,为扩展中美

爱沙尼亚是WRC首次主动启用“短赛事(两天250公里以内)”,包括全新的发车顺序规则,这无疑是针对未来的尝试。

马顿告诉《汽车之友》·冲程:“在当前情况下,选取部分赛事启用新赛制,能帮助锦标赛更流畅的运行,毕竟我们复赛后的赛季窗口期很短(9月初至11月底)。不过,当世界进入‘新常态,我们仍希望采取多年来所沿用300-350公里的3天赛事规格。另外,考虑到推广商希望去到中国和美国办赛,那边的比赛也许用‘短赛事更能操作。所以,这个赛季给我们论证不同想法的机会。”

6月中,WMSC世界汽车运动理事会所公布的2021赛季的暂定的9站赛历,美洲大陆集体缺席,人们似乎看到1995赛季的“尴尬”场景会重现……

“从锦标赛站数的角度,制造商只想要10站,FIA希望13-14站,最终基本是折中方案。不去美洲,肯定不是我们的选择。WRC仍想覆盖除南极洲以外的所有大陆(是FIA世锦赛中唯一做到的)。但我们知道挑战会很大。”马顿略有无奈地讲道。

诺伊维尔

埃文斯

技术规则

混动必须上,电动再考虑

2022年,WRC世界拉力锦标赛将迎来50届的里程碑时刻。带有统一的混合动力单元和安全防滚架(Safety Cage)、搭载更简单悬挂系统和空气动力套件的全新RALLY 1赛车将正式亮相。在“新冠疫情”席卷全球,经济难免衰退的背景下,包括F1在内的诸多顶级赛事纷纷宣布推迟“新规”的引入。

对此,马顿坚定的说道,WRC必须进入RALLY 1时代了。“FIA和汽车制造商们决定不推迟‘新规的原因很简单,我们已落后(其他賽事),F1在2014年就引入混合动力,FE更是纯电动!制造商们需要符合当前时代的赛车参赛,才能作为他们做市场推广的工具。说得再极端点,2022年规则若不能如期推行,现有厂商会有退出的风险,更别说吸引新厂商。”

随着规则细则被披露,很多车手担心全新的Rally 1赛车会让WRC的观赏性降低。马顿一笑而过地谈道:“他们的顾虑完全是多余的。我们的目标是与当前规格赛车拥有类似的外观,接近的性能表现,即使是混合动力也要有类似的轰鸣声。赏心悦目绝不会有变化。”

当然,新规则也在一定程度上缩减了开销,新车约50万欧元一台,比现有规则便宜了35%。作为FIA拉力总监,马顿相信WRC也就没有需要引入了类似F1的“预算帽”规则。“以我的过往经验,我觉得WRC制造商和车队的花费水平始终在一个合理可控的范围内,‘预算帽不必提上议事议程。当然,FIA还做了很多配套规则,来帮助节省不必要的浪费。例如测试规则,从过往总计42天降至仅能在欧洲赛事前每位车手可测试一天。”

奥吉尔夺冠

推广赛事

选拉力之星,促草根发展

赛车运动面临“受众群老龄化”的困境已是不争的事实。对此,各项赛事均花费很大精力力求吸引下一代的关注。马顿相信由他主导的FIA拉力之星(RALLY STAR)项目将起到别样作用。

馬顿表示“这是FIA首个全球性的草根项目,幸运者将只用很少的钱,最终通向世界冠军之路。目前,我们选择用年轻人喜欢的赛车电竞、以及所需场地要求并不高的‘金卡纳来进行海选。2021年这个项目正式开启后,也会与FIA女性赛车、道路安全项目所关联,更加好地宣传拉力运动的魅力。”

在雪铁龙担任运动总监期间,马顿曾和中国知名车手马青骅共事。借专访机会,他也欢迎有志于“一车成名”的中国年轻人踊跃报名。“如果你有天赋,对赛车运动充满热情,为何不试试呢?”

塔纳克

前瞻

难以预测的下半程

对于坐在赛车座舱里的车手和领航而言,他们本能地想准确了解他们将迎来什么,例如:下一个弯角的抓地力水平,甚至是11月日本当地的天气会如何。

制造商车队当然会不遗余力地去消除“难以预测”的元素,他们会去看历史图表、钻研之前的勘路历史,尽可能多地收集情报。可现实是,密集的下半程赛历很多“难以预测”无据可查。

例如,各支车队去年都派出赛车参加还属于备选站的爱沙尼亚站,但没人知道当大家认真起来,WRC赛车会在该国南部塔尔图附近的砂石路会表现地如何。

土耳其仍在与去年相同的时间举行,可全赛季最磨损轮胎的赛事总会使比赛走势瞬间变化。记得两年前,驾驶丰田的塔纳克在首日毫无感觉,却在随后两天神勇无比,最终登上领奖台。如今,这场比赛有大概率被取消,因为当地政府的支持似乎不那么可靠。

随后的欧洲两站——德国和意大利撒丁岛都为人熟知,但当时间换到10月中和11月初,格局就大有不同了。前者,波斯谷湖附近的秋日天气非常易变,极容易让车手陷入对轮胎选择的沉思。后者,车队的工程师们看起来无需头疼赛车的散热问题了,但这段时间正是地中海气候的阿尔盖罗一年中下雨概率最大的时节。

最后,我们会去到日本,已不是曾办赛数年的北海道远郊,而是环绕名古屋周边的柏油路赛事。完全崭新的拉力赛将考验各支车队的硬实力,丰田的主场战终于达成了。

考虑到今年WRC年度冠军争夺将陷入四人混战,“难以预测”让我兴奋起来!

小编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