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南都周刊 > 留英学生:为了能回国,买了5张机票

留英学生:为了能回国,买了5张机票

时间:2020-05-15 分类:南都周刊

罗方清

“2月5日刚从中国飞到英国,以为安全了……当时就应该听我爸妈的话,不回去才对。”王茜说。

由于疫情蔓延,学校关闭,众多留学生渴望回国,导致英中机票一票难求,4月中旬前回国的直飞航班已经全部售空,剩下为数不多的中转航班大多需要转机2-3次才可以抵达目的地,价格也大幅攀升。

害怕航班取消

王茜在英国谢菲尔德攻读硕士学位,1月1日她从伦敦飞回贵州过年。“当时还计划春节去重庆玩,没想到疫情就暴发了。”几经周折,她最终回到英国继续读书。“同班同学有家在武汉的,因为封城,还一直困在家中,每天只能跟着网课学习。”王茜觉得自己还算幸运的。

没想到,3月初,形势大变。王茜说:“我们看到意大利先暴发,之后是西班牙,就知道英国也不晚了。”最初,英国大部分的学校没有停课,学生还发起了停课请愿,直到3月13日她所在的大学才正式下达停课命令,并且鼓励留学生回国。

才买票时,她还纠结买17日的票会不会太早,毕竟这次回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如今形势越发严峻,心里只想着“我为什么不能现在走”。她购买的机票需在曼谷转机,“但曼谷转机政策一天一个样,怕泰国要求出示健康证明,就需要去医院验核酸,加上10万美金的保险单,这根本不现实。”她说。

3月13日王茜买机票时,价格还没有飞涨,一张机票6000人民币还属于正常,晚一点购买机票的同学就只剩下万元以上的机票可选。

李琪在英国卡迪夫大学读金融硕士,最初她买的是国航直飞,因为害怕取消,就又买了两张中转航班,一张机票两万多的价格。“现在贵不是问题,只要能走。”李琪说,“有朋友买了5张机票,我现在买的机票还是托人买的,只剩两张了,来不及犹豫。”

“上周我爸妈就给我打钱,让我直接休学回国,但上周我觉得可以再看看,也没必要。”王茜说。直到3月12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讲话,“大家做好失去亲人的准备吧”,这段话促使很多留学生下定决心回国。

“父母只要我安全回国,书读不读都无所谓了,但也害怕回国途中被感染,常常电话两头忍不住哭。”王茜说。

“现在想的就是落地后去酒店隔离,自费没关系,不要传给我的家人,只要能回国就行。”她说,“如果能安全回国,我要蹲在地上大哭3分钟。”朋友调侃她说:“还是1分钟吧,我们还要去测核酸,3分钟太长。”

南都周刊查询携程、去哪儿的机票页面显示,以伦敦希思罗机场飞往广州白云机场为例,近期已无直飞航班,剩下的机票价格大多在两万元以上,航班基本均由全日空航空承运,需要进行中转。

南都周刊致电南方航空公司了解到,由于政策影响,南航已经取消了一部分航班。目前,南航5月的机票均已售完。最早的机票为6月2日,唯一的一班直飞航班已售罄,其余两班需中转,售价均在3万以上。

“之前,我听说有留学生购买了5张机票,最后都被取消了,现在还滞留在英國。”王茜说。

政策一天一个样

各地政策每天都在更新。“英国3月中下旬飞中国的航班几乎没有,要么就是需要过境签,要么就是第三国拒绝入境,每天都有直飞航班被取消。”

王茜购买的机票需要在泰国曼谷中转8小时。“之前觉得中转时间长,现在只要能走就行,就怕被取消。”她说为了保险,自己后来又买了两张机票。

随着疫情在全球的扩散,第三国中转政策逐渐严格,泰国、马来西亚取消了落地签;3月16日起,中国护照禁止在新加坡入境,旅客不能分开买机票。王茜担心的除了第三国的中转问题,还有能否从香港顺利入境的问题。

英国3月19日起被香港正式列为疫情国,这意味着这天之后到港的乘客需要接受强制性的居家隔离。如果没有港澳通行证+14天以上香港签证,仅凭中国护照是不可以入境的,所以飞香港再从深圳回家的方法就不可行。王茜说,“我正好踩在边缘线上,18日入境,再前往深圳湾隔离”。

从深圳湾出关时,很多家长从外地来接孩子,但是他们只能隔着一层防护栏说话,看着有情侣来送奶茶,她说这是她见过最好喝的奶茶,看起来就很甜。

担心航班取消、无法中转、无法入境的留学生不是少数。王茜的朋友张晓天只买到18日从新加坡中转飞往广州的机票,目前新加坡的中转政策是只要满足非湖北省签发的护照;在过去14天内无中国大陆、伊朗、韩国、意大利、法国、西班牙和德国旅游史;持有同一家航空公司出票的联程机票即可。但她担心新加坡随时会把英国列入其中,因此买完机票后也惴惴不安,直到凌晨五点才睡去。

“虽然买好了票,但不知道能不能走成,就一直在哭,也不知道这次回去还会不会再回来,研究生生活就这么结束了吗?几十万的学费就这样打了水漂吗?”

24小时没敢吃饭、上厕所

随着境外输入病例的增多,国内越来越多省份强化了境外疫情输入防控。杜倩芸是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的研究生,学校停课后她立马买了第二天的机票回国。

15日落地香港后,杜倩芸原来预计的是先在酒店隔离1-3天,等核酸检测结果出来后,就可以回所在地隔离。但是昨天和她一同前往酒店的人中有一例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的确诊患者,现在她需要在深圳湾先隔离14天到3月30日才可以回贵阳(其所在地)。

“我昨天接到电话,听到那辆车有确诊病例时,其实内心毫无波澜,很淡定。当时就觉得我还年轻,得了病有人救,不紧张,也不难过。其实从飞机起飞那一刻,我就不再害怕病毒。飞机上很难受,但一落地马上神清气爽,因为我知道祖国很好,不会不管我们。”

3月15日是第一天执行境外人员统一隔离检查方案,杜倩芸和很多人一起在深圳湾等待统一接送至隔离酒店。排队缓慢大约等待了四五个小时,人群中有人开始质疑深圳政府没有提前通知,不应该强制隔离。一个带小孩的重庆男子对工作人员破口大骂,要抢护照,还拿手机拍工作人员,说他们自私。

整个过程很多人围观,她只敢远远地看着。后来,由于小孩一直在哭,工作人员就先安排他家入住,还把自己的房间让出来给他住。当时旁边还有一群国外打工回来的人,就一直说:“我们理解政府,能让我们回来还给做免费检测、提供住宿就很不错了。”

在飞机上,杜倩芸只吃了几口蛋糕,因为害怕取下口罩被感染,就没敢再吃东西。为了避免上厕所,水也只喝了三口。在香港下飞机后,看到了茶餐厅她也没去,怕自己万一带了病毒传染,想着等到了隔离酒店再吃。就这样一直硬撑了24小时,熬到排队等政府统一接送,差点饿晕。但她想:在祖国昏倒也会有人救我的。

飞机上,她每隔两三个小时就醒来一次,开始喷消毒喷雾、换手套。“我平时锻炼,作息规律,身体很好,基本不胃疼,但是那天不吃不喝不上厕所超过24小时,真的顶不住。”

从深圳湾出关时,很多家长从外地来接孩子,但是他们只能隔着一层防护栏说话,看着有情侣来送奶茶,她说这是她见过最好喝的奶茶,看起来就很甜。

3月17日,王茜顺利登上了从伦敦希斯罗机场飞往曼谷的航班,她将在曼谷等待8小时,再飞往香港进入深圳湾隔离。起飞前,王茜在朋友圈说:“3小时排队,1小时安检,10分钟飞奔,我终于登机了。”

照片中,她和朋友穿好雨衣、佩戴护目镜、口罩以及手套,几乎是全副武装。

到达曼谷转机时,王茜看到新闻里不断有确诊病例报告,更加慌了。好在18日晚顺利抵达深圳湾,连夜被送往广州的酒店隔离。“排队的时候,工作人员还给等候的人放电影看,两台机器放不同的电影。”

这次回国,对于很多一年制研究生而言,或许就是彻底告别大学时光。王茜在微博上说:“很想喝玛莎的香蕉牛奶和coop的橙汁,吃tesco的牛角包、sainsbury的甜甜圈,还有很多事情没來得及去完成。”

张晓天连续转发了数条锦鲤微博,祈求“不论是留在这里还是走的人都平平安安”。

被打断的学业和生活,不知道何时才能恢复正常,重回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