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新民周刊 > 如何斩断暴力催收的黑手?

如何斩断暴力催收的黑手?

时间:2020-01-06 分类:新民周刊

陈冰

世界上最不缺什么?

也许是缺钱的人。

学生到白领再到小商贩,小老板,不再需要准备繁杂的资料,也不需要复杂的流程,只需要一个手机即可完成所有的贷款流程,最快几分钟就可以拿到钱,于是大家都开始找现金贷款公司借钱。遍地开花的网贷公司,在方便借款人的同时,也滋生出种种乱象。

由于缺乏相应的监管,这些野蛮生长的网贷公司往往规定了超高的利息,并设置了手续费、会员费、砍头息等名目繁多的收钱项目,一旦借款人无力还贷,就会遭到严重的暴力催收,不仅骚扰借款人本人,还会对借款人的家人和亲朋好友进行骚扰甚至辱骂威胁。

那么,暴力催收屡禁不止,催收行业的野蛮发展到底该由谁来遏制?我们又该如何斩断暴力催收的黑手?

“暴力催收”屡禁不止

因涉嫌暴力催收被警方调查的51信用卡,可能只是暴力催收现象的冰山一角。

360安全专家葛健告诉《新民周刊》,其实在暴力催收的源头,也就是放贷的环节,贷款公司就已经是花招迭出。

“他们设计了714高炮类产品,这些期限为7天或14天的高利息网络贷款,拥有高额的‘砍头息及逾期费用,被称为‘高炮。”葛健说,贷款公司还会收取贷款手续费。无论申请贷款结果成功还是失败,这笔资金都会通过用户在平台绑定的银行账户代扣。“贷款平台还会设置还款障碍。比如通过银行扣款类还款的,平台会设置还款账户,让钱无法成功代扣。通过平台业务员微信红包还款的,还款当天平台业务员失联,不领取用户通过微信方式所还红包。用户逾期之后只得支付更加高额的利息。”

“而在虚假类的贷款平台上,他们会和贷款人签订虚假电子或纸质合同,签订合同后,索要贷款包装费,用户交完费用后失联。还有的利用虚假贷款App或者网站,用户在平台申请贷款后,平台显示用户征信不足,需缴费包装征信;或者用户在平台提现时,平台以用户提现银行账户填写错误被冻结为由,要求用户缴纳解冻费。”

上海邦信阳中建中汇律师事务所钟安伟律师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指出,贷款公司主要的盈利来源就是超过法定水平的高额利息,主要约定的方式除了砍头息外,还有一些咨询费、服务费、财务费等名目,或者利滚利这样的违约金或逾期利率。他们在借款的同时要求借款人提供房产抵押、委托转让等一系列手续(套路贷)或者提供手持身份证原件的裸照(校园贷)、并将手机通讯录上传等,更有甚者,在债务人无法偿还时,要求提供卵细胞或者性服务等用以抵债。

这种看似“民间借贷”的“套路贷”、现金贷身后,往往都闪现着黑恶势力的踪影。

“他们能够让贷款人快速陷入套路贷。最开始客户有的只是借款一小部分的无抵押快速贷款。然后设计各种陷阱诱惑借款人到旗下各种贷款平台,使得借款人债务在短时间内几何式倍增,继而通过暴力讨债、虚假诉讼等手段非法占有他人较大数额财产。我的客户就有因为套路贷而没了房产的。”钟安伟说。

其实,面对这几年飞速成长起来的高息平台,不止是51信用卡,还有钱站、宜人贷、尼玛及贷、ppmoney等等,利息都不低,当客户还款困难时候,或多或少都有涉及暴力催收的情况。

11月21日,豆瓣等平台流传的帖子显示,微博旗下借贷产品微博借钱打着新浪微博的旗号向在校学生和粉丝群体等年轻群体推广“网购势力榜”活动,把借贷和粉丝打榜捆绑,而且是在没有风险提示的情况下诱导年轻人注册上传身份证。如果用户对借贷产品的防范意识不强,很可能掉入高利贷陷阱。帖子内容提醒,“粉圈小姑娘千万千万不要因为追星借微博网贷,利率过高得不偿失”。

据界面新闻的报道,一位微博的学生用户透露,自己仅仅是关注了微博借钱这个账号,微博借钱的推广人员就迅速知道了他用以注册的手机号码。另外一位因为还不上支付宝花呗的学生小威,向微博借钱借了1500元还花呗。这笔借贷分了6期,每期还款295元。有一个月逾期一天还款,又多30元利息,接到了上百个催款电话。此外,他还收到了不少推荐去其他平台借款的短信,他選择了一个小平台借了一笔,以贷养贷,漏洞越来越大,不敢告诉父母的他,最终在朋友的帮助下才还完了所有贷款。

稍微算一下就可以知道微博还钱的利息非常之高。以1500元,分6期每期还款295元计算,小威总的还款金额为1770元,利息为270元,以此计算,微博借钱给小威的年化利率为36%,恰好踩在国家法律要求借贷利率最高不超过36%基准线上。

但由于小威的还款方式为等额本息,实际的利率远高于36%,界面新闻通过按揭贷款计算器计算,实际利率为59.2%。另一位微博用户从微博借钱借款2000元分6期,每期还款393元,其借款利率和小威的基本一致。而且,微博借钱不能提前还款。

据多位使用过微博借钱的用户反映,微博借钱也会像小借贷平台一样对逾期不还的用户,采取暴力催收,不断骚扰借款人和通讯录好友。

不难看出,在“零首付”“零利息”“最快3分钟到账”这种“天上掉下馅饼”的校园贷、现金贷背后,潜藏着深不可测的“套路”。网贷公司一波驾轻就熟的操作下来,留下一大批“花今天钱圆明天梦”的非理性消费者,不得不用自己的血汗来加倍“奉还”,有时可能还得付出生命的代价。

更可气的还在于,很多时候,这些网贷公司并不直接催收,而是将催收业务外包给第三方催收公司,用以规避自身的风险。而第三方催收公司则无所不用其极,甚至做出违法犯罪的行为。受害人往往不知道实施催收的是哪家公司,即使投诉举报也拿不出确凿的证据。此外,因为很多重要的个人隐私均在催收公司手中,受害人惧怕举报后遭受报复,往往只能忍气吞声。而网贷公司明知催收公司有暴力催收的情形,却故意或者纵容催收公司实施相应的违法行为。由此造成催收公司越来越肆意妄为,暴力催收屡禁不绝。

如何斩断黑手?

这种看似“民间借贷”的“套路贷”、现金贷身后,往往都闪现着黑恶势力的踪影。

实际上,早在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就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政府颁布的文件中,明确指出重点打击的黑恶势力包含以下两点:1.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的黑恶势力;2.插手民间纠纷,充当“地下执法队”的黑恶势力。

通知同时还指出,在城市城区重点打击以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调查公司、咨询公司等为掩护发放高利贷、暴力讨债的黑恶势力,以及专门受雇他人从事“造势摆场”“摆平事端”的“地下出警队”或“黑保安公司”。

作为一种新型的违法犯罪,现行法律并未对“套路贷”作出明确的规范,在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时,一些地方执法、司法部门之间的理解把握还存有较大差异,由此出现打击力度“轻重不一”、打击对象“准星不正”等问题。

2019年4月,最高法会同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制定《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办理黑恶势力刑事案件中财产处置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办理实施“软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主要用于规范司法机关在办理黑恶案件等某一类案件的具体工作中的办案思路,这些“准立法”的适时出台,为准确甄别和依法严厉惩处“套路贷”违法犯罪分子,更有力打击“套路贷”背后的黑恶势力,提供了强有力的制度支撑。

拉卡拉支付旗下的考拉征信涉嫌非法提供身份证返照查询9800多万次,获利3800万元。

不过眼下的“套路贷”形式五花八门,不乏披着合法外衣的“变种”;一些黑恶势力也在利用种种手段“洗白”或“蛰伏”,这些新的变化与动向,给职能部门的打击带来了难度。

2019年10月21日,最高检、最高法、全国扫黑办又印发《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持续对套路贷以及背后衍生出的暴力催收问题实施高压严打态势。此后,一批沦为网络“套路贷”犯罪工具和帮凶的科技信息公司、数据服务公司、第三方支付公司遭到查处。其中,涉案的部分大数据服务商包括新颜科技、聚信立、同盾科技、魔蝎科技等,这些公司爬虫业务的相关负责人均被抓获。

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的黑恶势力。漫画/ 崔泓

这也让爬虫技术滥用引发的信息泄露问题再次暴露在世人面前。

葛健指出,一些网贷公司通过信息爬取,服务器脱库的方式获取到包括姓名、身份证号、住址、电话、芝麻信用分、银行卡号、是否逾期还款,甚至贷款人被迫提供给某一家小贷公司的通话记录等,形成所谓的“地下征信”,然后以数据形式打包出售,其他小贷公司购买后成为是否放贷、放贷多少的风险控制依据。

这几年飞速成长起来的高息平台,或多或少都有涉及暴力催收的情况。

“部分平台提供返照认证接口,可以在核实用户提交的身份证号码和姓名的基础上,返回用户照片信息。身份证照片可以随意获取,这为小贷公司实施‘套路贷犯罪、暴力催收敞开了罪恶之门。”葛健说。

就在最近,江苏淮安警方依法打击了7家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公司,涉嫌非法缓存公民个人信息1亿多条,其中,拉卡拉支付旗下的考拉征信涉嫌非法提供身份证返照查询9800多万次,获利3800万元。北京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从上游公司获取接口后又违规将查询接口出卖,并非法缓存公民个人身份信息,供下游公司查询牟利,从而造成公民身份信息包括身份证照片的大量泄露。

警方测试后发现,返回的是真实的带网纹的二代身份证彩色照片,而且还有两三个月之前刚刚拍的身份证照片。公民身份证照片这种极度隐私的个人信息都能随意被贩卖,贷款行业的乱象实在到了必须重拳出击的地步!

葛健指出,個人信息泄露和贩卖的源头都是网络黑灰产。相关部门和企业正在积极利用安全大数据能力,识别电信诈骗号码、钓鱼网站、虚假应用,切断黑灰产与用户的关联。“特别是对涉及的明知是‘套路贷却仍为其研发系统平台和App的科技公司、为‘套路贷进行网上推广的网站和平台、为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提供数据支撑的数据公司、为‘套路贷开通资金结算渠道和提供支付服务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需要进行全链条的打击。”

钟安伟指出,从过往的事件来看,对网贷暴力催收行为的处罚更多是罚款、管制、拘役等,予以判刑的情况并不多见。不过,如果暴力催收行为构成了犯罪,也有可能涉嫌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而被判刑。“现在的网络侵权隐蔽性强,证据采集、固定难。很多电话威胁和短信轰炸使用的都是网络IP,还有很多公司的服务器设在国外,很难收集证据。所以更要从源头抓起,整治借贷平台,打击套路贷、校园贷、高利贷等非法借贷,打击非法催收的平台。”

葛健特别建议个人需要做好以下防范措施——安装应用时查看用户授权须知;对于手机、电脑等存在个人信息的设备,丢失后进行远程擦除。设备在二手平台出售前,通过专业软件消除保留的个人资料或去除存储媒介后再售卖;养成安装手机安全软件并经常进行查杀的习惯,以防被木马病毒盗取个人信息;在网上发布个人信息时注重隐私保护,不上传含个人信息照片,如火车票,结婚证照片、身份证照片、学生证等。最后,通过正规应用商店下载安装应用。

从律师的角度,钟安伟建议一定要寻找合法平台渠道进行借贷,拒绝透露个人隐私;另外,当个人隐私遭受泄露或者遭遇暴力催收情况时,果断报警。当然,最好的方法还是合理消费,及时还款。(本文感谢法立方在线法律服务平台提供的法律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