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新民周刊 > 我去了全封闭的工厂,帮助那里复工复产

我去了全封闭的工厂,帮助那里复工复产

时间:2020-03-21 分类:新民周刊

马晓飞 王仲昀

口述实录

马晓飞,湖北荆州中医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

在当地一家法资企业的汽车配件生产厂帮助解决工人健康问题,以便复工复产。

2月27日,是我结束隔离病房工作后,在酒店隔离的第十天。当天下午,我接到了医院通知,因为疫情逐渐得到控制,隔离期结束后我就不用再进隔离病房工作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立马给家里人打了电话,告诉他们自己即将“解封”的好消息,很快就能一家团圆。他们快一个月没见到我,我也有点担心他们,很想回家看看。不料,第二天医院又打电话来,说我们荆州有重点企业要复工复产,得安排驻厂医护人员去帮扶企业,搞好疫情防控和医疗保障。他们想安排我去,问我有没有困难。

犹豫了几秒钟,我几乎出于本能地说:“没问题,接受组织安排。”之后我又跟家人说了这事,他们多少有点失望。因为头一天在电话里,我还告诉他们能回家,他们都开始收拾打扫我的房间了。

现在,我已经在这个全封闭的工厂工作了11天。自2月2日离开家,将近40天没回过家了。

从诊疗病人,到帮助工人

我叫马晓飞,是湖北荆州中医医院骨科的一位副主任医师。此前,由于疫情暴发,我作为一名骨科医生,也接到了前往抗疫一线的通知。

2月2日,在进隔离病区前,老实说我有点紧张、焦虑。一方面可能是职业的关系,了解和接触到的相关信息更多,知道这个病传染性强,又暂时没有针对性的药物;另一方面,当时疫情还在发展,形势也比较严峻。离家前,我还想过,要不要把我银行卡账号密码什么的都写下来。后来转念一想,没必要,本来家里也都是我夫人在掌管经济大权。

不过,等我开始和同事一起工作后,这种紧张感就逐渐被冲淡了。我被分到荆州中医医院的隔离六病区。我们病区主要收治轻症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在日常诊疗过程中,我发现病区的大部分患者或多或少都有些心理上的障碍,有觉得失去自由不配合隔离治疗的,有不愿面对自己病情的,有悲观厌世的,有自己在网上搜索治疗方案要求医生对照诊治的。

马晓飞在工人的岗位上与其交流。

所以,除了常规治疗外,我每个班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疏导和安抚患者的情绪上面。正应了特鲁多医生的那句“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

我进去隔离病区时,正是疫情发展迅猛的时候。我们病区一共14个隔离病房,最严重时这些病房都收满了。我们是中医医院,所以每天会收集每个病人的脉象、舌苔,汇报给医院的专家组,由他们给出个性化中医药治疗。这样的治疗方案,后续看来效果还是不错的。

由于有海南的医疗队援助我们,所以到2月17日,连续工作15天的我结束了第一阶段工作,开始轮休。离开医院时,情况还不像现在这样好转,病人数量也没明显减少,所以领导也让我们做好准备,可能后面还要再来一线。

接着就开始了在酒店的隔离。2月27日,医院告诉我,隔离病区已经从原来的6个减少到3个,轮休医生后面也不用再去了。以为再过几天能回家的我,第二天就接到了去工厂协助复工复产的任务。

虽然刚接到电话我有些犹豫,但是打完电话,我仔细想想,觉得这个新的任务蛮适合我,毕竟我刚从抗疫一线下来,积累了不少经验能够帮助企业做好疫情防控。29日晚上,我就到了工厂。这是荆州当地一家法资企业的汽车配件生产厂。

当晚发生的一件事更让我觉得自己没来错。原来,前一天该工厂有一对夫妻回来复工了,其中,那名女工人咳得比较厉害,她的丈夫也有点腹泻。无论是他们本人,还是其他工友,在这个特殊时期,面对这种情况,都是人心惶惶、草木皆兵。

在我和我的护士搭档到工厂前,夫妻已经去医院完成了检查。其实两人都没感染新冠病毒,女工人是普通肺炎。但他们回来后,情绪还是很紧张,总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误诊,厂里面也有不少关于他们是新冠肺炎疑似患者的流言。我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就跟他們在办公室里进行了一次近距离面对面的交流。

我就对他们说,不用太担心,我看过检查报告了,问题不大。如果你真被感染,那我不敢坐在这里跟你这么近距离讲话哟。听完这句话,那两口子就笑了。那天我记得我们聊了还挺久,足足有半个多小时,分别的时候,明显他们的精神状态就好了很多。后来,其他工人看到我们在房间里接触了这么久,也就放心了。

这件事也成为我最近协助复工复产的缩影。在工厂和医院的工作完全不一样,我之前从来没做过这种工作,所以刚来时也是完全摸着石头过河。我发现,首先得跟工人打成一片,先成为工人的朋友,再来更好地宣讲专业的医疗知识。

马晓飞接受工人的健康咨询。

马晓飞此前在隔离病区工作。

另外,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又不能由于防疫过度而形成紧张气氛,毕竟我们工作除了防疫,更重要的是要帮助企业顺利复产复工。

将当地防疫经验推广到全球工厂

过去的10天,我一直待在工厂里。每天完成日常工作以外,也总结出一些相关经验。比如,我们设计了一套测试题,30%是关于安全复工,70%关于新冠肺炎本身。现在来厂里复工的工人,在经过我们的科普后,还得通过这个考试才能上岗。

另外,由于工人们普遍年轻,平时下班后若自感精力旺盛,工友间喜互相串门。但现在特殊时期,这是需要想办法避免的事情。于是我们通过微信群向大家介绍了我们中医特色的八段锦,让工人们下班后在寝室可以自娱自乐,打发掉旺盛精力的同时,又锻炼了身体。

目前我在工厂是24小时待命,只要工人们有需要健康咨询的,就可以随时来找我。除了我们医护人员,工厂还配备了一名专门的药物采购员。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又大大提高了工人就诊的效率。现在是特殊时期,全城封闭管理,工人如果要自己出去看病,既不方便,也不安全。

我没想到的是,这些经验会有朝一日被推广到其他国家的工厂。前面提到,这是一家法资企业的工厂。最近,随着全球疫情暴发,这家企业在其他国家的工厂也面临防控问题。于是,有一天我在和工厂的相关负责人交流时,就想到可以把我们这段时间的做法总结后推广出去。

现在工厂的复工率差不多30%,等到差不多全复工了,我也就能回家了。回家后,我得跟家人说声抱歉。因为作为一名医生,在疫情的考验下,我觉得我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但身为丈夫、父亲、儿子,应该是不及格吧……然后,估计也没什么假期,还有我的好多老病人在等着我呢,我继续穿上我的白大褂上班去!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