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新民周刊 > 西方领导人需拿出政治勇气

西方领导人需拿出政治勇气

时间:2020-03-21 分类:新民周刊

沈逸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很大程度上,起决定作用的是西方政治领导人的战略抉择。

无论是否使用大流行这个概念,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充分显示了自己在全球扩展的速度,以及在公共卫生和健康领域,对人类构成的威胁和挑战。

应对新冠病毒,各国正在做出自己的选择。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应对疾病控制的制度设计与安排被各方褒奖、也被预期应该有充分技术和资源储备的美国,如何应对疫情的挑战,是各方关注的焦点之一。

从观察的角度来说,就数据发布而言,美国迄今为止对本国新冠肺炎疫情的确诊人数出现了三个数据,而且,CDC官方网站新冠肺炎疫情数据的更新规则是,周一到周五,截至当日下午4点;换言之,正常工作日的上下班时间,进行数据的搜集和更新。数据更新的格式以及工作时间,反映的是,至少在公开表现出来的地方,美国尝试用一种俗称比较“佛系”,比较“优雅”的方式来抗击新冠肺炎疫情。

从数据之外的应对举措,包括负责协调新冠肺炎疫情工作的副总统彭斯明确指令专家就疫情进行评价前“经过副总统办公室统一协调”,总统特朗普反复强调疫情的低致死率,疫苗研发的进展等来看,美国联邦政府层面努力构建一套“维持金融-经济稳定”为优先考虑的应对策略;当然,对中国网民来说,这种应对策略并不让人感到陌生,在湖北省,在武汉市,被网民戏谑地定义为F4的组合,以具有本地特色的风格,演绎过这样的应对套路,当然,后果也是众所周知的。

从认知的角度来说,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策略,通常与专业知识相关。一个简单的例子,是“轻症”这个词的理解,2020年3月5日,有知名西方主流媒體采访了WHO到中国评估新型冠状病毒防疫工作的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组长艾尔沃德博士,记者问:什么是轻症、重症和危重?我们以为“轻症”就像轻微感冒那样的。艾尔沃德博士回答:不。“轻症”是检测阳性、发烧、咳嗽——甚至可能是肺炎,但不需要吸氧。“重症”是呼吸频率上升,血氧饱和度下降,所以需要吸氧或用呼吸机。“危重”是呼吸衰竭或多器官衰竭。所以,所谓80%的病例是轻症,并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

在同一个访谈中,艾尔沃德博士还说了这么一句话:中国的抗疫方式可以被复制,但这需要速度、资金、想象力和政治勇气。其中点出理解美国,或者广义欧美发达国家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制约因素,那就是政治勇气:在没有特效药和疫苗的情况下,认真地,不是走形式地用隔离的方式,进行传染病管控,必然导致民众生活不便,这种不便,一定会转化为负面情绪,然后,通过西方的政治过程反馈出来。

换言之,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很大程度上,起决定作用的是西方政治领导人的战略抉择: 究竟是愿意为了民众的健康、生命安全,牺牲自己的政治前途。又或者,用“外松内紧”“大号流感没关系”“没有特效药和疫苗没有办法”“联邦制、民主国家无能为力”等冠冕堂皇的理由,艺术化而幽怨地表达“臣妾就是做不到”的意愿,然后,凭借无敌的厚脸皮,以及自觉过滤不利信息的媒体,再加上用不检测就是没确诊,没确诊就是没数据,没数据就是没事的逻辑对关键数据实施“精准”控制。

从戏谑和网络传播的角度看,当然可以用湖北F4的美国版来进行调侃。但是,新冠病毒是人类共同的敌人,站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角度,还是希望美国以后在实践中,能够以重视生命的价值作为核心原则,来指导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工作,毕竟这是拍出《拯救大兵瑞恩》的地方,总不至于忘记了人的生命的价值有多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