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新民周刊 > 日本核泄漏事件9周年,影响仍在继续

日本核泄漏事件9周年,影响仍在继续

时间:2020-03-22 分类:新民周刊

周洁

9年前的这个季节,日本东太平洋海域并不宁静。3月11日,里氏9.0级的“东日本大地震”引发海啸,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祸不单行,此次地震更大的影响,是导致东京电力公司下属的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4号机组不同程度受损,其中3个发生了堆芯熔毁,最终形成灾难性辐射泄漏事故。

此次地震、海啸及发生的放射性物质泄漏事故,占日本国土面积约3%的地域受困于核污染,社会财富损失难以估算,直到今天,福岛依然是一座“空城”。

日本福岛核事故也是自1986年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事故以来,人类面临的最严重的一次核危机。

天灾还是人祸?

福岛发生9.0级地震后,15米高的巨浪淹没了第一核电站的机组,引起其电源被关闭,导致反应堆冷却系统停工。

在第一、第二和第三反应堆中,核燃料在安全壳的底部熔化并积聚。在第一、第三和第四机组中,形成的氢爆炸损坏或完全破坏了屋顶。这导致了辐射泄漏和核电站地区的大面积污染。

3月13日,日本政府初步确定此次核泄漏事故为4级,即造成“局部性危害”。很快,日本经济产业省原子能安全和保安院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事故等级从4级提高为5级。4月12日,日本原子力安全保安院再次将福岛核事故等级从5级提高到核事故最高分级7级(特大事故),与1986年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同级。

8月26日,因救灾指挥不力,国会两院对抗严重等原因,时任首相菅直人引咎辞职。

事实上,直到今天,福岛核事故原因调查仍未结束。

日本政府认为,当时负责推进核电事业的资源能源厅和负责管理核电的原子能安全保安院虽同属经济产业省,但因省内干部人事变动,导致推进与管理活动来回扯皮,行政职能涣散,效率低下;且核电管理对象的电力公司往往是该省干部退休后“下凡”的主要接收单位,经常发生公然对抗行政管理的现象。因此,管理机关未能有效履行监管职能是福岛核电站发生事故的原因之一。

2012年3月11日,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一周年时拍摄的福岛第一核电站。

经过一系列的立法程序,日本于2012年9月成立了核电统一管理机构——原子能规制委员会。

2014年10月,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发布事故原因调查中间报告称,对于福岛核电站一号机组失去电力供应的原因是“海啸还是地震”难下结论,需要进一步调查和分析。还有消息称,东京电力公司早就清楚福岛核电站应对海啸能力不足,且已有整改计划,但迟迟未能增高加固核电站的防波堤,也是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因此,不能单纯地将原因归结为“天灾”,也应考虑生产管理中的“人祸”因素。

2018年,针对日本东京电力福岛核电站核泄漏事故,日检方以“业务上过失致人死伤罪”,要求判处东京电力公司三名前高管各5年监禁。

2019年9月,日本核电监管机构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决定重新启动福岛核电站事故原因调查,调查将试图确定福岛第一核电站受损反应堆辐射泄漏的具体位置,以及其中一个反应堆是否未能通过冷却系统恰当地释放放射性蒸汽等问题。“现场辐射强度减弱,报废作业持续推进,现有条件允许调查人员安全进入现场,因而决定重启调查,预计在2020年年底前能够完成最终报告。”

重建之路漫漫,后续处理引发国际担忧

2020年2月18日,“3·11”大地震发生将满9周年之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表讲话,呼吁民众在哀悼日当天向遇难者默哀。安倍强调,不应淡化地震带来的教训,要“充分利用自然灾害带来的教训,推进防灾、减灾措施,建设成能坚强应对灾害的国家”。

同时,他表示“包括核事故的受害者在内,现在还有许多人被迫避难疏散,我们将继续铭记着这些不如意的现实,全力以赴实现(灾区)复兴”。

地震发生后,日本政府将灾后重建期限设为10年,并设立了主管灾后重建及核事故处理工作的临时机构——复兴厅。

福岛县曾以土壤肥沃著称,拥有发达的农业水产业,灾后,日本政府也曾努力从制度与技术上双管齐下,通过严格管控饲料生产,保证当地牛肉的放射无限制达到标准。日本政府还采用高新科技防止稻米被放射性物质污染。

此外,日本政府还曾推动“福岛·国际研究产业都市构想”,希望通过植物固核、开发智能机器人等方法,推动福岛的重建工作。

不过,日媒指出,灾区人口急剧减少等现实问题已严重阻碍了灾后重建进程。据日本复兴厅2019年公布的数据显示,“3·11”大地震共造成约1.6万人遇难,2533人失踪。目前仍有约4.8万名灾民在各地避难,另有3701人被认定为因“长期避难致健康恶化”等原因死亡。

同时,日本还面临福岛核事故后续处理等一系列难题,重建之路可谓任重道远。

为控制福岛第一核电站反应堆温度,东京电力公司注入大量冷却水,因而产生含有辐射物质的污水。这些污水虽经净化处理,但所含的放射性物质氚不能清除,自2011年以来,福岛第一核电站平均每天产生170吨污水。目前,核电站内共存储超过115万吨,而据最新数据显示,该电站的污水储存设施预期在2022年夏季达到137万吨的容量极限。

此前,日本环境大臣原田义昭曾公开表示,东京电力公司可能不得不将核电站的放射性污水排入太平洋,“(事故后)唯一的选择是将其(放射性污水)排入大海并稀释”。这一提议遭到许多争议,福岛当地的渔民深深担忧,此举会加剧日本国内外对于福岛水产品的不信任感,重创核事故后好不容易恢复的生产经营,国际社会也有诸多反对。

2019年12月23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发布了有关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的处理方案,包括将核污水稀释后排入大气、排入大海或者两种方案并行,再次引发争议。

不过,2020年2月27日,监理国际核能发展的國际原子能机构表示,认同日本把福岛核电站污染水排入海洋的计划。“其他地方也(把污染水)排入海洋,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不算丑闻。但重要的是以无害方式进行,需要有人在排放前、排放中及事后监控,确认一切都没问题”。

然而,日本经济产业省锁定的处理方案中并没有给出清晰的时间表,何时开始实施目前仍是未知数,预计核污水处理的推进不容乐观。

历史上的这一周

1957年3月9日,艾森豪威尔签署《关于美国的中近东政策的决议案》,艾森豪威尔主义出笼。

2017年3月10日,韩国宪法法院通过了对总统朴槿惠的弹劾案,朴槿惠被免去韩国总统职务,成为韩国历史上第一位被弹劾下台的总统。

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独立。

1947年3月12日,杜鲁门主义提出,美苏“冷战”正式开始。

1930年3月13日,美国天文学家汤博宣布发现冥王星。

2018年3月14日,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去世。

1974年3月15日,尼克松被指控参与水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