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今古传奇·故事 > 水妖的十月

水妖的十月

时间:2019-12-25 分类:今古传奇·故事

车轶欧

1.邻居

门被轻轻地关上,我知道是良臣走了。伸手打开灯,拿过床头的鞋盒,我开始数着那一张张百元钞票。

我要求良臣每一次跟我在一起的时候都要给我一张一百元人民币,并且一定要签上他的名字,还有日期,我用这种方式对自己进行嘲讽。

天亮得早,我站在宽大的阳台上,对面阳台的男人出来了。每天早晨5点,他会准时出现,练一套太极,然后浇灌植物。

他迎着太阳做着深呼吸,这是他新的一天,而我的一天结束了。

今天是情人节,年轻的情侣亲密无间。而我看见更多的是可恥孤单的人,他们或成群,或相互眉来眼去,或在网上对骂,城市节日的灯光辉煌明亮,温暖得让他们找不到御寒的衣裳。

我一个人在街上疯狂地购物,当我大包小包地上了电梯,看见我的邻居抱着一束百合在里面。

“我来帮你吧。”他的声音健康有力,他把手里的花递给我,然后拿过我的十几个包包。开了门,我抱着花,给他让路。他看我,眼睛里有一抹温柔。那一刻,纷落的烟火染红了我的双颊。

良臣每隔几天来一次,在我假装睡着以后走掉。然后我起来,点了灯,等着黎明。

天亮的时候,我会经常地站在阳台上,隔壁的那个男人还是会在5点钟出现,他看到我会笑着招手,我笑,然后回房间睡觉。

百元的票子又多了二十张,五一到了。

我在楼下的肯德基里一个人边吃边看别人。隔壁的男人站在那里点了足足够五六个人吃的东西,打了包往外走。看到我他解释道:“我的学生来了,我没准备东西,只好买这些给他们吃。”

一不小心,东西掉了。我走过去帮他:“走吧,我也吃完了,我帮你拿。”

“你五一没有计划出去?”他问,有点没话找话。

“没有。”

“我也是,一放假就不知道干什么好。”他腼腆地说。

到了他的房门口,当然,我们门挨着门。他摁门铃:“我不知道可不可以邀请你过来坐一坐?”

“不了,你还有客人。”我不喜欢孩子,尤其是一群孩子。

“林老师你回来了,啊,这是你女朋友吧?”我看见至少有五个脑袋出现在门前。男男女女的,眼睛都亮得让你睁不开眼。

“好了,再见。”我把东西放在他手里,开了自己的门。

我开了音乐,上网看东西。良臣来电话,急急的几句,只是让我知道他正带着大队人马在旅途。

敲门声响起,我打开门,隔壁的男人站在门外:“我可以进去吗?”

“当然,请。”

“刚才真对不起,你不会介意吧?”男人有些紧张地说。

我觉得好笑:“没事,你的学生上几年级?”

“大一,我是美院的教师,叫林平。”

真没想到,隔壁这个干干净净的男人竟是搞艺术的。

“你好,我叫水妖。”我伸出右手。

2.情起

于是,我和林老师还有他的五个学生一起去东山宿营,写生。我太累了,第一个睡着。醒来时,大家还在睡。

钻出帐篷,伸了伸懒腰,山间的空气有着清新的气味,淡淡的风让人想飞。

“早上好,水妖。”是林老师,“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去看日出?”

我快乐地跟着他一起爬上了山顶。太阳出来,我们对着它欢呼,林老师激动地抱着我转圈圈,我的头发在飞。

然后,我静静地看着他画画,画太阳,还有在阳光里拥抱的男人和女人,光明正大地被色彩包围着。这时,我想起了良臣,想起夜里他悄悄地离开,于是我的眼如山间云雾迷茫。

当我跟林平回家的时候,我看见良臣站在门前,我的心骤然甜蜜,忘情地扑了过去。

夜里他又一次走掉,我却真的睡了过去。醒来时已经是早上8点了,盒子里平平地放着一张票子,有良臣认真的签名,我却茫茫然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我去快餐店吃早饭,没想到会遇到林平。他可能刚刚睡醒,是不是昨天晚上有什么活动,像良臣那样,我忽然觉得自己有点酸酸的感觉,世上男人不会只是一种吧!

“今天不用上班?”我还是忍不住问道。

“不是不用上班,我是逃班,”他无可奈何地说,“忽然就睡不着了,唉!”

他做了个痛苦的表情,然后是一段广告词,我笑逐颜开,声音大得让别人转头。

他一下子就伸手过来,在我没反应的时候,他的手盖在了我的嘴上。我的脸一下就热了起来。我看到他的脸也朝霞乱飞,眼睛里暗波汹涌。

也许是我的眼花了,我看到他轻轻地嗅了嗅拿开的手,一副陶醉的样子。我的心狂乱地跳着。

3.拥抱

良臣好久没来,他说女朋友怀孕了。但在我生日那天,他还是来了,说是偷偷出来的。

他没有带来鲜花,也没有什么礼物,只是给我一个卡,告诉我喜欢什么就去买点什么吧。

一切完毕,他匆匆地走向门。我喊住了他:“良臣,你还没有给钱呢!”我咬牙切齿地说。

“噢,对不起。宝贝。”良臣好脾气地说,很快拿出崭新的一张票子,第一次他走得这么早。

没有眼泪,这个夜晚我又看着天变亮。

从此,我拒接良臣的电话,他也不再过来,可我空荡的心却满是惆怅和寂寞。

这天,小区停电了,我站在楼下想要不要上去,天已经黑了,我没有去处。

恰巧林平回来,他拉住我:“走吧,我们一起上,就跟上山一样。”

林老师在前面把手机打开,我借着微弱的光跟着他,他的手温暖有力。

“好了,终于到了,要不,你先来我家,反正没电,你也干不了什么。”我点头。他点了蜡烛,房间里有种暧昧、温馨的气氛,他家的墙壁边上放的都是一幅幅油画。最显眼处一个女子在百合花的拥抱中明眸顾盼,妩媚娇艳。

我与这幅油画相对,激动得流泪,我是多么美好的女人呀,多久没有人告诉我了?

“肩膀借一下。”我哽咽着说。林平急忙过来,安静地站着,我靠过去,感到他的紧张,这个男人身上干净的气味让人快乐,我笑了起来,他的脸也快乐起来了,抱住我,我们竟大笑起来。

那一晚,他一直牵着我的手,说了许多,我忘记蜡烛是什么时候灭的,我们相拥着睡到天亮。

早晨,他准时地打了太极,我们一起浇花,一起吃他做的早餐。

4.花开

我和林平在一起了。我们一起去参加大学室友小四的婚礼,我牵着林平的手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大家纷纷羡慕我的幸福。

这个星期,林平带我看个好朋友。我看到了张简。林平最好的同学,一个落泊的艺术家,他的画就像他本人一样,纠缠着让人说不出的颓废和忧伤,一切堕落中又有觉醒和暗藏的阳光,我喜欢他的画。

我们还没说几句,就看到一个女人从院外进来。背对外面的张简像是后面长了眼睛一样,马上出去,我看到他们拥抱着,亲吻着。

“这是苏韵,我手心里的宝。”张简深情地介绍。

我看着苏韵微微隆起的腹部,看着这张让我曾经有过嫉妒的脸,心中的震惊让我说不出话来。

虽然我在良臣的钱包里多次看过苏韵的照片。但这一刻我看见她的眼里只有张简,爱情让女人旁若无人。

林平说苏韵的男人在外面花花世界,她却只能自暴自弃,是张简让她燃起了生活的激情。

他们有了孩子,张简的能力根本养不起孩子,所以苏韵竟然决定留在那个男人的身边,她一定要为张简留下这个孩子,这种爱情让人心酸,这是林平说的。

我笑了,笑着笑着眼里暗含着眼泪,良臣,你心爱之人,爱着旁的人,这算是你的报应吗?

回到家,我问林平:“你爱我吗?”

他看了看我:“当然!”

“那我们在一起吧,我们先去买张床。”我举着一盒子的錢。

“这样不行,我会向你求婚的,如果你同意,我们就选一个日子结婚吧,结婚之前你不准引诱我,我也会克制我自己的,好不好,水妖?”林平捧着我的脸认真地说。

第二天,林平带我去买了钻戒,我以为我已经不会在乎这些事情,可是当林平郑重其事地单腿跪下向我求婚的时候,我还是泪流满面。

我和林平的婚期定在十一,因为这是最近的好日子,我有些等不及嫁给林平。

每天,我们的房间都有盛开的百合花,我们的情话也在房间里流淌。我们遵守着承诺,用等待堆积着甜蜜,让时光记录着爱恋,走过之后,一路花开。

我们期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