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上海文学 > 信仰孤独

信仰孤独

时间:2019-07-30 分类:上海文学

冬青

再次回到大海

我看海绚美的夜幕倾心于蓝

海看我背负漫漫朝暮

归来不复是少年

漩涡闪动波涛向前

海水始终怀着对世界清醒的认知

它们见识过太多的逍遥与散失

此刻的水正是万代的水

往复而不死

更多的风暴活在未知里

海浪舔舐眷恋遗忘

被逝去追赶白云在波澜上微微颤动

始终不说深渊的真相

新年

死亡接踵而至

新年避之不及双手合十

辞旧填写刻薄的意义

人们必须在苦涩里新欢

转眼之间今生蜕变成前世

一场霜雪来过旋即融于万古

旧的欢乐新的死亡饱含欲念

它们都不肯节制妥协

欣然与寂灭彼此背叛

瞬间和永恒不过是两个无用的词

新年的喧嚣像风暴带走了时间

死亡弯下身子拥吻他的初访者

小河

我还是说出了多年以前的小河

寒冰炫目思绪在其上滑行

窃窃私语溅起火花

旧影低眉时光上涨一寸旋即湮灭

如冰河破碎记忆稀里哗啦

雪还在为天空落下

我仍会想起

惊悸的美我们从岸边起身的一瞬

春花帖

春天太容易动心

只有花朵保持威仪

内心蛰伏着寂静

每一朵花都信仰孤独

催开它的那阵风是莽撞的

明艳到幽暗

一朵花的自我圆满

不是为了销魂

春风偷袭雨水重锤

绽开如受电击

花枝的骨殖痉挛

情欲空前妩媚摇曳绝望

夕阳

夕阳退进大海

镂金的晚霞暂时停在夜空

最终也会退向昨天以前不再回来

唯有我的生命向前一切茫然

但我并不感到恐慌

向前和退下同时发生

最后必将以退下告终

退无可退我们还在退

世界没有终极

人间也不会被抹去

无限不过是遥远的庸常

若干年后我们回到这里

从水到云从云到水

所有被爱过的日子不可能再爱

失踪者

星球在蔚蓝里泅渡

大海的暗处幻象荡漾

你用帆船之桅

在海上描摹

不介意成为大地的失踪者

把四个方向的风暴都涂蓝

世界小到了只剩一叶舟

阳光停在赶路的波涛上

你被一朵浪花举着越来越轻

大海既是远方也是绝望

虚构和现实在蓝里交汇

像两道波浪只有水知道它们的不同

漩涡掩藏着祸心

海平面在胸口沉降

英勇的探险者被无声埋葬

无所事事的海转身擦掉你的痕迹

抵达像再一次失踪

铺天盖地的水依然未知

穿过了重叠的湛蓝和死

置身这伟大的事物你知道

必须忍住所有的战栗

某夜即景

探照灯撕裂黑夜覆盖的河岸

水上影像蹿动飞升

人们提灯奔走光亮相映

无声的剧目使此刻有了具象

灯盏所能照射的多么有限

流水只在枯竭和源泉之间游走

人们试图演绎未知的纵深

追随古老的跋涉者反复从头开始

知情者了然真相疑似故人

從未失去理智始终远离现场

失眠

在不寐的危崖上游走

周围事物堆砌杂乱何止一件

空心的夜里繁星忧郁

它们都想弄清楚自己的真相

疲于奔命我穿着跑龙套的戏服

事物的主角都不听劝

夜深处的练功者反复提醒

睡眠中的人们可能早已失去原形

人们以各种方式醒来花朵璀璨

失眠者的瞳孔上诸事转瞬寂灭

这是三月去年的花朵

已被岁月窃走

而无缘今春的

抱臂深蹲细嗅盛开

心跳静止在芬芳里

春色是一场虚饰的轮回

时光和凋敝都在追赶

到处是温软的空怀抱

可我还是不愿意相信

最好的缘分即是不遇

并蒂花有凡心轻盈出自同一个源泉

一枝独秀的沉湎于滚烫的自己

良辰未到一切绽放皆为幽闭

不想开就别开了

结局

你悄然离去像一种还原

回到天际的微光里

这是世界本来的样子

我们竟用一生拒绝

不远处众多出口紧挨彷徨

碎念在夕光里慌张无常

凄怆永随我们仍抗拒此在

不甘接受这瞬间垂落的空洞

从幽闭开始孤独清辉慈悲

空茫与塌陷不是结局

命运我行我素

天地不慌不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