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上海文学 > 《山海经》传(节选)

《山海经》传(节选)

时间:2020-01-09 分类:上海文学

宋琳

狍鸮

在夏鼎上有人看见那怪物,

夏鼎消失了,那怪物的形象留存。

那时和后来发生了什么?

这食人兽吃掉了几个心脏,几吨肉?

盲人左丘明似乎看得更清楚,

关于铸鼎,他解释道:

用象征的手段“使民知神奸。”

我听说狍鸮即饕餮,而饕餮即蚩尤,

可怕的饥饿源于贪婪的本性。

当石头和铁吃完了就吃人,

人吃完了就吃自己。

从爪开始吃,两寸长的虎牙

咬进肌肉,砉然响然,如庖丁解牛。

它吞下肉翅和腋下的眼睛就更疯了,

一路狂啖,直到皮毛都不剩。

于是我们听见愤怒的咆哮

使孤零零的脑袋分了家——

这变形记的演出以报应收场。

博学的左丘明先生,请告诉我,

为什么庶戮们依旧战战兢兢?

水泽山林里不见他们的踪影?

天与地分离,

再也无人托举那顶盖。

星辰,渐行渐远,

曾是手足的参与商发誓永不相见。

你无手,双足如长腿蚊的脚

支起头颅。

身患残疾的浑天仪的肉块,

摇摇晃晃,

被派往日月山

驻守。

气母的一口气,

在灿烂的房宿开花,

也催开了你的名字。

天犬吞下太虚的白垩,

一路狂吠,

倾人城,灭人国,

燃起废墟的火。

傅说骑在箕星和尾星上面,

亮光小得容得下

精神。

你在极地听着涧水

和采石丁丁,

你梦见武丁的梦

捕住那衣褐带索的奴隶。

他辅佐了他的王国,

他的使命已经完成。

你在星图上添上一个标记:

那列星中的孤儿,

绕着天枢,

于穆不已。

獬豸

有角,

独角兽的角,如矛尖。

它认得你,佞人。

隐匿,在水泽与松柏之间,

独来独往于

冬夏。

从何处?皋陶的马嘴

召唤它前来,

舌头舔过屈佚草,

能断狱。

他们以正义之名

戴上羊头冠,

他们列队走上庭阶,瞒天过海。

它径直迎上前,

角,不徇私情,

刺向你。

湘灵

号曰夫人,是维湘灵——郭璞《帝二女》

既是两个,又是同一个,那一对姐妹

难分彼此,珍珠般仿佛刚从巨蚌里出来。

鲜嫩,如朝阳颁发的赦令,

御着风,并肩而行,翩翩的联袂

抖动在风中的小旗,配合着潇潇木叶。

其中一片被浅濑含着。发间水滴如振玉,

如粉碎中正在集结的晨霜。

洞庭,你的内部孕着一个十月,

水室在荷盖下面,摇晃镜子,

桂花簌簌而下,蘼芜与芎艹穷的幽芳

从魔瓶里倾倒出来,嫋嫋秋风

又把女神的体香向岸上吹送。

她们是谁的女儿?抑或生下了自己?

一个叫朝云,另一个叫暮雨。

水气向上攀升,沿着光扩散的圆圈,

那里一道强大的射线击中了腋窝。

于是她们把手臂抬得更高,搭起遮蓬,

向水天的深处骋望。白蛇挂树,

飞蛇从紫桑山而来,这贴身的卫队

箭矢般,撞响脚环与耳坠。

麋鹿站在庭院中,高大的角枝安详。

舞大濩的人齐声歌唱迎神曲:

“云谁之思,西方美人。”

正当双虹如拱,跨越巫山和云梦。

不可殚形的女神,多么会变!

为云,为星,忽焉又现身人形。

到底是草还是灵芝的魅惑

让那巡游高唐的楚王寸肤如灼?

只欲完成一次人与神无上而非分的媾和。

看,她脱去丝褋,来到他的面前,

并弛的神光几乎要把那肉眼凡胎秒杀。

有福的人哪,尝过了流潦滂霈的滋味,

却不知梦里又有一个恼人的梦,

器官般吹燃,菊花般被饕餮。

她扔下话语,像扔下一群死蝴蝶,

他呢?跌回自己,困惑于无解。

出没浩渺的沅澧与江汉,湖山之禖,

如一个元音的叶韵,袅娜于舌与颚之间。

人的先妣,女娲的多少个变体!

皇剡剡兮灵殷殷,喷薄而起,不可以已。

水之湄,山之阿,她们在哪里嬉戏,

哪里就生长黄金、欢乐与呼吸。

你若是错认她们为尸女,你将两手空空;

你若是听从召唤,必先沐浴,斋戒,

沿着一篇赋骈俪的文辞进入十月,

进入盟誓的石头界定的万方。

那里白昼的统治者,护国的女神

等着你,去成为抵御残暴的人杰。

视肉

从两座坟墓里长出

生与死的赋格,

阴阳的复合体。

胚胎的呼吸,一块肉的

自组织黏糊糊,繁殖快过

一个谜团的

嗫嚅。

如此多的眼睛,

针孔之千眼,睁开,

在呼喊的地下。

菌状的软体,不怕成为刀俎。

无痛之伤口的无尽藏,

滔滔不绝

如真理。

飘忽,如水母,

这无边暗夜里

越滾越大的雪球。

这伤口,望着我们。

神长乘

蠃母山不像别的山,

草妖与虫孽早已灭绝。

皋陶谟中盛赞的九德皆备于我

——他们都如是说。

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迫于眉睫。

我的温润配得上玉吗?

“彰厥有常,吉哉!”

可我仍拖着一条不光彩的犳尾。

我善于自潜是真的——在蠃壳里,

妙万物,远离是非与扰攘。

你们知道水,而我知道太一,

猜吧,我是怎样的一团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