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沦陷

时间:2020-04-05 栏目:上海文学

冬青

在寺庙一阵茫然突然袭来

淡蓝烟雾构成寺庙的天空

喧嚣全部止息了

祈福的人们俯下了身子

还是难以沉下上升的欲望

对于生老病苦我们未曾历尽

过去的一天生与死言和

孤独延续那些形只影单的人

像青烟里落下的灰烬

岁月里浮生若梦悲欣交集

地狱接引天堂省略了迂回

事与愿违屡屡得手无限逼真

茫然近乎虚空我们只是深陷人间

我在孤独里为自己请安

越来越近了

有一种按捺不住

比深陷更恐慌

比孤独更孤独

一切开始放慢

曾经的青涩

睡在年轻的河道里

无缘跟上

醒来是另外一件事情

命运拎着它的唱腔有板有眼

消逝总是缘于太匆忙

缓慢的事物充滿对细节的敬意

我希望那将至的是缓慢的

雷同可以反复趋近

我已习惯在这缓慢里

孤独地为自己请安

海之礼遇

每一次回故乡

海都是一种牵挂旷日持久了

波浪迎上来又退下去

这来自深渊的礼遇多么盛大

海水浩荡湮灭多少沉船和风暴

寥廓与深渊无即万有

赠予带走自如起伏

赤裸青铜下埋着碎银和盐的根

最快的轮回是潮起潮落

是泡沫消散了波涛的汹涌

呢喃细碎没有人能够听懂

尘世更迭得太快来不及往复

大海究竟为何涌动

潮汐暴力毁灭从不声张

海浪摩挲发出忧郁洁净的低语

云朵被融蚀又白又轻

水追逐着水也追逐着无

海水跌宕看不出衰变和倦怠

海太大波涛一直替它行走

海岸线上虚晃并不收走尘世

大海始终停在原处

浪涛也驯顺于海里

滴水聚合的声势滞重的蓝

整座星球的苍茫倾倒在旷古的海面上

空镜子

镜子里的人

感觉什么纷沓而至

窸窸窣窣谁在掩面游蹿

远渺幽微时间的幻象松动

崭新的服饰里委顿若隐若现

一切的旧缓慢难以察觉

流年的手搭在肉身上

再自然不过了直至消逝

时间不可能随处可停

不可逆转让所有的往事成为传奇

熟悉的身体愈来愈旧

起始和结束瞬间完成来不及辜负

服从这必败的一刻吧

这空空的镜子

月悲悯

高楼有野心企图阻挡月光

夜空被切割繁星沦陷

暗物质积聚越来越大的阴影

渺小的人们穿梭了千古

仍走不出欲望的凶险光晕

纠缠于月亮的节奏这无休无止的跌宕

岁月越走越远月亮不动声色

洁身自好探及人间深处

收容潦草凉薄细小的挣扎

时间是另一个旁观者

看人们使用天地山河

用完便用无可用

谁让我触碰这破碎的山体

风声骤停不是为了祭奠

褐色的山脊线连绵到绝望

荒凉山岗突兀鸟鸣惊心

利刃切割枯树枝的天空

这盛大的干涸这黄土的慈悲

沙鸥的臂弯里盛着枯萎的水

破碎的山体根须茁壮

埋藏着水锈和千万个落日

每一蓬骆驼刺仿佛都是意外

心怀雷霆和暗伤

坠入月光的煞白

这沙漠的星斗和小小骨头

山体垮塌碾压命运的绝境

互为源头温柔对峙澄明与沧桑

刹那里中都是天意的裂隙

我越是触碰这粗粝的废弃越是质疑完美

归来

攥住岁月深处递过来的那只手

身体啜泣泪水美妙

还原那场懵懂的撞击

安放好喃喃细语

低着头穿过往事的密纹

回到青涩眼前顿时幸福起来

有多久了

有多久了没有红过脸

爱情转过身来

羞涩在内心辗转

没勇气的影子替自己反复消失

在错过的地方停下来

纯真有不惧毁灭的气质

遗忘里有甜未随尘埃落定

永恒的好并不需要短暂的肉身

在一切快中爱是最慢的

这虚妄的火焰吞噬又照亮

抚慰和遗恨不过转瞬即逝

唯有爱慢过地老天荒

现代性

电子灯带缠住树的头颅胸和腿

五花大绑的枝条伸进夜里

一个纸一样薄的女人

在叶影里飘动节奏很不耐烦

乱发抖音一起倒进了夜里

柔软的夜以浮华的光芒刺她

掠过她的凌乱她的脸

肢体扭曲指尖盘旋

烧制天空的霓虹泛滥

提走她的茫然和娇蛮

电子灯带超温了

她沉迷于自己的疼树的疼

夜载着虚空驶进纵深

森严的安静里下落不明

小编推荐:
非虚构写作与20世纪中国文化经验
疯女
与梁斌血肉相连的红旗谱系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