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黄家码头

时间:2020-06-11 栏目:上海文学

蓝云

娇娇的嫁衣是独一无二的,在世界上你找不出第二件,因为那是自制的,千金难买。

她酷爱天然丝绸,因此她的婚纱采用了全真丝,里里外外没有一寸是化学纤维。她不要婚纱店出售的袒胸露臂、大同小异、人人都能买到的款式,所以自己用洁白的软缎设计了半高领泡泡袖,用绡(一种有一定硬度、富有支撑力的真丝白纱)层层叠叠制成了蓬松而富有弹性的大裙摆,凸显出新娘的圣洁无比。另一件婚纱也是举世无双的,用浅红色、浅褐色、浅橙色、淡咖啡色、象牙白色等的丝丝缕缕的各色丝绸,反复叠加连缀而成的裙摆,飘飘洒洒流光溢彩,把新娘装扮成了一个花仙子!

来宾赞叹:从未见过这样富有创意的嫁衣!从未见过这等别出心裁的婚纱!

说起这举世无双的嫁衣,里面既有娇娇丰富的想像力和高超的设计水平,又离不开我们相熟多年的一位裁缝师傅——邵师傅的高超手艺,更重要的,是我们有一个选购材料的宝库——黄家码头,可以源源不断地淘到上品的丝绸材料,让娇娇随心所欲地玩出了别样的新娘!

和黄家码头结缘实属偶然。

那是三十多年前,大家都衣着单调,黑白灰统领世界的年头里,我去参加一个聚会。我穿着一身深灰色的稍稍收身的软缎套裙,在人群中并不起眼。可是有一双敏锐的眼睛盯住了我,那是一个风度翩翩的阿姨,米色的纺绸衬衫,翻着蝴蝶领。她走到我面前,细细打量我的套裙,“侬格裙子老有档次格,格这料作是真丝重磅软缎,裁缝手工量身定做格,价钿一定勿便宜。”我说是啊,我穿衣服的确比较挑剔,要看上去不张扬,实际上嘛,可能就没有第二件。哈哈,居然被人看穿,好眼光!她說:“哎,侬晓得黄家码头?伊面格料作老多格,交关好料作全寻得到,外加价钿便宜得勿得了,侬应该去兜兜,会得对侬格胃口格。”哦,我还真没有听说过天下有这么个码头。她又告诉我地点在小南门的南仓街,到那一带随便问个人,都会告诉你黄家码头怎么走。就这样,这个叫作黄家码头的地方,从此为我打开了一扇充满快乐的大门。

于是趁热打铁,约了几个女伴就逛黄家码头去了。

这是在上海老城厢最老旧的街区,什么篾竹街、花衣街、糖坊弄、筷竹弄等十分接地气的路名。小马路,连接着小弄堂,纵横交错,拥挤而热闹。不是黄家码头,身居上海西区花园洋房的我,很难有机会深入魔都这样的犄角旮旯,和这个洋溢着市井气的旧城区相遇。

黄家码头的店铺都开设在小小的棚户区中,一家一家勾肩搭背地挤在一起,排开很大的阵仗。

在篾竹街以及相连的狭窄的小路边,被架起来的门板、横放着的折叠床以及一摊一摊铺在街边的地铺霸气十足地占领着,上面一排排、一堆堆地陈放着五花八门的布料,如同打翻了调色板,满目色彩烂漫,望不到尽头,店铺都深深缩在人行道后面。钻进暗绰绰的铺子里,只见各色布料堆积如山,品种之丰富,令人目不暇接。仅是丝绸,这里就可以找到织锦缎、软缎、双面缎、缎背绉、双绉、重磅双绉、烂花绉、乔其纱、丝绒、纺绸、香云纱、雪纺、小纺等等,加上不同的颜色和花纹,哦,可以说全世界没有一家商店,会变戏法似的,能出售品种如此之丰富多样的纺织品材料。

上海老式妇女心灵手巧,善于把一块布料转化成合身合体的衣装。所以,这个布料市场吸引了大量的阿姨妈妈。随着黄家码头名声日涨,一群群时髦女孩、设计师、外国人士慕名而来。这里能找到一种普天下难得的乐趣。

据说他们的货物都来自江浙一带许多做外销服装的小工厂,外销任务完成后,剩余的小材料就贱卖给了黄家码头的小商贩。所以虽然每个品种数量不大,但是品种之多不可想像,价格嘛,简直是人参卖出萝卜价,便宜得让人不好意思买了。往往在国营丝绸大王卖到二百多元一米的高档丝绸,这里开价不过二十元。在这里,说是老鼠掉进米缸里还不够确切,确切的是一声芝麻开门后,为你打开了四十大盗藏满了珍宝的大门。

回想起来,与其说是逛集市,还不如说是逛布料博物馆。每家店铺陈设着花色繁多的丝绸、棉布和呢绒,分门别类铺排开来。店主笑吟吟地观察你的目光,为你介绍你感兴趣的布料。一家家经营的布料特色又各不相同,有的以绸缎为主,有的专门卖各色全棉细帆布,还有的各色羊毛开司米零头堆积如山,有的是一卷一卷全棉印花府绸,还有专卖各种肌理的劳动布,真是大开眼界,要啥有啥。往往你相中了一块布料,稍加犹豫再回过头来,就此错失良机,已经被人捷足先登,这里的“宝贝”就这么落子无悔。可是不用发愁,“新欢”有很多,天涯不愁无芳草。慢慢逛,细细淘,在铺天盖地的布料大海里大浪淘沙,总是让你眼花缭乱,忍不住提着大包小包满载而归。

在这里,黄家码头为你徐徐展开了一幅现代版的《清明上河图》。

有了黄家码头,我们姐妹甚至是我的女儿,在生活中平添了无可替代的乐趣。往往是午餐过后,有谁提议:“去不去跑马啊?”在场的女眷会异口同声:“去!”于是叫上出租车向我们的布料宝库飞奔而去。我是淘布队伍里最懂行的权威,因此不停被请教:“这块是什么东西?”“可以派什么用场?”“这块可以用来做什么?”

我是怀旧派,喜欢旧时的色彩、纹样、款式和做工,在今天这工业化、快餐化的时代,一切追逐抢眼球,速生速灭的花里胡哨,美如同塑料花朵,失去了生命和灵魂。

可是在“黄码”,我为自己淘到了几乎和民国时代别无二致的织锦缎,用来翻制我外婆留给我的小羊羔皮袄;淘到了铁锈色的提花香云纱,用来做一袭老式旗袍;淘到了重磅的暗花黑缎,做了很别致大气的套装套裙;淘到了深灰色的软缎,做中式丝棉袄,配上一副细巧的盘香纽,说不出的文雅,拍出来的照片简直像1930年代的月份牌。当然一般的衣裙就数不胜数了。有了“黄码”,再加上我们自己的设计,和一位不得不提的裁缝师傅——邵师傅,他总是能按照我们的要求,把我们的奇思妙想变为现实,因此我们身上经常呈现一种与众不同的精致。

阿娇是个不折不扣的“跑马”迷。

她是个法国归来的时尚家具设计师,却深深陷进这个遍地宝藏的黄家码头不可自拔,一有闲暇就拉着我“跑马”去。

她专注“黄码”的各种丝绸,她的富有现代派设计风格的衣裙,都是取材于这里,以至于她从来对大品牌的时装不屑一顾。自己用最好的丝绸,通过熟谙的构成原理,请我们的邵师傅来完成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衣衫,并从中享受到别人无从体会到的乐趣。有了“黄码”的材料,娇娇的被套床单都是使用重磅丝绸制作,精致高档却价格还很便宜。有了“黄码”,娇娇室内设计需要的软装材料,也有了专门的供货渠道。娇娇曾经用黑色、大红色、灰色丝绒做沙发面料,包了一整套沙发,放在老洋房的客厅中十分亮眼,谁知道丝绒材质竟是黄家码头的便宜材料。娇娇还替他爸爸设计了一套沙发,面料包的是黃码的豆沙色的劳动布,花钱不多却现代感十足。

一般来说追求时髦的人士爱逛的是巴黎春天、梅龙镇广场、中信泰富、嘉里中心等高档商场,那里有的是一个大似一个的世界著名品牌,多数人冲着名牌大把撒钱,带回家的往往徒有其名。虽然说人各有志,各有所好,但盲目跟随潮流,没有自己的眼光,总是很难享受到生活中真正的美好。

所以,我们爱“跑马”。我和女儿有事没事就相约“跑马”,在那些鱼龙混杂的布料堆里翻来覆去,没有花太大的代价,却淘回了大量上乘的绫罗绸缎和羊毛开司米等等。数十年间,我们不改初衷。结果,我们收藏的衣料,不仅几辈子也受用不了,而且,随着物价飞涨,天然材质的衣料价格跟着翻了好几个跟头,这是黄家码头给我们意想不到的礼物。

可是如今,随着现代化的进程,旧区改造大张旗鼓,我们的黄家码头逐步失去了生存的土壤,日益萎缩。

前些日子,娇娇提议去“跑马”,昔日人潮涌动的布料市场,面貌全非了。满目是新建的高楼林立,昔日的小摊小贩风卷残云般已经踪影全无了。我们唏嘘不已,还有几人会前来凭吊,这曾经给上海爱美人士带来无穷乐趣的黄家码头?

随着一幢幢冲天高楼拔地而起,城市面貌在日新月异,这个和上海著名的十六铺码头比邻的,令众多爱打扮的阿姨妈妈们及时尚设计师们甚至外国友人们流连忘返的,有着一家挨着一家的小店铺和摊位,连人行道都摊满了光彩陆离的布料的街区——黄家码头,敌不住城市现代化的步伐,只能如同潮水退却,慢慢、慢慢地在地平线上消失了,不见了当年人头攒动的盛况。我想,很多人会和我及我的女儿一样感到惋惜和留恋,上哪儿再去寻得那一种唯有黄家码头才能给予的乐趣!

现代化进程和传统格局就必然不能共存吗?

小编推荐:
非虚构写作与20世纪中国文化经验
乡间四题
嘘,安静点(外一篇)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