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季节

时间:2020-06-11 栏目:上海文学

高旭旺

因为,我不再说理由了

人老了。活着活着

才活得明白。靠理由

过日子,是时间的俘虏

同時,也成为生命的敌人

因为,我不再说理由

生命的本身,就是

来自灵与肉的断裂和碎片

这放大的表面。或者

表情。当它们脱掉外衣

与我远去的声响

在一起纠结。而我内心的

每个角落,繁殖着幽暗,冷漠

甚至生硬。我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我不再说理由了

一生的凹凸,坎坷

和攀援。是生命的主体

与心脏跳动的血液

自然的生根,和

开花,结果。比如

雨中的青鸟,再苦,再累

它,不会到屋檐下躲雨

又比如,过冬的风,再凶

再猛,再硬

不会躲到他人背后。说

风凉话

因为,我不再说理由了

起风了,父母亲坟头上的白草

看到另一棵白草变绿

慢慢退去。正如

一缕光,使根部向往

山坳里,桃花开了

山坳里,吹来一阵风

桃花开了。它

不断在挣脱着生硬的

寒冬。开了

开了的桃花,被三月的

阳光吃剩下的花瓣

存在着某种答案。翻晒的

动作,照亮了事物的边缘

这时,桃花在一只鸟的目光里

轻摇着,微笑着。把风雨

带来的心事,还给鸟儿

一张嘴,一瓣唇

动起来。羽翅上

布满了桃花的光泽与音乐

三月里。这种光泽与音乐

从树冠上,滑落

在泥土里扎根,拔节

开花。结果

光与花

光,从太阳上,月亮上

走下来,躲进花里

这些来自天地深处的精灵

突破尘埃,坚守根部的神位

我经历过光与花的遭遇

词与词根的朝拜也无能为力

花园里,我深入季节

眺望,羽鸟为光而歌唱

光,是花的天堂

而,花是光的地狱

小编推荐:
非虚构写作与20世纪中国文化经验
常营路口,清晨
假想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