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想

时间:2020-06-11 栏目:上海文学

王学芯

题记:当孤寂和衰弱的时刻来临,养老院不是接不接受的选择,而是适应问题。

窗里无云微风朝环绕的树梢吹去

后半生的第一天长空晴朗或平旷

滋生出独自选择的这幢坚硬房子

养老院的大门和耳门朝向人流

行星的玻璃一块挨着一块

胶合比例合适的框架如同透视镜

凝睇着

进进出出影子

人的前半生

从昼夜不停的道道弯路穿过

交替出现的葱郁或荒芜分割寂静

窗里的星星和废墟间的碎石失去了细节

砰砰心跳最美好的事物落下闪耀光芒

渗入谨慎的平安斜着向下的坡度

以及鸟一样铭记的飞行痕迹

万物越来越小

萤火虫一点一点轻盈粘在指尖

形成一座适得其所的

院落或花园

特定窗口乌鸫浅哑的声音在空间里变大

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上

像串从不凝固的省略号黑点

触及难以说清的现身缘由渴望和无奈

仿佛从进入的光中就已确知

大理石铺开的台阶上面

有长长的走道过渡者房间吉祥编号

所处位置像在中间

包含着左右的呼气和吸气

洁白的墙融化白色

床铺四尺大地墙角圈住消瘦天空

发光的镜子看见柜子清空了许多东西

冰箱响动起来

洗衣机可以辨认缥缈的织物

电磁炉微波炉

锅碗瓢盆在擦洗干净的桌上

静静地延续伴响的生活

连接一个人幸福的简单

而曾经满屋的书四季衣服

箱子抽屉储藏室熄火的厨房

滑过颤动的瞳孔只剩下

白茫茫一个光斑

眼睛与左邻右舍的目光

相遇问候和微笑贴向长廊栏杆

像蓟种子的茸毛一样散在面前

皱纹射来骨架年久走形

各式白发拢出每张脸的银色轮廓

光与影融合天与地变成一种动着的双唇

倾听说出自己辨认自己

滑过正午的光线

使清晨之时的静谧昨夜的梦魇

少了许多衍生出了

复原的茂密

飞燕草升高窗台的苍穹

乌鸫飞上玻璃的凌空天际线

脖颈四周转动

像在用一根巨大的指针寻找最美的瞬间

期待人形的树从千叶万叶的缝隙中

响出步履

走进灌木丛中的路径看到

想看到的人骨头和肌肉的样子

脸和内心及任何天气

让鲜明性的距离缩短深处

呼出一口

肺里的沉沉呵气

照料的秩序感到

柔和的音乐护理是种耐心的微笑

置身交织的关怀中心

组成一环牵动整体

专业专注的手势和优质神态

空气造出一架横跨悬崖的梯子

越过坠落的时刻

所想或没有说出的纠缠传闻

催眠药镇静剂

椅子上捆绑的四肢或绳子以及

冲洗裸露躯体的冰冷水管

阴影使一个死结松开

眼睛里的窗外明亮光线焕然一新

加入的色彩

开出了一院子的花朵

深邃的黄昏

暮色静默收纳起来的余晖

浮在无风的树梢上

几盏庭院路灯打开无畏的光

照亮了窗子

微微发蓝的玻璃

身影突出空旷的夜显得渺小

白发如冻霜澄澈中的冰凌浮动

每个父亲母亲簇拥子女只有二十年光景

延续几年窸窣的声音飘远

脑袋空空怀起疲倦的感情

渐渐忘了谁跟谁

在深幽的记忆里交流一任镜片上

蒙上薄薄的水汽

升起凝想的寂静

如同一把壶

容纳今天的明天香茗重新分解

捋出自我牵挂的气息像风信子丝带

播散在空中的微信不粘邮票

声音依然保持没有老化的仓促频率

万世不会出事生活挺好

软房子适应了一切习惯和时间

编制的稳定语调或啜饮茶的安详

手中的杯子晃动着水

溅落的水珠

闪出杂碎的柔光

十一

夜色深入

未来的话堆在身体之房的心尖

一垛一垛缓缓连成起伏的山

坡脊伸向自我占据的半空一角

像块石头沾满月色

十二

窗帘一尘不染

灯光垂直淌下在地砖上平缓流动

褶皱里的透亮夜空那云层间

不知去向的蜃景或旧宅楼宇

隐隐失去基础几段楼梯

在蓝色四溢的空气里翻腾涣散

弄丢了昼与夜终究的尘土

十三

彼与此

部落或待的地方时间没有怜悯

脚和胫骨鼓励鞋子摆动神经的姿态

依赖行动找到细胞的力量

在自己的体内和入窗的光中

吮吸延年益寿源泉

进入日复一日的渴望晨曦

长与短的开始

十四

乌鸫再临时空之窗

隐忍的翅膀在身姿里柔顺收拢

树木浓缩了蓟种子的茎枝不会缠绕

特定的面容嗡嗡人语轻松微笑

开始新的一天差異消失区别和境况合一

房子里漫游的声音

低音处震颤的絮语

是自己的呼吸

也是一种合成的心跳

十五

站在窗口花园或大地的精神花朵

在自己的世界和身处的时代绽放

养老院之外的视野嗅觉和听觉

耳朵在脱离小虫回旋的宁静鸣响

那些缺乏衰老和孤寂的预见更不可能

看到一张空着的椅子

一束由深变浅由近及远的光线

正在倏地斜过

明天的明天

小编推荐:
非虚构写作与20世纪中国文化经验
非虚构写作与20世纪中国文化经验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