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视野 > 小焘给我的快乐

小焘给我的快乐

时间:2020-03-25 分类:视野

洮水清清 在黄河支流洮河边长大,性情粗犷而又细腻,无论年纪多长,都葆有一颗童心,对未来总是充满憧憬。无论沧海桑田,都坚持阅读,坚守对文学的热爱。在网络时常写一些文字,写作的目的只为抒发感情而已。

小焘是我顺路带回家的一条小狗狗。

晚上,我到学校听南京大学鲁国尧教授的讲座,题目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语言入侵”》。老先生虽然年龄大了点,但讲得非常精彩。听完报告之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因住在校外不远的地方,一个人慢慢往家里走。夜晚的兰州霓虹闪烁,夜行的人三三两两,不是十分热闹,但也并不冷清。当我走出校门不远,到建设银行门口时,看见一只小狗狗在慌慌张张地来回奔跑,似乎在寻找它的主人。它大约一尺六长,脑袋是黑色的,脖子有二寸许是白色的,四个腿腿是白色的,尾巴上半部是黑色的,下半部是白色的,它的这些特征在灯光下看得很清楚,两只眼睛亮亮的,露出焦灼的而又慌乱的神情。我一看就喜欢它。当我看到它急慌慌的样子,出于好玩,随口呼唤了它几声,它就跟着我走。我继续抱着好玩的态度,一路叫着它,它就跟我走。当我穿过十字路口,它也跟着我穿过十字路口。我赶忙躲藏在一颗马路边的大树背后,它都能找到我;走了几步,我又藏到电线杆背后,它再次迅速地找到我。之后,路上行人很多,有几个人叫它,它都没有跟别人,一直紧紧地跟着我。不知不觉中,到了小区门口,它还是一路追随着我。我想,它的主人肯定找不到它了,今晚我就留它过夜吧。我便带它回到家里。先给它盛了一碗水,它看来是渴了,舔了好多水。正好冰箱里有熟肉,给它喂了一些。喝足吃饱后,它开始左顾右盼,不停地张望着我的家,似乎在与它的旧家进行对比。我给它准备了一只纸盒子,示意它睡在里面,它根本没有睡在纸盒里的意思。

我想给它洗个澡,便把它放在盛了半盆水的盆子里,刚要给它洗,它挣扎得很厉害,弄了一地的水,根本洗不成。我只好作罢。折腾到很晚,我先生还没有回家。我怕他半夜回来看见一条狗,会吃惊,就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我捡到一条小狗。他说,不要养狗,不卫生,麻烦。我说我已经带到家里了,他再没有吭声。当我睡在床上的时候,小狗狗就跳到床上,我赶它下去,它不但不下去,反而赖在被窝里了,头一拱一拱的。我没有办法,只好让它睡在被窝里。我怕它咬我,推它离我远点,但是它就是要往我身上贴,只有靠在我身上,它才感到踏实,才感到安全,呼吸也渐渐变得平缓了。4月的兰州,刚刚停了暖气,天气其实是很冷的,它身上散发的热气给了我温暖,它温顺地睡在我身旁,很乖,像个小孩似的。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它是一条公狗。也许它和以前的主人是同床共枕的吧。由于有戒心,我根本睡不着。过了好长时间,老公回来了。他看到我被窝里有一条小狗狗,小狗狗露出凶相,发出低低的吼声,老公说:“我不喜欢。”说完他就到另一个房间睡觉去了。我迷迷糊糊睡了一夜,一夜平安无事。

第二天,碰到在院子里遛狗的人,就问了一些怎么喂养、怎样遛的问题,才明白了一点点养狗的道理。过了两天,买了狗粮,给它打了疫苗,并给它配置了专门的狗绳、洗浴液、梳毛刷等。随着时间的增长,对狗的习性有了更多的了解。发现这种宠物狗一般情况下是媚态的,它特别會讨好人,总是要让人喜欢它,围着它转。比如,我一回到家,它就爬到我的腿上,急切地讨好我,蹭蹭我的身上,不停地舔手。有时会爬到怀里,像婴儿一样依偎在我的臂膀上,等着我的抚爱。我向院子里养狗的人讨教,他们认为不要让狗与人同睡,让它睡沙发上。第二天晚上,我就很严厉地赶它走了,它自己在沙发上找了一个地方睡了。不到天亮的时候,就听到它在我的卧室门口低低的呼唤声。后来,我让它睡在客厅的地毯上,给它找到一个毛绒玩具当枕头,又找了一件我穿过的旧毛衣给它当被子。每天晚上临睡前,我把它的头抱到枕头上,给它盖好被子,它就乖乖地睡了,一点也不闹。

至于小焘这个名字,是我的女儿给起的名。女儿在天津上大学,我从QQ视频中让女儿看了小狗狗的容貌,女儿就给小狗狗起名叫“小焘”,她说:“我叫大焘,小狗就叫小焘,它是我的弟弟。”呵呵,那我就是小焘的妈妈了,老公就是它的爸爸了。最近老公也渐渐喜欢上了小焘,有时间就遛它,并且经常训练小焘做一些逗乐的动作。

我们上班的时候,家里只剩下小焘一个,它就在家里闯祸。它把给它当枕头的毛玩具咬破了,掏出里面的填充物玩,把我的拖鞋拉得到处都是,或者把我衣服的扣子咬坏了。它专挑实木、原生态的东西进行破坏。比如,家里的家具,有一个实木的床头柜,它从一个棱角咬,咬得木头有了锯齿状的损伤。它还把花盆里的土刨出来。在寂寞的时候,它会破坏一些东西。最糟糕的是,把我一双新新的皮鞋,沿鞋口边缘一圈,咬得犬牙交错。我下班后,一进门,先观察它是不是闯祸了,看到家里一片狼藉,我非常生气,大声呵斥:“谁闯祸的?”它就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藏到沙发下面,或者椅子低下。我拿起扫把,找到它轻打,边打边训斥:“再闯祸不?”它就露出胆怯而又可怜的神情,我便下不了重手。我当时的心情,就像对待犯了了错误的孩子一样,心里是又恨又气又怜悯。

小焘给我最大的快乐就是在晚上,我在电脑前写东西的时候,它就静静地趴在我的身边,安静地守护着我,一动也不动。有时候我高兴了,给它一个眼色,我的手指往我的大腿方向一示意,它便敏捷地跳到我的腿上,我把它揽在怀里,我看电脑,它也看着电脑。它的神态特别温顺,就像一个躺在妈妈怀中的婴儿一样幸福而又安详,它的目光温柔,眼睛亮亮的,和我一起盯着看电脑上的文字。这个时候,我也感到非常温暖,一点也感觉不到寂寞。

后来我才知道,小焘并不是什么宠物狗,仅仅是一条小土狗而已。但这并不影响我稀罕它、宠爱它。我也十分乐意小焘破坏点什么,因为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