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视野 > 一首歌与高中岁月

一首歌与高中岁月

时间:2020-03-25 分类:视野

马骥文诗人,青年学者,1990 年出生,出版有诗集《唯一与感知者》,曾获草堂诗歌奖(2018)、未名诗歌奖(2019)等奖项。

今天,在手机上又搜出了 George Benson 唱的歌曲《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戴上耳机循环听了一整天,心情五味杂陈。每次听这首歌,都会回到一种情境和记忆中,这个情境和记忆所带来的感觉一生都不会消失。

第一次听这首歌,是在高中的时候,那一年冬天学校要在圣诞节举行晚会,每个班都会有学生自主申报表演的节目上去。学校确定后,会有音乐老师专门指导和排练。我们班的节目有三个,两个是舞蹈,剩下一个是唱歌,由我们班的歌王(那时我们还不知道“麦霸”这个词),也是和我关系很好的一个朋友,并与我同住一个宿舍的男生所唱。他那天晚会上所唱的就是这首歌。那时候觉得他唱得太好了,在舞台上光环闪耀,觉得特别羡慕。自此以后,就一直无法把这首歌忘却。它在我的记忆中,代表的完全就是青春期最美妙、愉快的那个瞬间。那时候,我喜欢班上的一位女孩子,名字已经忘记了,她不太爱学习,但因为漂亮,家住在县城,也爱打扮、爱搞怪,我当时被她深深吸引。我那时写的私密的抒情文字基本上都是以她为对象。在那天的晚会上,她也表演了节目,和其他几位女生共同跳了一段很潮的舞,我在台下激动得心蹦蹦跳,脸上是灼烫的,觉得她每次朝台下看时仿佛都是在看我。因此,朋友所唱的歌曲所渲染的记忆里,也有她的身影和面容,忘不掉的。后来,她都没有读到高三,就弃学,提早进入社会寻找别样的人生去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听过她的消息。

高中,我是在地处西北的家乡县城的一所回民中学念的。高中的时候,我是特别沉默寡言的一个人。同宿舍住着一位从红寺堡来的插班生,比我低一级,写有一本子的诗。他那本子就放在他的床铺上,我偶尔翻开一读,特别惊艳,忽然觉得,原来诗不是教科书上的那些被僵硬解读的东西,而是鲜活和亲切的,就在我的身边。有一次,他看上我从外面学习用品店买回来的一个小笔记本,封面是足球主题,因为他喜欢踢足球,所以一见就很喜爱。他说用他的一个诗歌选修课教材(这个教材是他原来高中的,我们学校没有发这种教材)来换这个本子,我答应了。于是,那年放假回家便仔细读了一遍。里面有他的批注之类的文字,可以看出他很认真地学习过这本教材。在上面,我读到了艾略特、波德萊尔、勒内·夏尔、保罗·策兰、曾卓、张曙光这些之前从未听说过的诗人,于是,慢慢地也斗胆拿起笔开始练习。后来,这位朋友就没有再写作,我却一直阴差阳错地写到现在。没有他那一本子诗和所赠的诗歌教材,我是否会写诗,还是一个问号。对于他,我是感激的。高中毕业时,他答应为宿舍的每一个人写一首诗作为毕业赠别的礼物,果然,过了几天,我们都收到了他在上课时偷偷写给我们的赠诗。我喜欢得不得了,这是第一次有人给我赠诗。那首诗还有那本教材,我都一直保存着。

时间把一切温暖的东西都带走了,因此,听这首歌就变成了一种祭奠。一遍又一遍地祭奠,直到它使我麻木,不再频频回头,收回哀伤,坚忍地往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