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 项链

项链

时间:2020-05-22 分类: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陈融

应聘到这家失恋博物馆没多久,我就看到了许多悲伤的故事。可我并不厌倦这份工作,老板去外地后,我便把店接过来,并有了女朋友嘉莹。

失恋博物馆的主顾都是年轻人,因此当某个下午进来一位中年男士时,我还以为他走错了地儿。男士身材高大,穿长风衣,戴礼帽,很有点儿电影《卡萨布兰卡》中男主角的气质。

他从黑皮包里掏出一个盒子,拿出一条乳白色的珍珠项链,说要放进店里。说完,他留恋地盯着项链说:“可是上好的澳洲珍珠,你看这成色。”

说实话,我见过不少心里犹豫的顾客,便说:“请您三思,如果项链过于昂贵的话。”

他微微一笑说:“你可能领会错了,我是想把项链放你这儿暂存一段时间,几个月或几年。”

这出乎我意料:“抱歉,店里没有这样的规定,无法为您保存珍贵物品。”

他摘掉帽子,一些白头发露了出来。“我即将远渡重洋,带上这东西不合时宜。你就把它當作普通物件展出好了。”看我仍疑惑,他掏出一千块钱,“这是托管费,你该信了吧。或许有位女士来取它,那最好不过。假如最后无人来领取,它就归你店了。”

我更加迷惑:“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他笑着摇头:“你还年轻,懂不了。请为我破例一次吧。”

我无法拒绝这样一位有风度的中年男士。这条珍珠项链为博物馆增色不少,每天晚上我都把它收进保险柜。

就在男士离去快半年的一个夜晚,那条项链突然不见了,我在店里翻找了很多遍也没找到。这令我很不安。

一连三天,都没见到嘉莹了,这丫头不知在忙什么。我打她电话,过了好久才接通,她支支吾吾地说感冒了,怕传染我。我嘻嘻哈哈地说:“不对吧,上次你感冒不照样和我接吻吗?”她沉默了一小会儿,发出嘤嘤的哭声。我说:“你今天怎么了?现在我就去看你。”她连忙说:“你别来。我,我真的感到对不起,那条项链,被我弄丢了。”

我大吃一惊,嘉莹断断续续地哭着、讲述着。那天店员下班后,她帮着收拾。她正要去参加一个重要的晚会,看到珍珠项链,她眼睛顿时一亮,心想反正就是戴一会儿,用完了就放回来。直到晚会结束回到家,她才发觉脖子上没项链了。跑回现场找了几遍,哪儿都没有项链的影子。她惶恐不安,不敢告诉我。

我重重地叹口气:“项链只是别人暂存在店里的,假如主人来取,如何交代?”嘉莹又哭起来。我只得安慰她,“别哭了,我没怪你,但愿无人来取。”

一段时间后,并没有女人来取项链,我从心理上放松下来,开始和嘉莹筹备婚礼。

转眼,冬天到了。一天下午,一个女人走进店来,转了一圈后,径直来到我面前。女人大概四十多岁,头发绾成一个髻,穿一件黑大衣,神情疲惫。她声音低沉地说:“八个月前,有位男士在你店里托管了一条珍珠项链,我来把它取走。”

我心里暗暗叫苦,而旁边的嘉莹脸色陡变,端茶杯的手颤抖起来。我接过茶杯递给女人,笑着问她:“他说可能有位女士来取项链,您为何现在才来呢?”

女人垂下眼睑说:“我们的爱情长跑了十四年,却始终不能成为夫妻。我对这份感情感到绝望,便把他送我的这条最心爱的项链还给他,以此表明我和他分开的决心。”

我点点头,又问:“那您为何还是来了呢?”

“现在我明白了,我和他的感情没错,这条项链更没错,我不想让它孤零零地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我用力呼吸了两下,说:“抱歉,女士,项链目前没在这里,前段时间被带到其他博物馆展览了。”

不仅是女人,就连嘉莹都惊愕地望着我。女人愤恨地说:“你怎能这样?现在我想马上看到它!就像看到他一样。两天后,我再过来取。”

我故作镇定地对她说:“请放心。”

就在女人站起身时,让我料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嘉莹走到女人面前,朝她深深弯下腰,当嘉莹抬起头时,眼睛里已蓄满泪水:“女士,那条项链其实是被我弄丢了。对不起,我愿赔偿您一条新的。”

女人瞪大了眼,随后摇摇头,用手指着嘉莹说:“你竟然把项链弄丢了,你赔得了一模一样的东西吗?你知道它对我有多重要?你怎会理解我的心情?你……”女人捂住了胸口。

嘉莹边哭边说:“对不起,对不起……”

我赶忙向女人道歉:“无论我们怎么自责,事情已无法挽回了,您提一个条件,我就是把失恋博物馆关掉也会赔偿您。”

女人的愤怒减弱了,但她坚持只要她原来的那条。我无力地说:“让我……再想想办法吧。”

女人说:“两天后如果见不到项链,我会诉诸法律。”

我和嘉莹如惊弓之鸟,一日长过一年。一个店员说,干脆先停业一段时间吧;另一个说,你俩先去外地躲躲吧。我摇头说:“那怎么行呢?”

两天过去了,意外的是女人没来,三天、四天过去了,女人还是没来。

第七天上午,我的手机响了两声,是条短信:“馆长你好,这一周想必你们很煎熬,我也很煎熬。现在我不想再对你隐瞒了,那位寄存项链的男士上个月已经离世,他在回国的途中遇到海难,在那之前我告诉他想和他继续长跑下去。那天,我并非要故意为难你们,只是想取回他唯一的遗物——爱的赠予。它对我意义固然重大,但要是因为一件本已失去的东西再让其他人饱受折磨,我的罪孽将更加深重。我不会再去失恋博物馆了,余生只有回忆。失恋博物馆不能关门,请你们从即刻起,停止自责,好好相爱。”

心中电闪雷鸣。我把短信递给嘉莹,不到一分钟,她又哭了。这次,她紧紧地抱住了我。

选自《啄木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