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虱婆

时间:2020-05-22 栏目: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崔信

那时候,人们还是集体劳动,靠赚工分为生。队上有个叫吴虱婆的人,对挣工分尤其痴迷,但凡有出工的机会,都不放过。

这天,队上的两条船又被人偷了去,说是偷船,其实是有人撬开锁链,偷了船到湖州去挖蓼米,或到对岸邻队的地里去偷红薯。队长没有办法,只好宣布:“谁愿意守船,队上出三个工一月。”吴虱婆听了,就去找队长说:“我家离得近,就让我来守吧!”

队长一看是吴虱婆,当下就表态说:“好,不过,咱丑话讲在先,如果发现船被偷一次,就不给当月工分;发現两次,还要扣你一个工。当然了,如果你抓到一个偷船的,就奖你一个工;抓到两个奖两个工,先试搞三个月,咋样?”就这样,吴虱婆把这活揽了下来。 守船的第一个月结束时,队长亲自来验收,他看到在铁链锁芯抹的黄油原封没动,便认定船没被偷过,就让记工员给吴虱婆记36分工。吴虱婆欣喜不已,守船也更勤了。

但第二个月的一天,吴虱婆上半夜查了一次船,有点犯困,结果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船被偷了,因为链子的锁法不一样了,吴虱婆被扣了工分,也无话可说,但他暗下决心:下个月我得睡警醒些,如果抓到几个偷船的,不就挽回来了吗?

这天晚上,吴虱婆刚睡到舱板上,就被蚊子咬了。他只好揭开一个前舱,斜躺在里面,再把舱板盖上。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歪打正着,这样躺着能发现别人,却不易被人发现。于是,他干脆将锁在树上的铁链解开,等着人来偷船。

大约睡到凌晨三四点,吴虱婆在迷糊之中察觉船在摇晃,而且听到了水响。他睁开眼睛,顶开舱板一看,船已到了湖心,一个人正荡着双桨往对面山上划去。吴虱婆大喜,大叫一声:“你是谁?”很快,他趁着水光月色看清了那人。

偷船的是队上的杨驼子,杨驼子的爹是个跛子,娘是个血吸虫病大肚子,三个妹妹都在上学。他天生驼背,不能到队上出工,就偷师篾匠为人补簟子、制斗笠。

杨驼子见舱里冒出一个人,吓掉了魂,把桨一丢就要往水里投。吴虱婆一把抓住他说:“莫怕莫怕!你为啥要偷船?”杨驼子都哭了:“大哥,你行行好吧。我家里粥都吃不起了,就想去对面山上偷点水竹子,回来制几个篮子换点米……”说罢,他就要向吴虱婆下跪。吴虱婆心里一动,一把扶起杨驼子说:“唉,那你去偷几根就赶紧回来吧!我在这儿等你。”

杨驼子感激涕零,可刚上山砍了几根竹子,就被邻队一个守橘子的发现了,那人一边喊抓贼,一边向杨驼子追来。吴虱婆见杨驼子迟早要被抓了,情急之下,他突然朝杨驼子相反的方向跑去,一边叫道:“在这里!”他这么一叫喊,把邻队几个守橘子的都引过去了。

最后,两人都被抓了,被邻队关了三天,又每人罚了10块钱。后来还是队长来了,把人和船都赎了回去。

回到队上以后,队长让杨驼子先回去,然后铁青着脸对吴虱婆说:“第三个月守船的工分也没有了,你没意见吧?”吴虱婆低着头说:“没意见。”

队长说:“船被扣了三天,罚你三个工,没意见吧?”吴虱婆说:“没意见。”

队长说:“你守完这个月的船就不守了,没意见吧?”吴虱婆说:“没意见。”

选自《金山》

小编推荐:
年轻的樵夫
年轻的樵夫
一头牛,三个人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