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 青衣

青衣

时间:2020-05-22 分类: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羡鱼

1

青衣派乃江湖第一秘派,全派只有一人,名为青衣,武功深不可测,是拿钱办差的冷血杀手。武林中众多悬案,皆传是青衣所为。

曾有权贵给出万金,让青衣刺杀华阳派掌门。华阳派听得风声惊恐不已,在掌门房前布置精兵数百,寸步不离地把守。黑夜降临,房内一阵青光闪过,门外弟子开门,掌门已被长枪钉死在屏风上,双目圆瞪,血溅珠帘。

虽是个冷面杀手,可那青衣一袭轻纱飘飘,腰缠白玉酒壶,头戴笠帽,白纱遮面,江湖都传是个面容姣好的妙龄女子,美得似天仙一般。

那日武林盟主选举大会上,青衣从空中翩跹落下,坐定武林盟主宝座,说即将归隐,望江湖纷争莫再相扰。说完,她踏叶而去,自此江湖再无人知青衣踪迹。

2

青峰山上,一排竹屋临崖而建。这日晌午,青衣正卧倒长廊闭目养神,忽然林中树叶一阵躁动,瞬间射去千百箭羽,数十名蒙面刺客执剑飞出,摆阵将青衣围住。

剑光突然刺来,青衣拈起一把画扇挡过剑锋,踏空飞出数十米。

双方睥睨等待露出破绽,正僵持着,突然不知从何处冲出一位少年,手拿劈柴刀朝刺客冲去。面对凛凛白刃,少年也丝毫不惧。刺客唯恐青衣突袭,一剑刺进碍事少年的胸膛,刀锋立时被染红,少年应声倒入血泊。

青衣目光顿时冷峻,摘下数片竹叶飞出,片片锋芒逼人,刀光剑影间,数名刺客皆惨死。

那少年躺在泥里气息微弱,双目如烛火暗弱将灭,他一只血手抓住青衣的裙纱,气息奄奄道:“姐姐,我保护你。”

3

少年名为连城,是个孤儿,那日他上山砍柴,在林中窥见青衣被众人欺辱,遂拼了命地要保护她,可后来那胸口一剑,就是转世华佗也难救活他。

青衣见连城血色尽褪,气息将落,她凝眉思索片刻,从腰间酒壶里倒出一粒乌丸喂入连城口中,连着给他输了数日真气,终于将他救活。

連城醒来后不肯下山,信誓旦旦说一辈子留在这儿保护她。

一脸的少年意气惹得青衣笑了,她推过去一碗清酒,道:“喝了它,我就收你做关门弟子。”

连城大喜,仰头喝进碗中酒,跪倒在地上连喊师父。

此后十年,连城终日习武青峰山。青衣派秘法奇绝,招式万变,连城尽得青衣真传。

这十年间,无数江湖仇敌寻上山头,来势汹汹。不论对手是谁,青衣皆关门坐定屋中,让连城迎战,不到他垂死一刻,青衣必不出手。

如此历练,二十岁时连城武艺已是炉火纯青,万夫莫敌,自此在江湖叫响了名声。

4

除了剑法武功,琴棋书画青衣也是尽相传授,师徒二人常在廊下对饮赏花,桃花映红了霞光,青衣纱衫飘动,容色极美,是十七八岁的女子模样,一旁的连城剑眉星目,身材如竹挺拔,寻常人看来不像师徒,倒像是一对神仙眷侣。

连城二十二岁那年,青衣命他每日下山历练,不论打家劫舍还是劫富济贫,日落前必须回来。如此三年,江湖上连城名声极盛,众门派皆想招揽他入门,更有人传他堪登武林盟主一位。

这日,青衣在廊下小酌,她问连城,山下名利世俗可令他心动?

连城摇头道,红尘滚滚,都不如陪师父在这青峰山上逍遥。

他提起酒壶往青衣杯中斟酒,咫尺之间,他看见青衣肤如凝脂,十几年来面容未见一丝衰老,仿若长生,连城一时疑惑问出了口,青衣目光转瞬清冷,看他一眼便起身离去。

5

当年华阳掌门惨死后,门派名声扫地,十五年来他们招揽众多高手誓报此仇。

这日连城打坐之际,背后寒光四起他拔剑转身,惊觉华阳派高手尽数出动,已将山崖围得水泄不通。

青衣神色淡漠,抿一口酒,对连城眼神示意。

连城凌空而起连发十余剑招,势如暴雨骤风,数名高手疾速近身摆阵,剑阵呈防御势步步紧逼,纵使他剑法凌厉了得,也渐落下风。忽然他一招未稳,被人破招,长剑猛地刺入他胸口,紧接一狠掌将他打出了数米远。

青衣眉头一皱,几步飞到连城身边,为他输真气续命。

青衣拔出青剑刺向剑阵,剑阵变幻莫测,吞招出招皆在一瞬,加上真气空虚,青衣将一众人等杀尽后,体力透支,半膝跪倒地上。

她正欲放松,忽闻背后异动,转头一瞬剑刃已贯穿她的心脏,血喷薄而出。

她瞪大了眼,连城正看着她狞笑:“师父,既然您不肯把长生之术相授,那就容我去江湖得一世英名吧!”

青衣一脸错愕,但转瞬即逝为蔑笑。她仰面倒地,耳边响起那句“姐姐,我保护你”,伴随一阵清脆笑声便落气了。

连城阴笑着,名利富贵,这一计他盘算了数年,如今终于如愿成为华阳派副掌门,忽地他猛感腹部一阵剧痛,立即弯腰吐出一大口黑血,顷刻就摇摇欲坠。

江湖无人知晓,青衣派有一青蛊,世代相传。这蛊由青衣养在身边,只为下到传人体内,若青衣死时不让蛊发作,这蛊就能由新任青衣取出继续养。

青蛊呈乌丸状,以酒唤醒,唤醒后须时刻待在青衣身边。这蛊防的不是别人,而是习得青衣派绝学后妄图取代或离开的本派传人。

从青衣倒下的那一刻起,青蛊就在连城体内发作,吸食他的生命。连城正疑惑恐惧,直到看见青衣脸上那一抹凝固的冷笑,便轰然倒在地上,师徒二人依偎在一片血海尸山中。

江湖滔滔,一代秘派青衣自此消散,再无后人。

选自《上海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