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 心画

心画

时间:2020-05-22 分类: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朱俊

女子毕业那天就称自己为女子。

女子觉得这个自称很有内涵,女子来自北方,南方的寝室闺蜜说,你这个女子叫起来都是一股陈醋味,女子捋着头发白了闺蜜一眼。

女子的微博签名是:这世间,唯梦想与好女子不能辜负。是的,女子就是那么自恋,甚至在这条小河上蹲着的时候,都喜欢看着水中的自己,宛若开在水底的一朵花。女子喜欢这个地方,青瓦土墙吊脚楼,小河淌水轻悠悠。

这是第二个年头,除了上课,女子都会来到河边,支着画架,桃花、垂柳、炊烟都画在女子的心上。女子喜欢这里的四季分明,北方那座城市,没有这些。除了每天晚上妈妈的电话,她想不出,自己还对那个干燥的城市有什么回忆,仿佛都清空了一般。

收到画展邀请的那天,她正在给孩子们说徐悲鸿的故事,这些孩子,大多数都对这个名字如此陌生,在一片嘈杂中,她突然觉察,这些孩子还不能理解这些事。恰好铃声响了,她说,下课吧。画展邀请函在未读邮箱里,她点开,心里微微颤抖了一下。

画展在东部一个城市举行,她在电视的新闻里看见了一晃而过的镜头,居然有一帧给了自己的画,两平尺的画被装裱得整整洁洁,心里有点小小的成就感。妈妈的电话把这点喜悦冲刷得一干二净,催她回北方的城市。

接到陌生号码打来电话的时候,她正在河边的小桥上,不知怎么,就是这么一座小桥,居然会让她想到西湖那座桥,毕业那天晚上,在那座桥上坐到了天明。

我向组委会要了你的联系方式。电话线那边的男声,就像从远山传来的声音,撞击着女子的心。

我正在画中。女子说。

桃花凋谢的季节,女子看见了这个男人。清秀的面孔,颀长的身材,修长的手指。

女子说,我以为你是一个上了岁数的大叔。

结果呢?

果然是大叔。

好吧,我接受你的赞美。

女子低头撩拨着清凉的河水,你为何而来。

想看见站在畫中的你。男人坏笑了一下,确切地说那是不带一丝猥琐的坏笑。女子在河水的倒影中端详着男人的脸。一只在不远处扑腾的水鸭,把男人清晰的倒影轻轻荡开,就像这一刻女子的心。

男人支起画架,对岸,女子静坐在岸边,垂柳被风吹起,一会儿扬起,一会儿垂在水里。男人说,这里可以得到毕业作品,景就是取的女子栖身的那一段河岸。男人收工的时候,女子凑过来瞄他的画作。景就是那段景,人却没有。

女子嘟囔着,我呢?

你啊?在画中嘛。

你骗人,辛苦了我在那儿坐了那么久。

男人牵起女子的手,奔跑在岸边的时候,吊脚楼青瓦上炊烟已经袅袅。

女子的签名更新成:爱是一场偶然的月光,在河面上唱歌。

男人拍拍女子的头。再来的时候,我带你一起走。

女子笑了。我就喜欢在这里,我不走。

男人走的时候,天下着细雨。雾气在河面上像铺了一层棉花糖。男人没有把那幅画带走。

栀子花开完的季节,男人说,名额下来了,等我。

女子在电话中笑了,你来了就把那幅画完成吧。

已经完成了。男人笑了。

我呢?

在心中呢。

女子的幸福就像漂在河床上的棉花糖。

女子在小河边等着,等着一个修长的身影,倒映在清澈的河中。

约定相见的那天,天下着雨,就像男人走那一天。直到天暗下来,依旧没见男人的踪迹。

女子的微博签名换成了:总有一段风景在你的世界里,而自己却没有在风景里。

来到男人的城市时,初秋的天没有一丝凉意。暖暖的阳光下,女子翻着当地报纸,头条上是号召向一个优秀支教生学习的标题,配着男人坐在轮椅上的照片,男人依旧笑着,这笑印在女子的心上。

女子的个人画展在男人的大学举行,画展的前言上,有一行字:如果我在你的世界,也会是一株桃李,几树繁花,可爱子女,一起走过人生冷暖的岁月。

其中一幅画,叫“心画”,一段小河,垂柳依依,河边端坐着一个女子。这女子,怎么看都是后来添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