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 疏花

疏花

时间:2020-05-22 分类: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周天红

桃花江不出产桃子也不盛开桃花,那里的猕猴桃倒是远近响亮。果大,肉厚,味甜,品种多,漫山遍野,坡上坡下,房前屋后,家家户户都种植有猕猴桃。二三十株,两三亩,最多的有几十亩。果实成熟的季节,走入村子,像星星像铃铃像绿宝珠,放眼看去,到处的架上藤上杆上都挂着猕猴桃,毛茸茸圆溜溜胖乎乎的,喜人哟。

猕猴桃是村子里的宝。老人看病娃儿上学出门走亲戚朋友,都需要花钱。猕猴桃就是摇钱树,把果子摘下来卖了就是钱。口袋里装着钱,说话的声音就大,出气就粗。在桃花江那地方,要是门前屋后没栽种着猕猴桃,家里儿子不好娶媳妇,女儿也不好嫁人。猕猴桃都没栽种,肯定是要挂上“懒”这个名号了。

“桃花江这地方,山是好山,地是好地,水是好水,就适合猕猴桃生长。种猕猴桃来钱,你不种,当然是懒。”这是赵六爷说的,他经常站在高坡上当着许多村里人的面说。

村子里就数赵六爷种猕猴桃出名。有时,赵六爷的名字,比桃花江还出名。赵六爷种猕猴桃,进县城里做过报告。两三百人的大场面,赵六爷把种植猕猴桃的技术说得是一清二楚,没有嘟噜嘴断片冷场的,讲得满场的人都猛拍巴掌。那场子里还有不少大大小小当官的。

桃花江那么多人栽种猕猴桃,为什么就赵六爺干得红火呢?

疏花啊,疏花是关键。

早些年,猕猴桃在桃花江是栽种下了。栽种下地,两三年就开花。花开得好呀,满枝满藤满坡的都是花。猕猴桃花开,人心喜着呢。那花开得好好的,谁舍得疏呀?疏花,说白了,就是把花摘了丢了甩了。

花开得多,好看;花开得多,果就结得多。谁不想多得果子呀!没疏花,猕猴桃成熟的时候,真就看到结果了。果子是结得多,全是大拇指那么大的小果子。果子怪,不是裂口就是歪屁股,还有就是虫疤烂眼的。这果子,不要说味道了,就是让人看一眼,也没人敢放进嘴里呀,还能卖给谁?

赵六爷的猕猴桃果子好,他的技术也不是白来的。自从村子里栽种了猕猴桃,赵六爷隔三岔五就往城里跑,县城果技站的门槛都差点被他踩断了。您这么一大把年纪,还看得进去书学得了技术?活到老学到老嘛。村里人都知道,赵六爷爱学习。当年,要不是他老爹死得早老妈改了嫁,说不定考进县城省城干着大事。

赵六爷熬起夜来比年轻人还有精神。看书,点着灯,戴着老花镜翻着书本。赵六爷下了决心,就是要把栽种猕猴桃的事搞个清楚。

“疏花,必须疏花。疏花是丰收的关键环节。”赵六爷在地里边干边说着讲着。

疏什么花,你是不是看书看疯了,开得好好的花,你摘来丢了,有病呀?为疏花的事儿,赵六爷的老婆在地里当着大伙儿的面数落他,老两口差点干起架来,满场人笑得肚皮痛。

收果子的时候,满场满村子的人脑袋才痛。只顾着看笑话,没下决心疏花,好些人的好些猕猴桃都是歪果烂果,没人买,只得喂了牲口或是直接烂掉倒掉,眼泪都气出来了。一季果子一季庄稼,一大家人的汗水,白费力气,谁不心痛?老人要看病,娃儿要读书,亲戚要串门,钱从哪里来呀?

“钱还得从猕猴桃上来。”赵六爷说。赵六爷一说话,大家都听懂了。

顶花要疏,枝花要疏,侧花要疏,岔花要疏,萎花更要疏。这疏花,真是一门学问。你不把那些不结果或者是结不成好果的花疏掉,它要抢营养,影响其他的花正常生长。花保留得多,争抢养分,没有一朵能结成好果子,那就得不偿失。赵六爷一边疏花一边讲着技术。一村子的人围在地里的一株猕猴桃前,安静得像小学生听讲。

赵六爷讲完故事,转身看了身边的儿子赵喜才一眼,好像是在问,娃呀,你听进去了没?

赵喜才一头雾水,还以为爹讲着故事,给自己轻松一下筋骨。

赵喜才一下地干活,就感觉全身都没劲儿。尤其是在猕猴桃地里,那活苦呀累呀,不要说除草施肥挑水,就是疏花,一根一根的枝条搬下来,一朵一朵地疏,眼睛还不能眨不能打困。要是一走神,把要结好果子的花疏了摘了,你就是乱干,爹要骂人。

赵六爷不骂人,赵六爷也骂累了。这些年,赵喜才干了好些事,没有一件让赵六爷满意的:拉竹片,卖木料,卖猪儿药,卖耗子药,销售烟酒,就是不喜欢跟着他爹学栽种猕猴桃。这活也算技术活?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累死人还挣不了几个钱。赵六爷指着儿子的鼻子骂,你娃干的那些事,来钱快吗?挣钱,差点把自己挣进牢里了。你说你销售酒,认真做也行,你卖什么假酒?我做六十岁那天,一村子的人,喝了你那酒,当场就放翻好几个,要不是抢救及时,真要闹出人命,你我怕现在都还在大牢里。出了事,没办法,赵六爷从城里把他接回来,赵喜才只得跟着爹的屁股后面下猕猴桃地里干活。

娃呀,你的脑袋瓜里,就应该“疏花”。一个脑袋里,“花”开多了,想法多了,结不了好果子的!赵六爷一句话,单刀直入,把儿子说住了。

村子里栽种猕猴桃的,张老五一个单身汉娶上了老婆,先四友盖上了四层小楼,李二伯把两个娃都送进城里读了大学。这栽种猕猴桃,照样发家致富,你就不能一门心思地干下去?赵六爷看了儿子一眼。

赵喜才也看了爹一眼。爹已经老多了。为了自己的事,为了家里的事,为了这猕猴桃的事,这些年,爹已是满头白发一脸皱纹。

赵喜才从地里站起身来,抖了抖身上的泥土和灰尘,往另一块地里走了几步。

赵六爷问,你干什么去呀?

赵喜才说,疏花呀!

看着儿子干活的手脚轻快了许多,赵六爷也高兴起来。疏了花,看来,这一季猕猴桃,丰收在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