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 蝉鸣在窗外

蝉鸣在窗外

时间:2020-05-22 分类: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张韬

同事说,你听,蝉叫得好聒噪啊。

果然,声音从窗外进来,很碎,像电击之光,让四周明亮,却又刺耳刺眼。

这样的声音,确实令人焦躁。

虽然办公室里有空调,温度打到25摄氏度,办公桌上还有几盆绿植,青翠蓬勃,朴素、清新,可还是挡不住窗外的蝉鸣。

燥热,就烦。烦,就想发泄。

同事性格外向,有啥就说啥,从不憋着。于是,烦躁的情绪就通过话语倒了出来。

她说,结婚才两年,就不想过了。现在男人好渣,不让他喝酒,偏喝;不让他抽烟,偏抽;不让他混夜店,偏混。就不听,隔三岔五……

“你的酒馆为我打了烊……”她电话铃声响起。

你们烦不烦?不装修,你们哪里晓得我要装修?哪有钱装修。

挂了电话,继续倒豆子。你说,隔三岔五醉一回,吐的客厅、卫生间、卧室到处都是,我又是拖地,又是抹洗脸盆、马桶沿子,想想都恶心死了。

“你的酒馆为我打了烊……”她电话铃声再响起。

哦,好烦喽你们,你们哪里晓得我的电话号码的?买什么家具,我不买。

这么些骚扰电话,真烦。也不晓得哪里找到我的电话号码的。她挂了电话,还没等我问,继续说她的故事。这么过下去,是不是没意思。昨天,就昨天,他喝醉了,等他清醒过来,找了个合适的时机,我就……

“你的酒馆为我打了烊……”她电话铃声又响起。

哎呀,买什么家电,我房子都没装完,买什么家电,买了我放哪儿。不买不买,就是买也不到你这里买。

又是这些家电公司的骚扰电话,刚买个房子,什么电话都进来了,现在搞生意的真是无孔不入。

哦,对了,找了个合适的时机,我就向他提出离婚。离了好,一个人过,自由,至少是为自己活着。两个人,感觉总是为他活着,把自己不晓得丢到哪里去了。主意打定,他也没办法,也就勉强同意了。

同意了,就要写离婚协议。我叫他写,这句话,他倒是听进去了。他在网上一搜,照着模板很快拟了一份,交给了我。县城的房子归他,州城的房子归我。州城的房子,就是刚才这些骚扰电话说的这个房子,刚买,比县城房子大,每平方米贵2000多块。

我说行,你怎么弄都行。

怎么弄都行,这话我不该说。刚说出来,就被他接过去,他说,你说的啊,不能反悔。我说当然。他说,协议你还没看完,就签了,你最好还是看完。我拿过来仔细看,一看,果然有猫腻,气晕我,他在最后一条这样写道:州城房子归乙方所有。乙方的房子必须放一样东西,不然此协议无效。乙方就是我。

他故意搞花架子。

他犹豫了半天,说,我是甲方,你是乙方。把我……把我放进你的房子。我当場愣住,然后扑哧一声笑了,说,你又不是个东西?我怎么放。

他说我就是个东西,不放,咱们协议无效。然后他就跑出家门了,现在也不回我微信,烦死了。

我听完,真是要笑岔气。你这个姑娘啊,我还以为你真要离了。

窗外的蝉,还在不停地叫。

我说,我结婚二十年了,曾经也有这么一段经历。刚结婚那会儿,也和你老公一样,不晓得什么叫责任心,不过现在还是不错的。我相信你老公今后也一定不错的。有一天,她突然心平气和,让我好好坐着,听她讲……

“野、野、野花香……”我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喂,中午回不回来吃饭?当然回来啦,在家吃个面条,喝碗合渣,也舒服些。

老婆打来的。我挂了电话继续说,听她讲,当然是数落了我很多的不是,然后就跟我提出了离婚。我可不想离。可她很坚决,也让我写离婚协议。我和你老公的办法如出一辙。

也是把自己当东西吗?

那不是,我在协议后面写道:离婚后,甲方归乙方所有。甲方是我,乙方是她。

同事听完,笑得前仰后合。

笑过后,同事说,蝉噪林逾静。

我说,心静自然凉。

恰好到了下班时间,我们各自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