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 度种

度种

时间:2020-05-22 分类: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凌鼎年

伊藤秀本从大宋的京城汴梁回到东瀛后,一直心事重重的样子,好像在思考什么重大问题。夫人见丈夫如此,很是担心,就小心翼翼地问:“是否在中土碰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

伊藤秀本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夫人:“我在日本算不算有阳刚之气的伟岸男性?”

“当然,那还用说吗?不是我恭维你,无论用什么标准,在日本你都算顶级的美男子。夫人很诚恳地说道。

伊藤秀本犹豫再三,终于说道:“可我到了汴梁才知道,就我这身高,大宋国的男人,哪怕最矮小的也高过我一个头。而且一个个英俊潇洒,风度翩翩,让我自惭啊。”

伊藤秀本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天,不吃不喝。当他走出房间时,大声说道:“我决定了,让女儿伊藤真子去大宋度种!”

夫人向来是对丈夫言听计从,伊藤秀本决定的事,她从不反对。她唯一担心的是女儿会不会同意?她实在没有把握。

夫妻俩商量好了,万一女儿不愿意,就晓以大义,让她从改良伊藤家族的品种这千秋万代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从长远看,作出些牺牲是值得的。而且,度种也是有先例的,平安京时代初大唐的商人来九州经商,就有女子去薦寝的,还好吃好喝伺候着,说白了,就是借种。

伊藤秀本万万没有想到,伊藤真子一听让她去中土度种,一口答应,而且兴奋之情难抑。原来伊藤真子已从其他人嘴里听说了大宋的繁华,她早就向往至极。再说父亲从汴梁带回的胭脂水粉与丝绸,哪样不是伊藤真子的最爱。如果有机会亲自去一趟中土,再找个白马王子,那岂不是梦想成真,快哉快哉!

既然自己女儿这样通情达理,爽爽气气,想必其他年轻女子也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对,要去就去一批,结伴而去。在伊藤秀本的发动下,伊藤家族慎重地挑选了20位年龄在16岁到18岁,未婚且长得眉清目秀有姿色的姑娘,同船而去。而伊藤秀本,被伊藤家族一致推举为领队。

临行前,伊藤秀本做了三套预案,最好是在琅琊(今青岛)登岸,其次是到海州(连云港),最不济是到明州(宁波)。伊藤秀本清楚,船到了海上,洋流、风向等诸多因素决定着船的走向。

伊藤秀本的船是六月初出发的,初夏就出发,就是想避免遇上台风。开始顺风顺水,一路顺畅。哪晓得船行半途,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天说变就变,热带风暴说来就来。所幸在风暴边缘位置,但还是风大、浪急、涌高,随时有倾覆的危险。伊藤秀本唯有像中土的渔民一样跪在船头,祈祷妈祖保佑。船不大,像一片树叶抛在海面,忽上忽下,颠得伊藤真子五脏六腑都挪了位,吐得一塌糊涂,仿佛苦胆都到了喉咙口。一船人只能听天由命,随风飘荡。经几昼夜的海上颠簸,九死一生,终于搁浅在一片长满芦苇的滩涂上。上了岸才知道是刘家港,是长江入海口的一个小城。说起来是个小城,集市还挺热闹的,唐代时就有日本僧人、商人来过。

伊藤秀本知道汴梁离这儿还有很远的路,不是十天八天就能走得到的。再说,因了热带风暴的折腾,一干人已人困马乏,只想休整,不想再动了,就暂且住下再作打算。

衣带桥堍的莫家是刘家港的大户人家,伊藤秀本就借了莫家的院落安顿了下来。

刘家港不大,但这里民风淳朴,人心善良,老百姓都安居乐业,一派祥和。

伊藤真子见莫家的大儿子莫华山长得器宇轩昂,熊腰虎背,很是喜欢。莫华山开了一个武术馆,平时打拳舞剑,在伊藤真子眼里,莫华山的打拳也好,舞剑也罢,那一招一式都让她心动。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而且伊藤真子是有备而来,目的性很明确,在她大胆、直接的进攻下,莫华山哪里挡得住,根本不可能坐怀不乱,两人很快有了肌肤之亲。

伊藤秀本虽然带足了金银珠宝,但坐吃山空,如果去汴梁,时间和财力都有问题,索性就地解决,反正刘家港也是中土的一部分。刘家港人那种海纳百川的气度,刘家港山清水秀的景色,都让伊藤秀本觉得没有白来。

其他姐妹一看伊藤真子已先下手为强,立马群起而追之,各自寻找心仪的男人去了。比起东瀛矮小的男人,大宋的男人高大挺拔,太有男子汉气派了,姐妹们从心里喜欢起来,一个个各显手段,主动委身。

不过伊藤秀本有个小小的私心,他对同船来的其他19位姑娘下了死命令:莫华山只属于伊藤真子一个人,其他人不得染指。

大概三个月后,20位姑娘,除一位肚子还是瘪瘪的,毫无动静,其他的肚子都鼓了起来。伊藤秀本心满意足,把带来的金银珠宝都分给了莫华山等耕耘播种的青年,真所谓皆大欢喜。

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早晨,伊藤秀本带着伊藤真子等不告而别,扬帆归去。

伊藤秀本迎着海风,朝着九州方向高声喊道:“满载而归!满载而归!”

900多年后,刘家港出了一个读历史的博士,他在日本留学期间,翻阅了大量的档案资料。据他考证,伊藤家族在平安京时代中后期集中出现了“伊藤茂夫”“伊藤晴夫”,以及武夫、纪夫、秀夫、哲夫、英夫、胜夫、正夫等……

博士认为:“茂夫”应该是“莫夫”,纪念莫华山的、“晴夫”是纪念姓秦的丈夫、“武夫”是纪念姓武的,“纪夫”是纪念姓纪的……但博士的说法只是一家之言,他的论文至今也没有正式发表。

选自《椰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