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 沉溺

沉溺

时间:2020-05-22 分类: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陈思安

如果不是出生在这个家族里,他无法相信世间有如此易于沉溺的体质,并且还会遗传。

自童年有记忆开始,他便眼睁睁看着家族中的男性亲属一个个相继跌进歇斯底里的疯狂中,落入没有边际的绝境。二爷爷沉迷动物皮毛的色彩与手感,常年游躲在深山密林中,设陷阱抓捕各类动物剥皮拔毛;大堂伯沉迷珍稀矿石光线折射的奇妙,耗尽家资购买叫不出名字的矿石塞满家里每一间房间,只为欣赏它们在灯下散射出的光芒;堂兄坠入对繁复数学公式的迷恋,每天不解开一定数量的数学公式就无法下床无法吃饭无法大小便,他每次张口前必须先解开一道数学公式否则便不肯吐出一个字。他自己的父亲更可怕,深深沉溺于性爱,将这个家族的恐怖基因四处播撒,把魔鬼的诅咒射入毫无防备的人间。

因此,当他刚刚开始懵懂地知晓世情后,他的母亲便用最谨慎的方式来养育他。欲闯入他眼帘的,母亲先擒住盘数一遍;欲灌入他耳中的,母亲先捞过来过滤一通;欲靠近他身边的,母亲先挡住审查一番。

母亲的教导和亲人们的沉沦都令他感到恐惧。他从小便学会了如何严密封闭自己的内心,不轻易地去感受任何事情。如今就快十八岁,他还没有陷入家族其他人所沉入的绝境中。他甚至期待着,当有一天自己掌握了不对任何事物产生兴趣的技巧,这个家族代代连绵的不幸将由他来彻底终结。

就在母亲对他日复一日严苛的密切监管中,意外竟然还是发生了。

他爱上了自己的梦境。每一天,属于他的夜晚越来越长,属于他的白昼越来越短。当他沉沉睡去万物皆息,他的脸上便弥散开幸福的笑容。当他被唤醒回到人世,沮丧和愤怒便充满了他的内心,让他只想毁灭一切他和梦境之间的阻碍。

没有人知道他在梦境中都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他也死不肯說。也许梦中的他终于可以摆脱家族的噩梦,畅览山河之美,尽享人世之乐。也许梦中的他沉坠棉花般柔软香甜的无知无觉中,星河一样广博的沉静将他环绕托举起来。

母亲越来越难将他从床上唤醒,即便费尽力气将他叫醒,只消回个身的工夫他就再次伏头睡去。在他越来越少的清醒过来的时间里,他那些因愤怒而抛向母亲的痛斥咒骂,也如刀剑割剜着母亲的心。他的语言逐渐破裂碎开,能够连贯吐出的字句越来越少,最终他能完整说出口的只剩下了一句话。他一遍遍向母亲高喊着,要是无法跟自己的梦境重逢,他只愿自己从未出生过。

心碎的母亲渐渐放弃了挣扎。他自小就是一个懂事而体贴的儿子。即便是最终的沉溺,他也没有像家族里其他男人那样,给母亲留下守着动物皮毛、放射性矿石的烂摊子,更没有像自己父亲那样肢解母亲的爱。他自小就是一个懂事而体贴的儿子。他只是每天安静地睡着,不打扰任何人,脸上露出满足而欣喜的微笑,远远看去,仿佛一具仍有呼吸的标本,封藏着一句神秘的诅咒。

选自《上海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