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 三棵树

三棵树

时间:2020-05-22 分类: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张中杰

乾坤山顶,盛开着大朵大朵的莲花云,山下,负重的挑夫似蚂蚁衔米粒般爬行。乾坤山的山势虽然平平,但是生长的树却很奇特。千余种各色树木葳蕤茁壮,又称“千树山”。山中,兀自伫立一坤星楼,楼上建有文昌阁,千年松柏掩映其间,显得古朴神秘。據传为纪念文曲星而建。

文昌阁中,方丈悟真偶尔打坐。悟真虽双目失明,耳力却异于常人,人云可以穿时越空。他能听出一座林间有多少飞鸟走兽,甚至是多少只蚂蚁,更因每每预知灵验,前往占卜问卦者众。

我任职县文联,每年都会上山走两遭。先前的“三人行”上山,如今唯我踽踽独行。

在大学中文系学习时,我与同学郝谦和谭瑟关系甚笃,成绩不分伯仲,轮流争第一,被班主任孔老师称作“三人行”。彼时青春年少,三人每年常相约上乾坤山,登坤星楼。奇树秀枝,影影绰绰;清风雨露,云遮星布,这些带来无数写作灵感。夜里笔下汩汩滔滔,成就我们多少锦绣华章。

毕业十几年后,郝谦做了领导,谭瑟当了国企老总。我们之间来往开始减少,一起上山更是屈指可数。

忽然,那一日,郝谦和谭瑟电话相约登山,称忙中偷闲,释放压力。我作为东道主偕二人重上坤星楼,巧遇悟真方丈在文昌阁打坐。我们三人心意相通,一同拜见方丈。

本想依次相问,他人回避。“既为知友,不必不必。”悟真方丈瘦躯银须,一派仙风道骨,“凡人,肉体与灵魂同步,断层必有灾殃。”

“文化?权势?时空?可否弥补断层?”郝谦最喜哲学,率先发问。

“不足知足,影正行正。唯自律可救。”悟真方丈一字一板地说。

“人人如可自律,何必上山求拜?”谭瑟有些嬉皮笑脸。

“除自律,可有他法?”我们三人异口同声,相视而笑。

“阁下多奇树,你等各选一株。认捐,或免余祸。”方丈起身下指,“认捐仅为形式,唯心诚则灵。切记!”

郝谦先挑一翠柏,一搂粗,老树虬枝,雄踞林峰,卓尔不群。

谭瑟挑一“夫妻松”。但见两松一高一低,伫立耸入云端。树中各伸一枝,交互缠绕。两树相距一米中间,一株小松玉树临风,如一家三口,煞是喜人。

我选一白杨树,高大通直。北方普通一木,皮实耐活。树贱易养,囊中羞涩,与捐资少相配。

认捐毕,郝谦出资让人凿山架管,引来百米外一道山泉。我与谭瑟的两棵树顺带也雨露均沾。

次年夏,我上山为杨树除草,却见巨柏枝叶萎靡,夫妻树落叶满地。

三年后,我与一仰慕我的女文友一同上山赏景。返程见巨柏干枯,夫妻树高者干裂欲倒,我的白杨也了无生机。我疑惑丛生,忙上阁探问究竟。

“我夜听巨柏,贪汲山泉甘美,吸水过盈烂根而死;夫妻树主树右侧十米一柏树于地下缠绕其根吸取精华,必行将就木;白杨蠢蠢欲动,如不引以为戒,三树将殊途同归!”悟真方丈面窗打坐,并不回头。

到了年关,谭瑟打电话给我,说郝谦被市纪委监委带走,巨额存款并十余套别墅充公。仅过半月,报载谭瑟贪权好色,常与女下属放浪形骸,已被留置。我大为惊异,撕了离婚协议书,拉黑了两位常联系的女粉丝。

年后,我到省城拜见亦师亦友的孔老师。寒暄后谈及二位师兄,唏嘘不已。

“悟真是我师兄。当年我与你们三人聚会,你们三个酩酊大醉时他来了。他说你们三人才华出众,必有作为,让我多警示你们。”孔老师若有所思,又说,“对了,我师兄当时题过一幅字当夜即返回乾坤山。喏,就是挂墙上这幅。”

字画中,“独善其身”四个字笔锋苍劲,力透纸背。

回家后,我做了乾坤山下千米外一所孤儿院结对志愿者,为孤儿们义务上写作课。在这里,偶遇郝谦的儿子,一位青涩而阳光的志愿者。他称这所学校是山上方丈捐款筹建。

我仰望乾坤山顶,大朵大朵的莲花云怒放,洁白如初。

选自《辽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