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 再见,松松

再见,松松

时间:2020-05-22 分类: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苏晓萱

大火很快吞噬了屋子。尽管有防盗门的阻隔,火舌还是咝咝地向外进攻。两把高压水枪对准了门开始喷水,巨大的水柱刚刚碰到门墙,就化成了团团蒸汽,在狭小的楼道里迅速膨胀,仿佛是叛逃者的嚣张。

阿云感觉好热,好热。她想大声哭喊,可是被浓烟熏得几近窒息;她想逃跑,却找不到出去的路……

“啊!”阿云猛然醒来,惊魂未定,满头大汗。

“松松!你怎么又坐在我脸上!”

松松是一只橘猫,一只能压倒炕的橘猫。

作为一位重量级选手,松松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起个大早,然后一屁股坐到阿云的脸上去。

“今天是周末诶,就不能让我睡个懒觉?”阿云一边择着自己脸上的猫毛一边抱怨。

“这么早叫我起床,跟我妈……”阿云的动作顿了一下,轻声说道:“跟我妈一样。”

五个月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夺去了妈妈的生命。当阿云在太平间见到妈妈时,她几乎昏厥。妈妈昨天还在网上挑选新款的包包,早上还在厨房熬着鲫鱼汤,还发语音催阿云结婚……可是现在,怎么会这样啊!

阿云的父母很早就离异了。多年来父亲杳无音讯,家里也没有别的亲戚,葬礼只得全靠阿云一人打理。葬礼结束后,阿云大病一场。她把自己关在家里,终日以泪洗面。

孤独的日子太难挨了。阿云不想一个人在这世上了。

阿云想出门买药。在阿云开门的时候,一只橘猫蹿了进来。阿云想把它丢出去,可在阿云的手触碰到它的身体时,她愣住了。

是温暖。是几个月来阿云从来没有触碰过的温暖。阿云颤抖地轻抚着猫咪,猫咪抬起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映出了早已泪流满面的阿云。

擦干眼泪,阿云还是出门了。回来时,手里多了一包猫粮和一袋鲫鱼。

就这样,猫咪在阿云家住下了。它还拥有了自己的名字,松松。

松松的“胖橘压顶”果然奏效,阿云一下子睡意全无。起床,洗漱。出门买了新鲜的鲫鱼,像往常一样煮一锅暖暖的鱼汤。

松松主子奇怪得很,不论是国产的还是进口的猫粮,一概不吃,只吃阿云煮的饭,尤其是鲫鱼汤。阿云没办法,只得隔三岔五去早市上买几尾新鲜的鲫鱼,回来煮汤给松松喝。还记得刚刚遇到松松那天,阿云学着妈妈的样子给松松煮了鱼汤。可鱼汤摆在松松面前时,它闻了闻,就收回了小脑瓜,揣上小手端坐着看阿云。阿云以为是魚汤坏了,就也盛一碗来尝尝。“虽然我做得有那么一丢丢难喝吧……但是也没什么怪味啊?”这时候,看到阿云喝了,松松也才开动。

“真是的,还让我先试试,我又不会给你下毒。”阿云笑着刮了一下松松的鼻子。从那以后,阿云也养成了和松松一起喝鱼汤的习惯。慢慢地,松松的分量越来越重,阿云的气色也越来越好。

松松并不是乖乖的猫咪。它常常趁阿云开门倒垃圾时跑掉,爬到四楼张叔叔家窗户的防盗网上去,或者从小洞钻进夏奶奶在院里搭的白菜窖里,又或者跟着对门小于姐姐家的金毛狗小天,溜进人家家里去……每当松松不见了,本就不想说话的阿云就要去敲邻居的门,硬着头皮跟人寒暄,然后去别人家里找松松。时间久了,阿云总会收到来自邻居的温暖。比如张叔叔会送她自家做的腌咸菜,夏奶奶总会留阿云在家里吃饭,小于姐姐会和阿云一起讨论化妆、美容,有时还会一起带着宠物去宠物店修毛……阿云脸上笑容也多了起来。

有了松松的陪伴,阿云的悲伤少了一些。但当黑夜降临,阿云还是会一个人倚在墙角,听着妈妈生前的语音,泪流满面。每当这时,松松总会出来淘气。不是推着阿云的手机满屋乱跑,就是打开水龙头哗哗放水,要么就是翻出妈妈的遗物乱咬一气。阿云只得追着松松跑,跟它斗智斗勇。最后累出一身汗,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松松的主人依然没有出现,松松在阿云家的生活却越过越自在。每天早上雷打不动的“胖橘压顶”,一起享用的鲫鱼汤,每天晚上的追逐打闹,还有时不时上演的“捉迷藏”……一切都是一个家理所应当的样子,柴米油盐中流淌着安宁与美好。

阿云的身体越来越好,精力也越来越充沛,每天和松松在一起的日子让她快乐,和邻居朋友交谈让她不再孤单。她不再对着妈妈的照片流泪,而是每天笑着跟妈妈说话,讲松松又如何淘气,讲自己在哪里买到了很好吃的烤红薯,讲经理给她发了多少奖金,也讲那个让她心动的男孩。

时间悄悄过去,转眼已是第二年的秋天。在一个安宁的午后,松松趴在窗边晒太阳。

窗外,一个高高的男孩朝阿云家走来。他身穿驼色大衣,走在落满红叶的小路上,踩出簌簌的响声,让人听了温暖有力。

阿云打开门,见到男孩,脸上泛起了红晕,像极了今年的枫叶。

男孩抱抱阿云,带着一脸笑意走进了厨房。暖黄色的灯光为厨房盖上了一层温柔的纱,阿云倚在门口,看着男孩的脸在水汽后面时隐时现,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小时候……

晚饭过后,阿云和男孩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着阿云小时候的照片,一起撸松松,一起聊天。男孩说新家装修好了,还专门给松松搭了新窝;他说他的父母邀请阿云中秋节去家里吃饭;他还说他喜欢中式婚礼,因为红色的嫁衣很衬阿云的肤色……

那天,松松没有淘气。松松很安静。松松很乖。

阿云说,松松可能知道要搬新家了,舍不得它的玩伴小天呢。

阿云带着松松在腊月搬进了属于她和男孩的家。

阿云的婚礼赶在了年前。男孩说得没错,披上红色嫁衣的阿云真的很美。

晚上,婚礼结束,阿云疲惫不堪,倒头就睡。那晚,她梦见了妈妈。

妈妈穿着香槟色的旗袍,整齐的头发低绾在脑后。她还是那么爱美。

妈妈说,那个男孩不错,有他陪你,妈也能放心走啦。

妈妈把她的手交给男孩。妈妈笑着冲她挥手。

阿云再回头时,妈妈已经不在,只见松松向门口跑去……

“妈妈……妈……松松!”

“宝宝,怎么了?”男孩握住阿云的手,关心地问道。

“都快九点了,松松呢?松松怎么没来叫我?”

松松不见了。

男孩抱着阿云,说可以再买一只猫咪来养。

阿云摇摇头,喃喃道:“妈妈走啦。”

男孩没有听清。阿云抬起头,搂住男孩的脖子,脸上泛起一抹温暖的微笑。

“明天我们煮鲫鱼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