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意林·作文素材 > 25岁医学生吴思:幽默是我对抗癌症的武器

25岁医学生吴思:幽默是我对抗癌症的武器

时间:2019-11-26 分类:意林·作文素材

编辑部汇编

人物速写·活在美好中央】

生病了,把快乐传递给亲友;临别了,把遗体捐献给母校,吴思就是这样无私。也正是因为无私,所以吴思的世界从来没有悲伤,她的生命永远定格在美好中央。反观那些汲汲于名利与权位的人,当他们费尽心机得到后,又惶惶然害怕失去,何曾有过真正的快乐与美好?心底无私天地宽,身外有爱世界美,这是吴思带给我们最温柔的感动。

(特约教师 张金枝)

作文君:即使抽到人生的烂牌,也可以打得精彩!2019年7月1日,25岁患癌医学硕士吴思,幽默地发送了最后一条朋友圈,告别世界:“江山给你们,朕玩够了,拜拜。”令无数网友动容。

也许你还记得,曾经有一位患癌的女生熊顿,在治疗过程中用画笔记下了自己的感受,出版了《滚蛋吧!肿瘤君》,令人读来笑中带泪;也许你还想起,农妇白茹芸没有因为患癌而放弃学习古诗词,并站上了《中国诗词大会》的舞台,让人们看到她坚毅的微笑……不幸的人们遭遇各有不同,但笑对生活是他们共同的心态。

最近,一位不幸患癌的名叫吴思的年轻姑娘,她的生命永远定格在2019年的夏天,但她用幽默和坚强对抗疾病的故事,仍然让许多网友笑过以后,潸然泪下。

吴思是位毕业才两年多的医学高才生,母校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享有“南湘雅、北协和”之盛誉。上学期间,同学们都喊吴思“思哥”。大学毕业后,吴思进入一家医学检验公司,有时工作会持续到凌晨。因为下定决心要考研,就算工作再忙,她下班回到家也会看一看书再睡觉。她的同学说:“只要是她喜欢的、想要去做的,不管多难都会坚持下去。”这个瘦弱的女孩浑身散发的都是正能量。

2018年9月,吴思不幸被确诊为子宫未分化肉瘤,这是子宫癌中最严重的一种。被确诊患癌后,吴思便开始断断续续地在网上记日记。生病治疗期间,即便再痛苦难受,她都会用自己最喜欢的明星图片做表情包,配上轻松调侃的文字,告诉家人、老师和同学自己的近况。

她会自导自演和自己疼痛的腿的对话剧本,乐观而又让人心疼:

晚上钻进被窝后——

我:腿,你看你今天白天都不是太疼,晚上一休息肯定会更不疼的对不对,咱们好好睡他一大觉好不好?

腿:行……吧。

腿:不行,我还是有点微微的疼。

我:一点点而已,来,我给你调整个最得劲的姿势。放松放松,平静平静,忘记这回事,过会儿就没有感觉了……

腿:好,我试试。

腿:真的,不疼了!

我:很好,开始入睡吧。

我:【陷入迷迷糊糊】

腿:等等,这个姿势久了有点累,我可不可以换个姿势?

我:嗯,准了。

腿:一,二,三,啊——扭到了,好疼!

我:咝——

我&腿:来,我们重新开始……

她会在汇报治疗进展时,说说自己发现的生活小确幸,让人看到她内心的温柔与幽默:“做完CT回来,路过学校操场……夕阳无限好,只是热死宝宝了。”癌细胞扩散以后,她仍然轻松地调侃道:“今天结果出来了,肿瘤君喜提双肺、肚子、屁股多地新房N座!”

作为一个吃货,她还会在网上晒自己包的饺子,还逐个给它们起名字,让人忍俊不禁:“打完药之后恶心过了两天就消失了,又成了吃货。我包的饺子。”

她會分享“花生与豆腐干同嚼有火腿味”般的奇妙吃法:“我夜里躺着用吸管喝奶,嘴角奶渍没擦干净,然后又喝果汁,嘴角又多了果汁渍,于是第二天舔舔嘴角,我就得到了一小块果味奶酪。”也会半夜醒了就去吃夜宵,调侃自己是“马无夜草不肥”:“刚刚可能是被胸疼痛醒的……我寻思着既然醒了,就去搞碗土豆粉子去,马无夜草不肥,人无夜宵不快乐嘛。”在她勇敢的调侃、自嘲下,癌症失去了可怖的面目,成了一个小丑。

除了幽默地记录自己的抗癌生活,吴思还会发挥一名医学生的素养,把自己生病的经验记录下来。化疗之后的高强度恶心让她成了“测试博主”:亲测橘子皮降低恶心非常有效。

在她的日记里,除了传达着点点滴滴的有趣和美好之外,还有小心珍藏的感恩:经常吐槽她的室友,忙科研忙得不可开交,却亲手缝了平安袋,去寺庙拜了佛祖寄过来给她;管床小学妹拔管动作特别轻柔生怕弄疼了她;公司领导、同事轮番看她,带来各种礼物逗她开心;在各地的大学同学每人录了一句鼓励的话,剪成一个长视频放在iPad里送给她……她说:“一路遇到的都是很好的人,我想尽可能记下我所有的感谢。”

有网友问她:“会觉得命运不公平吗?”她平静地回答:“有同学正硕士毕业,外人只看见光鲜亮丽,但其实压力大到爆,反而生病这种遭遇能获得同情。没有人活着是容易的,能被人理解的苦难已经比不被理解的好很多了。”

受母校教育的影响,吴思早就萌生了遗体捐献的想法。2016年,她就在器官捐献网站上进行登记。2018年生病后,她又主动联系湘雅医学院填写遗体捐献志愿表。现在,吴思的一枚角膜已移植给一位患有眼疾的17岁患者,而她的遗体则捐献给了母校湘雅医学院,成为一名“大体老师”——她将成为未来某一届学弟学妹们第一个手术的“患者”,让那些即将走向医学道路的少年感受救死扶伤的深刻内涵,体会“医生”二字的真正含义。事实上,按照捐献就近原则,她本可以留在家乡。但最终经过沟通,母校还是派出老师和工作人员驱车赶往汉中将她接回校园。吴思不仅将担任“大体老师”,她的骨骼还将永久保存在国家科普基地中南大学人体形态科技馆,以此弘扬这名湘雅学子大爱无私的精神。也就是说,吴思将永远留在她所眷恋的母校。

在吴思的感召下,湘雅医学院也有更多的教授、学生站出来签订捐献遗体的协议,登记人数创历史之最。

在患病后的日记里,吴思曾分享《一片叶子落下来》里的一段话:“如果我们反正是要掉落、死亡,那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呢?是为了太阳和月亮,是为了大家一起的快乐时光,是为了树荫、老人和小孩子,是为了秋天的色彩,是为了四季,这些还不够吗?固然悲剧具有永恒的价值,欢乐也并非因不能永恒而不具分量。”

生命即使它不长,也不该用它来悲伤。生命里人来人往,别忘记,有个叫吴思的女孩,她曾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