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儿童故事画报 > 被偷走笔画的故事

被偷走笔画的故事

时间:2020-05-22 分类:儿童故事画报

龚房芳

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还没被写在纸上,但在作家心里已经形成了。作家很得意:“哎呀,我敢说,这个故事比我以前写的都好,都好!”

她有时候高兴起来会讲给别人听:“来来来,我说一个新故事给你听,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啊,我还没写出来呢,只是想好了……”

每一次,她都会往故事里加点什么新的内容,自然是为了让故事更精彩。

“天哪,本来这是一个不太长的故事。可是现在呢,已经比原来多出三倍了!”

作家的故事越讲越长,自己也越来越开心,越讲越有劲儿,她甚至喜欢随意增加一些情节。

“我甚至可以把这个故事编得无限长。”作家曾经得意地和大家说。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作家有一個很长很长的故事,但是还没有写出来。

当然,好东西总是有人惦记的,有的惦记可就没那么好意了。比如,有一个喜欢偷偷摸摸拿走别人东西的人,就对作家的这个故事来了兴趣。

等了好久,小偷终于瞅准一个机会,在作家午睡的时候,偷偷地钻进她的家里,又偷偷地窥探了她的心,然后毫不留情地把那个故事偷了出来。

这是小偷第一次偷故事,显然没有像偷其他东西那么熟练顺手。他明显感觉到,当他动手的时候,作家好像有意识地做了一个反抗动作。小偷吓得匆忙收起已经到手的东西,慌张地逃走了。

小偷拿着一口袋故事离开的时候,既惊慌又得意。他还来不及细看,先回家要紧。

作家醒来之后,总觉得不太对劲。她摸了摸心口,并没有什么发现。

和往常一样,她又要出门跟别人讲故事了。这已经是她的习惯了,把故事讲了又讲,就等于修改了又修改,才肯写出来投稿去。就像……就像古代的一个大诗人,总是把自己写的诗念给别人听,直到连村头的老奶奶也听得懂为止。

不过,这次作家刚张口,就发现问题来了:“从前,有个小能,不不不,不是小能,是小能……哎呀,怎么回事?”

“你就说吧,小能怎么了?”听故事的两个小朋友有些急了。

“可是……”作家也有些急了,明明她想说的是小熊,但是因为少了偏旁笔画,她怎么也说不出小熊,只能是小能。

“好吧,这只小能想跟着马马去父父家接可可,天哪!这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女孩奇怪地看着作家:“是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接着讲啊。”

“不是,不是。”作家额头上开始出现细细密密的汗了,天知道,其实她想说这只小熊想跟着妈妈去爷爷家接哥哥。

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是什么啊?少了那么多笔画,完全是不同的意思嘛。

小男孩安慰小女孩说:“别急,可能作家忘记了自己的故事,在拼命地想呢。”

小女孩理解地点点头:“好吧,我们耐心点,等等她。”

作家很过意不去,她努力地想讲好故事:“也们很快就到了,看到可可正坐在奇子上元……我讲不下去了!”是啊,本来是哥哥正坐在椅子上玩,现在说成什么了呀!

“不行,不行!”作家摇摇头,“我一定是丢了什么?是什么呢?嗯……是笔画!我说舌不完整是因为丢了笔画!”看吧,她的“话”也丢了一半,成了“舌”。

小女孩马上说帮作家找笔画,可小男孩还在歪着头仔细琢磨刚才的故事,他觉得那个怪怪的故事很有趣。

再来看那个小偷,他回到家里,赶紧把口袋里的故事倒出来看,他想早点知道这个故事到底多有趣。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只是偷来了一些笔画,根本不是完整的故事。

“唉!一时慌了手脚,瞧,到手的只是半拉故事,咦?连半拉也不是,都是半个字……”

他倒是个好奇的人,就把那些笔画摆在桌子上,想慢慢整理一下,看看有没有故事的影子。他继续扒拉着这些字的笔画,发现许多笔画好像跟故事没有关系。

一堆笔画里,好像写的是作家在偷偷喜欢那个每天给她送牛奶的年轻人。她还想好了一句话,准备写在卡片上,放进牛奶箱。

另一堆笔画里,作家计划把稿费捐给街角那个卖花的小姑娘,让她买一条橱窗里的裙子。那条裙子小姑娘盯着看了很久。

小偷收起了笑容:“作家心地善良,比我好多了。”

“这又是什么?”小偷看到一堆字是上了密码锁的,不过这个文件夹有个名字叫“读者来信”。原来作家把那些读者给她的信都背熟了,放在心里的一个角落里,谁也别想知道,这是她最珍贵的财宝。

小偷好像突然明白了她是如何当作家的。

小偷轻松地笑了:“我要把这些笔画和字还回去,然后把自己的故事写出来,再也不偷东西了。”

后来的事情呢,你如果够聪明就能猜出来:作家还原了一个不缺少笔画的故事,也就是那个小熊的故事;小男孩讲了一个缺少笔画的故事,也就是小能和可可的故事;小偷,哦,不,人家现在已经不是小偷了,他写出了笔画和自己的故事。

而你看到的,是这三个故事产生的故事,是不是很有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