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情

时间:2020-09-15 栏目:新作文·初中版

周楚翔

在泛着美丽水波的潇湘二水汇合之处,有一个古老的商业市镇湘口驿,那里有我的家乡老埠头。这是一条古老的、淳朴的、人文荟萃的老街。

我其实不大在这里住。这次前来,是给我老奶奶吊丧的。受不了鞭炮的喧嚣,只好往老街去。但这里的故事,我也能数出一二。

以前在这儿待过最久的,也就是一个礼拜,却还记得在石板与青苔交映的小道边,是黑砖砌成、米糊黏合的低矮古楼,那时的我,只觉得难熬、古板吧。而现在,木头屋梁因为岁月的洗刷而散发出的淡淡的抹茶般清爽的香味却足以牵走我的魂魄。古楼不远处镶嵌着的,是一块巨大的石碑,就宛如黑宝石上藏着的石英——这是《老埠头新加义舟记》。“潇水自九疑百折而入于永州北十里之老埠头,与湘水汇合,为最古之名区。五代时设有镇,曰潇湘镇,明时改设驿丞曰湘口驿。驿前二水横亘,深阔若无限然,为吾乡所必经之要渡……”

这座村庄的历史,就像那高耸入云的老樟树一般。此时,正下着细雨,银针洗得这老樟树的枝条与绿叶就像血脉一般交错在了一起,风一吹,就哗哗作响,那声音就如锣鼓,渗进了我的耳膜,居然感到一丝熟悉。这声音似乎将老埠头与老埠头人紧紧地缠绕了起来,永世也不得分离。在岁月的交替下,老埠头像一位慈祥的老人,看着自己孩子的倒影一天天变长。对于老埠头,最好的历史画卷,就是那老樟树的一千多道年轮。夏天,碧绿的树下就是人们最好的乘凉之地。这参天大树,怎么会吝啬这一大片的绿荫?我抬头与它对视着,在青空下,它绿得清脆,绿得直爽。那次待在这儿的一星期,怎么会觉得难熬呢?

树的一边,就是真正的老埠头了,是一个渡口。同样是石板铺成,因潇湘水的轻抚而变得温润光滑,颜色也呈青铜色,出土文物一般。踏着水洼滑下去,只看见在港口边,站着几棵柳树,翠的,许久不见,居然长出了新枝;游着几条小船,铁的,许久不开,居然有了红锈。在青绿的河水上,想必它也会有些惭愧。古老的木船早已经退休,停在岸边,这一代代的船只,泊过的就是潇湘河——我们的母亲河。我举起了一枚石子,想打个漂漂亮亮的水漂。那石头却啪的一声,像阔别已久的游子,投入母亲的怀抱一般,直勾勾地跳进水中。老埠头的人,祖祖輩辈,就是靠着这河生活,打鱼、摆渡、洗衣……这是承载了人们情感的生命之河啊!我是这里的人,我有老埠头的血脉。

我屈下腿,弓着腰,蹲坐在青石板上,却听见了以前不曾听见的声音:那是春天柳条小心地触碰水面,夏天树荫下的蝉鸣与谈笑,秋天凉风牵着潮水敲打石板路,冬天老砖瓦因干燥而咯咯大叫……都是故乡的心跳,这来自心灵深处的呼唤——快回去,快回去!

江边埠头仍在,人已各奔东西。如今我学业繁忙,耳边依然传来故乡的呼唤。

(指导老师:张芝兰)

小编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