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中学生博览 > 阿爹 , 我回来了

阿爹 , 我回来了

时间:2020-03-25 分类:中学生博览

文懿

“真搞笑,你阿爹是卖猪肉的!”“哈哈,猪肉佬的孙女!”……

“妞儿,回家吃饭了,别再耍了哟!”阿爹抖搂了一嗓子,而我们还在草坡上拿着那自制的法宝扮演着太上老君、王母娘娘、七仙女……耍疯了的人儿没有任何归家的意思,等到家中的饭菜备好了,阿爹就拿着那细长的树枝气鼓鼓地在我的身后出现,给我一个措手不及,我瘪着嘴捂着刚刚被阿爹“打”过的屁股往家的方向跑,一边跑一边暗骂:“阿爹真讨厌。”那时的我,每天都在和阿爹作战,如今想来似乎也多了一番难以言喻的快乐。

“真搞笑,你阿爹是卖猪肉的!”“哈哈,猪肉佬的孙女!”……诸如此类的话,在我的小学生涯里出现了无数次。我也曾经苦恼过,但每一次都以犀利的眼神瞪着他们,让他们把那些嘲笑的话语憋回去 。

我从来不会告诉阿爹我在学校的这些遭遇,因为奶奶经常和我说,阿爹每天凌晨四五点就起来去忙活,为了家而奔波劳碌。

那時在我心里,阿爹除了不让我去耍之外,他还是我心中最敬仰的人,我容不得任何人说他的半点儿不好,毕竟每次卖完猪肉回来,给我带包子带糖果的人,是他呀!

我以为阿爹会永远那么刚劲有力,可以每天开着摩托车去各个村子叫卖猪肉,但当我的小学校服褪去,换上了高中校服后,才知道爷爷真的干不动了。

常年劳累的他,患上了帕金森,他右手越来越抖了,讲话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利索了,但这样的他依旧会时时关爱我,他的房间里永远藏着零食等我放假回来,这个老头还是那么可爱。

大学开学前夕,阿爹拿着800元钱抖动着他那布满老茧的手递给我。我哑然,心里想着,我怎么可以收他的钱?我拒绝他,此时的他大声地喝着我:“拿着,不拿不行。”

我瞥了一下老爸,他示意我收下。那时的我眼里充盈着泪水却不敢流下,心里早已泪流成河,那些钱在我手里的重量已经压倒了我的泪腺。如今想来,更是觉得宝贵得很,那是一个爷爷对孙女的祝福呀!是他认为的对孙女前程之路最大的帮助,是他觉得在耄耋之年唯一能为孙女做的事情。

扶着我长大的人,如今走起路来已是颤颤巍巍;大声吆喝我回家的人,如今说起话来已是断断续续;小时候我等着回家的人,如今在等我回家。

似乎每一个孩子的心里都有一个慈祥可爱的爷爷。我不知道其他孩子有没有一个这样的爷爷,但我确确实实拥有这样一个疼我、爱我的人。我每次回家都不喜欢叫他“爷爷”,我喜欢大声地喊他“阿爹”,他总会笑着应我一声:“妞儿,回来了呀。”

如今的我似乎是一只飘飞在外的鸟儿,每一根羽毛都凝结着阿爹的关爱与期盼。我想带着这一份关爱与期盼飞得更高更远。

时光啊,慢点吧!让我慢慢飞,慢慢飞,让我与阿爹的故事可以多一些,留作后日回忆。

编辑/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