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中学生博览·文艺憩 > 九分讨厌也抵不过一点喜欢

九分讨厌也抵不过一点喜欢

时间:2020-01-09 分类:中学生博览·文艺憩

多肉姑娘

1

徐飞何觉得自己赌输了,坐在食堂的大桌上,他不住地走神,习惯性地戳着饭菜。哥们儿陈帆放下餐盘和一盒水果:“怎么,对咱们学校的食堂这么没信心?”

“没。”徐飞何摇摇头,拿过一颗草莓丢进嘴巴,终于神情一变,眼泪鼻涕横飞。

项早从他身后探出头,边笑边递过纸巾,俯下身小声说:“你果然拿了右前角的那颗。”徐飞何想生气又气不起来,项早眨眨眼,看见这座学校有高大的合欢树。

2

谁都不相信,徐飞何升入高中的假期前,还是个矮胖子,经过篮球的蹂躏,从一米六直奔一米八一。

项早“啧”了一声:“全是我的功劳,怎么报答我?”

徐飞何瞪她,日光浸过,他赶忙别过脸,项早的笑带着一种魔力,一直让徐飞何深陷惊恐,自己都避之不及了,怎么可能有别的心思?

没错,虽然项早表面上岁月静好,但她有颗往草莓上洒芥末粉的心。本来这个假期徐飞何是要去游泳的,第一次,一戴上泳镜,他就哭了。

项早往上面涂了洋葱。

第二次,他发现包里的泳衣被换成了粉色。第三次,他刚走到小区外,就遇到逗弄小狗的项早,她盯着徐飛何,从上打量到下,最后声音清脆地叮嘱:“注意安全哦。”

于是接下来半天,徐飞何先是闻了泳镜,又检查了衣服,游到一半还从泳池跑出来检查了柜子。几乎每游一圈,心比四周的水花就扑腾得更猛烈些。

最后他懊恼地想,怎么项早什么都不做,还是能把自己捉弄得那么惨。擦头发时,顿感头皮一凉,牙膏味儿扑面。

那日徐飞何终于妥协,和小区里高个子们打起篮球,项早的理由是:“光是想象那幅画面,就让人笑得肚子痛,根本不想再捉弄你。”

虽然还是不时在打球到满头大汗时喝到酱油可乐,但到底是个能进行下去的事情,很多时候,项早就坐在不远处看书,偶尔抬头一笑,徐飞何立刻全身发凉。

3

又一次被项早放了曼妥思的可乐喷了满脸后,陈帆都看不过了:“你忍者神龟转世?”

徐飞何擦着脸,无奈地摆摆手,习惯了。徐飞何记得,自己刚转来这座城市时,第一个记住的人就是项早。

彼时正巧赶上愚人节,徐飞何一进教室,就看见自己的作业躺在地上,弯腰去捡,“嚓”一下,被牢牢粘在地上的本子破了,他也因重心不稳摔了个脚朝天,四周爆发出笑声。

项早伸出手,“你没事吧?”

他揉揉脸,大家还是笑个不停,项早说:“大家别再欺负新同学啦!”日光浸透项早粉色的面孔,徐飞何呆呆地道谢,走回座位,心里的委屈烟消云散。

直到下课去洗手间,他才发现,脸上和手心都有一大块墨水,后来听说,就是项早提议,给新同学一份大礼。

可从那天起,项早似乎黏上了他。他鼓足勇气质问项早:“你为什么总捉弄我?”项早笑,“因为你总是会被我捉弄到,特有成就感。”徐飞何发誓,定要一雪前耻。

他做了份牙膏饼干,特意耍小聪明没动最边上的饼干。见到项早时,边问她吃不吃,边拿起一块。咬下去时才反应过来,自己拿错了。

太糗了,徐飞何没敢表现出来,项早伸出手,拿了好的那块:“我还以为你会在里面挤牙膏。”

自此,徐飞何断了所有歪心思,反正在这方新天地里,他也没什么朋友,反而和项早亲近起来。

4

“我明白了,”陈帆一针见血地总结,“就像虽然很讨厌,但如果灰太狼被饿死了,喜羊羊会后悔没让它咬一口吧。”

什么破比喻,徐飞何小心翼翼打开笔袋,敏捷地捕捉到里面有支不属于他的笔,果断掏出纸巾,拿着扔进垃圾桶,里面的墨汁喷涌而出。

见多了后,徐飞何也经常能拆穿项早的鬼心思,都敢在项早对着物理题发呆时,主动帮忙了。

“听明白了吗?”徐飞何边听边伸着大懒腰,甚至戳到他背上的项早,项早回过神,露出大大的笑,使劲点了点头。

直到体育课,徐飞何想,再心软自己就是傻子。

他一把扯掉后背上的乌龟,项早倒是心平气和:“第一,你怎么确定是我贴的?”

“只有你才这么幼稚。”徐飞何心里一慌。

“这不是证据,你不幼稚,这种小事也来找我算账?”

徐飞何哑口无言,项早继续进攻,三两下将乌龟改成了朵向日葵,粘在他手上,“心里也要美一点哦!”

她的指尖冰凉柔软,徐飞何转过头,认真把贴纸折好,塞进笔袋,项早突然探过头,“你不扔掉?”

徐飞何的脸一热,项早补充:“不过这次确实是我贴的。”徐飞何心里的温热瞬间炸开,可一抬头,项早睁着大眼睛,“数学卷的附加题,你会吧?”

讲完题,项早不走,和徐飞何对视着,徐飞何心里冒出千丝万缕的古怪后,项早突然开口:“有部动漫叫《擅长捉弄的高木同学》,你说高木为什么那么爱捉弄西片啊?”

徐飞何顿感内心冰火九重天。

5

当初为了防守,徐飞何在这部动漫里学到了不少,但这并不妨碍他又看了一遍。

每看一集,徐飞何都百爪挠心,项早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看不出动漫里的高木是不是喜欢西片,更不清楚,这是不是项早又一次捉弄他的开端。

可每当画面温柔下来,徐飞何就自动带入了项早的模样:她趴在书桌,她干净的眼神,她得逞后眼泪都要笑出来……徐飞何关上平板,这次他确认,项早已经不知不觉,成为他生命里很重要的人了。

似乎,比这还多了点儿喜欢。

徐飞何叹口气,自己真的输了。初中毕业前,有次项早又跟他开了不大不小的玩笑,徐飞何正因课业繁忙,耐心持续降低,终于冲项早大吼:“你烦不烦!”

项早的笑僵了一下,跑出了教室。徐飞何心软了,过了会儿扭捏地站在操场上,蹲在树下的项早扬起脸:“快毕业了。”

“嗯。”徐飞何竟感到一丝不舍,为了掩盖这份心悸,他大咧咧地说,“终于不用再被你捉弄了。”

“万一还在一个班呢?”项早眨眨眼,“我们打个赌吧,没有我捣乱,你会不习惯的。”

项早一定是故意的,报到和预备课程她都没来,徐飞何轻松之余,好像真的缺了点什么,没被放奇怪东西的笔袋就只是笔袋而已,没被撒佐料的饭菜,也一点味道都没了。

直到她的辣草莓出现,徐飞何的一切才步入正轨。

6

藤椒味道新颖出众,也会把人辣到跳脚,而世界上有许多种情绪,讨厌和忐忑不同,没法确定的心动和明确的喜欢也不同。

项早再想方设法地捉弄徐飞何时,鬼使神差地,徐飞何表现得更夸张了。有时候他根本没睡着,也不会解开被系在板凳上的鞋带,摔个趔趄。

项早笑得捶桌子,徐飞何就会很有成就感,逗笑了自己喜欢的女生,是全天下最满足的事。

徐飞何还是从前那个迟钝、不够聪明的他,虽然斜靠在走廊时,偶尔会被路过的女生多看上几眼,还收到了一个彩编手链。

看到时徐飞何吓了一跳,最近学校里流行起给喜欢的男生编手链,就能许一个美好愿望的传说,关键是,他知道项早也编了。

徐飞何红着脸想,会不会就是项早的?他几乎没和其他女生打交道,可是当面问,会被嘲笑吧?

“干什么呢?”正想着,项早的声音从天而降,徐飞何手一抖,项早抽出正插在口袋的手,捡起来,“居然有女生送你。”

“不……不是你吗?”徐飞何脱口而出,脸瞬间红成了柿子,项早好笑地掏出自己的那条,“真不好意思,让你误会了,我的在这儿,还没找机会送给他呢。”

“谁呀?”徐飞何慌乱地岔开话题。

项早狡黠地答非所问:“你不会误会了吧,你喜欢我?”

徐飞何点点头,抓住她的手:“对,喜欢。”项早猛地抽出手,睁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7

徐飞何曾幻想过无数次让项早面红耳赤、说不出话的方法,没想到是这个。

目瞪口呆的旁观者陈帆缓过神,打了个响指,“阿飞,我早就猜到了。”项早狠狠瞪他一眼,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徐飞何懊恼了一节课,被老师提问时也说不出话,罚站在后黑板,项早没笑,甚至没回过一次头。要是自己没开口就好了,不过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捉弄自己了。

徐飞何想到这里,心被一种悲壮的不甘堵住,他要报复,凭什么从来都是项早招惹自己。徐飞何在心里打起算盘,这次无论如何,要引起项早的注意。

正巧学校周边在维修线路,时常停电,大家都带了充电台灯上晚自习,他和项早一同买了买一送一的那款,是布质灯罩。

徐飞何剪了蟑螂形状的白纸,趁体育课贴在项早的灯罩里,想象了会她被吓得大喊的画面,顿时来了精神。

这是徐飞何第一次如此期待晚自习。

灯“啪”的一声熄灭了,徐飞何按开自己的台灯,亮起的刹那,灯里趴着一只蟑螂。快惊叫出声时,他回过神来,又是被项早发现了吧,他把手进去,凉凉的触感让他几乎虚脱。

徐飞何一声惨叫,跌到地上,手臂撞在板凳一角,痛得几乎失去知觉,这次,他输得一败涂地。

8

这是项早第一次,正经坐在徐飞何面前,跟他讲和。

徐飞何的手臂扭伤了,挂脖子上在家休养,那只蟑螂果然是项早的杰作,她买了个小模型反攻。

清醒过来的徐飞何颓败地想,为什么要去招惹项早呢?他俩是一场闹剧,早该散场了,何况他根本不爱折腾。

项早的眼圈有些发红:“徐飞何,我们谁都不捉弄谁,做正常朋友好吗?”她一字一句问完,裙子都要被攥破了。

项早又要捉弄自己了,徐飞何只想逃开,不过他都这样了,谁怕谁呀。徐飞何干脆点点头,看她要出什么幺蛾子。

空气凝固了一会儿,陈帆突然推开门,端着一只小蛋糕,“来,阿飞,给你压压惊。”徐飞何松了口气,赶忙别开头举起叉子,没看到项早的脸色变了。

刀切进去,發出“嘭”一声巨响,徐飞何炸了满身奶油。一片狼藉中,碎着几块气球皮。

“哎,怎么……”再次冲进屋的陈帆目瞪口呆。徐飞何又惊又气,对项早说:“你过分了,出去吧。”项早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转身自顾自擦起地,徐飞何推了她一把。

他原以为项早只是小公主脾气,爱闹但知道分寸,可这样一连串轰炸,换谁都没法不翻脸吧?

项早沉默地爬起来,慢慢离开了,地上被她坐扁的奶油,像一张滑稽的花脸。

9

徐飞何没过两天就回到了学校,他的胳膊也不是特别严重。

这次项早是真的消停了,可这样风平浪静的日子还真让人不适应。陈帆拉了个板凳坐下:“我要和你谈谈。”

那天项早和陈帆说好,如果徐飞何不接受她的道歉,就亲自切开蛋糕,狼狈一下表达真诚。但陈帆显然误会了当时的场景,更没想到,对甜食没兴趣的徐飞何会那么积极。

“她的鬼话你也信?”徐飞何简直要被气笑了。

陈帆丢了个本子给他:“如果写这个只是为了整你,她真是吃饱了撑的。”徐飞何随手丢进座位,体育课时,他趴在窗口,看到项早坐在树下温和又孤单。徐飞何的心一跳,翻看起本子。

其实项早第一次捉弄徐飞何时,心里特别慌张,但后桌女生说:“你敢捉弄新同学,我就和你玩儿。”

项早想着一次玩笑而已,答应了。但她没想到,徐飞何又傻又可爱,还带着一丝可靠的安稳,项早想靠近他了。

找不到理由,甚至性格自我,又脑回路奇特,项早只能靠一次次把许徐飞何捉弄得嗷嗷直叫来让他记住自己,后来项早发现,想改变却不会也不敢变了。她去送徐飞何手链,看到被别的女生抢先一步,突然惶恐不堪,找了借口落荒而逃。想把自己刻在徐飞何的脑海中,把事情弄得一团糟后,不敢再打扰他,又不甘心浪费了这么多时光。

徐飞何的心抽搐了一下,已经快三年了啊,他站起身,心想还是找她说会儿话吧,虽然有点怕,也不知道该怎样改变过去奇妙的相处模式。

一切都不是定数,但至少他挺确定,此时此刻,自己和项早,都很想跟对方说会儿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