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中学生博览·文艺憩 > 宝藏男孩祝鱼:因为温柔,所以可爱

宝藏男孩祝鱼:因为温柔,所以可爱

时间:2020-01-09 分类:中学生博览·文艺憩

在小博C版,有一个树洞栏目叫做“天台告白”,它以一个旁观者的角色,温柔地倾听了铂金们的烦恼与伤心事,并给出自己的建议。但是,一定很少人知道吧?它的主持人,居然是一个男生——祝鱼!

这个被很多人亲切地夸赞为“宝藏鱼”的男孩,拥有许许多多神奇的技能:运营公众号,分享运营经验,掌握各种购物优惠信息,会用手机画画,会一点基础的韩语……用夏南年的话来说,就是“你能想象的技能他都会”。

相熟的小博作者与我谈起祝鱼时,无一例外的评价都是:“热情,好玩儿!”在极度推崇“有趣的灵魂”的时代,这也许是我们对一个人极好的赞扬。

祝  鱼

多愁善感的树洞,心思细腻的理工男,不喜欢过于吹捧的夸奖,想要一直像个孩子一样单纯善良,盼着有朝一日去海边吹一整天海风。

糖心梅:你的笔名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祝鱼:我的笔名取自我的姓氏和家乡的名字,很多人刚开始会误会我是一个女生(好吧,有些人认识我几个月了还以为我是女生)。熟悉我的人都会叫我“鱼”。这也挺好的,饿了叫鳄鱼,饱了叫鲍鱼,就是希望这个世界不存在鲨鱼这个物种。

糖心梅:在“天台告白”听了那么多人的故事,哪一刻最动情?

祝鱼: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一期里柏榕对父亲说的一番话。那时“天台告白”刚成立不久,他在群里哭着讲了许多这些年憋在心里的苦楚,包括对已逝母亲的追忆,对父亲的责怪。即使最后他依旧没能释怀,但好在终于向人倾诉了藏在内心深处的情感。那个时候突然觉得“天台告白”是有意义的,我们虽然无法提供很专业的心理疏导,但至少提供了一个倾诉自己、正视自己的平台,毕竟发现问题是解决问题不可或缺的一步。

糖心梅:你是小博公众号运营团队的成员之一嘛,你觉得你们的相处模式是怎么样的?

祝鱼:和认识了多年的好友似的,特别好玩,会聊各种事情,聊天记录攒起来都可以卖钱了。

有一次,有个小伙伴用502粘鞋跟时,不小心溅到眼皮上把眼睛给粘住了,挣扎时把睫毛给拔掉了几根。群里有人说掉了睫毛要许愿,会很灵。重点来了,怎么许愿呢?点着睫毛,快速许愿,吹灭。

还有一次,我在群里吐槽最近西瓜吃得太多,白送给别人都不要,群里有人很积极地说“我要,寄给我”。我回:“我可以寄一点西瓜子,明年还一个西瓜就行了。”群友说他不会种西瓜,我很不屑:“埋在李子树下不就能活了吗?!毕竟瓜田李下,李子树下肯定好种活。”

糖心梅:会不会有唇枪舌剑吐槽互怼的时刻?

祝鱼:不不不,我们群是一个业余夸夸群,不会互怼的。如果谁愿意付钱,我们夸你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糖心梅:有谁付钱求夸过吗?

祝魚:哈哈哈哈,没有,这就是我们不是专业夸夸群的原因!群里基本都是以夸换夸、等价交换。

糖心梅:你觉得自己身上最强大的属性是什么?

祝鱼:省钱!我可以用一分钱买到袜子,三四折买衣服鞋子,一定要把所有优惠叠加使用,能用50元买到的坚决不花51。

糖心梅:祝鱼似乎很喜欢给他人制造小惊喜?

祝鱼:其实我觉得生活中给身边的人制造一点小惊喜是非常必要的,这里的惊喜并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只要用心用情就好了。我会在好朋友的生日那天写一封长信送给他们,也会在每个节日查看好友几个月以来的动态,送给他们可能最需要的祝福……可能这些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小惊喜,会带给朋友几天的好心情,或者解除一连几天的阴郁。

糖心梅:祝鱼的童年时光在农村和县城都呆过嘛,你觉得这两者的生活有什么不同呢?

祝鱼:在农村的生活更野更自由吧,周末白天和村里的小伙伴满山遍野地摘野果、钓龙虾、烤红薯,晚上拿着手电筒在整个村子里捉迷藏,这些经历给我留下了许多童年难忘的记忆;县城的生活则更方便,选择也会更多,乐趣在于可以接触很多新鲜事物,比如和小区的孩子们一起玩游戏王的卡牌游戏,一起在书店里看书,在学校操场骑自行车,这都是我不曾体验过的。两者让我的童年更多样化,时至如今我还常常和身边的人提起以往的趣事。

糖心梅:来,挖一挖你的记忆宝库,给我们分享一两件趣事?

祝鱼:我姐算是我们村的孩子王了,记得有一次她带着八九个小孩儿上山,有些人偷偷从家里拿米、油、菜,啥都没有的就拾柴当苦力,用石头架起一个小灶,用罐头盖当锅,树枝当筷子,炒了一盘青菜还不够几个人分的,但每个人都吃得津津有味。虽然现在想来挺幼稚的,可当时真的特别开心,可能带有一种没有大人也能活得下去的自豪感?

糖心梅:祝鱼说自己的小学和初中过得很棒,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的初中生活吗?

祝鱼:初二那年,全班一起庆祝物理老师的30岁生日,大家瞒着老师偷偷地众筹买蛋糕、鲜花、彩带等等。在老师走进教室的那一刻一起唱生日歌,后来由于分蛋糕时动静比较大引来了校长,物理老师被叫出去教训了一顿,但是老师回来后丝毫没有怪我们,哽咽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今天其实特别高兴,因为校长都不会有我这样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