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37°女人 > 陶虹:我的幸福是自己给的

陶虹:我的幸福是自己给的

时间:2020-03-22 分类:37°女人

吴净净

去年,电视剧《小欢喜》大热,许久没在电视荧幕出现的陶虹重新回到了观众的视野。一现身就演了一个有争议的角色,陶虹把剧中偏执、焦虑的妈妈演绎得入木三分。作为娱乐圈中的一员,陶虹应该算是一个跨行比较成功的传奇人物。她曾是国家花样游泳队的运动员,也是一名演技扎实的演员,如今还是一个宽容开明的妈妈。当然,如果她愿意,她应该还会是一个不错的导演,就像她在微博上的简介:不只是演员。

和女儿做朋友的温柔妈妈 

在《小欢喜》中,陶虹饰演的宋倩是位有点让人反感的妈妈。望女成凤,控制欲过度,强势固执得令人无法喘息,最后差点把女儿逼疯。其实,这样的人物在生活中也不陌生,很多年轻观众很有共鸣。

陶虹觉得,观众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去判断宋倩这个妈妈,除了偏执焦虑的那一面以外,还有什么。在她看来,剧中女儿英子即使恨妈妈对她管得严格,但仍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她是一个哪怕伤害自己也不愿意去伤害别人的孩子,从这点上讲,我觉得宋倩对孩子的培养是非常成功的,她培养了一个能够感受到爱的孩子。 ”

生活中,陶虹对于11岁的女儿,给予了极大的自由、信任和包容。她甚至担心“女儿跟我太要好了”,害怕如果父母跟孩子关系好到腻在一起、难舍难分,孩子可能会缺少走向远方的勇气。所以,她会感叹,其实没有一个孩子是完美的。“做父母要认清这件事,其实是跟自己和解,饶了自己,也就饶了孩子。”

有一次,陶虹去看女儿的汇报演出。台上站满了孩子,女儿站在侧幕条边上第二排倒数第二个,前面的孩子长得还比她高,陶虹全程没看到女儿的脸。当时她就想,如果自己的孩子就是一个特别平凡的孩子,自己能接受吗?会因为这个,就不爱她吗?“我想我不会。她再平凡,对我来说也是独一无二的礼物。”

随着女儿长大,母女俩的沟通方式也在变化。她们会像朋友一样交流,陶虹开玩笑说:“我是那种非常不典型的中国母亲。”她会告诉女儿:“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什么是不变的。”女儿就会说:“对,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一切都在变,这是妈妈教我的道理。”

陶虹也会和女儿聊感情,希望女儿将来找对象不要只看“才”和“财”,还是要看“人”本身。当然,她说的这些,孩子能记下来是一回事,能懂则是需要漫长过程的。“她不经历事情,可能很难理解一些话。她说懂了,但是我相信她没有完全懂。”真正懂得是需要用生命去印证的。她愿意给女儿这样的时间,当然,这也是女儿必经的道路。

天资聪颖的好演员 

《小欢喜》中的宋倩其实很难演,而且这个角色显然是不讨好的。但陶虹看了前几集的剧本后,觉得这是个难得的、写得非常立体的角色。既然决定要演,她就会分析人物的脉络。对她来讲,所有角色都是不简单的,“因为简单就说明这件事无趣,愿意做演员,还是因为它比很多职业更有趣”。

愿意琢磨也愿意分析,最终她的表演细腻而有层次,剧中出现多次情绪爆发的时刻也都有了铺垫,新收获的年轻粉丝评价她:“在电视剧里发挥出了电影级别的演技。”而对于熟悉她的观众来说,这其实是她作为一个好演员的正常发挥。

成名甚早的陶虹曾是国内影视圈最知名的女演员之一。处女作就是姜文的经典之作《阳光灿烂的日子》,大学三年级担任电影《黑眼睛》女主角,摘下华表奖和金鸡奖,凭借电视剧《空镜子》拿下飞天奖和金鹰奖,还有一部让很多80后心心念的《春光灿烂猪八戒》……可以说,早在十几年前,她就是公认的人气与实力兼具的好演员,也没人怀疑陶虹在做演员这件事上的天分。

拍《阳光灿烂的日子》时,陶虹还没有离开花样游泳队,处于比完赛还没有正式离队的空闲期,“演得好,我是业余的;演得不好,我也是一玩票的。对我来讲不是事,就是来玩的。”于是,当年这个有着“狐狸一般娇媚的脸”的陶虹,在片中鲜活生猛又生动,第一次触电就大放异彩。

再后来考到中戏,学了表演,随着经验的丰富,陶虹的表演也更加张弛有度。只是,到了有阅历有演技的黄金年龄,陶虹却偶尔出现又常常消失。于是,不时有人惋惜,好演员为什么要藏起来?她开玩笑说:“我擅长的事也不一定是非要去做的事啊。比如說我有一个美玉,我也不用天天给大家秀,放着也可以啊。”

大家的猜测是,这10年来,陶虹牺牲了事业,选择做徐峥背后的贤内助。但现实情况却是,陶虹在很短的时间经历了生老病死。那几年,女儿出生,父母相继过世,她说,自己需要停下来想一想生命的意义,这才是更重要的事。“那时候也没有精力想别的事,先把眼前事处理了。”所以,她主动停工,放缓了脚步。看到好角色就出来演一下,不合适就不演。“我现在还在干很多别的事,但演戏还是一件有趣的事,我一直觉得自己可以演一辈子。多亏了演员这个职业,我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人生。 ”

虽然这些年没怎么拍戏,但不代表无所事事。“能整理好一个家,能让家人的心态和感受永远处在一个相对平衡的环境里,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从2008年做了母亲后,陶虹更是从内到外每天都有变化,“面对孩子时,你知道这是一个天天都会给你惊喜或者惊吓的世界,很有趣”。这些生活中的乐趣让她的感知更加丰富,内心更加充盈。

头脑清醒的独立女性 

2019年7月,在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闭幕式上,海清、姚晨、梁静等女演员联合发表感言,呼吁导演制片们给予中生代女演员机会。一时间,中年女演员的困境话题再次引发了讨论。

而早在2002年,陶虹就有所发觉。当时演了《空镜子》以后,陶虹曾跟老公徐峥在家里“溜溜坐了快一年”,一直没有碰到心动的好剧本。但也没办法,“等呗,能怎么办?这就是演员的被动。”后来觉得一直等也不是办法,徐峥就去做导演了。其实,那时候陶虹也想做导演,写了本子,找了投资,结果怀孕了,这件事就撂下了。所以,如果她愿意,应该就像章子怡说的“你们家不止一个导演”。

说到中年女演员的危机,陶虹说,即便是好莱坞的女演员也会有这样的困惑。其实也不单纯是“中年女演员没戏演”,而是整个中年女性群体不受社会关注,“没人关注就没有人写,没人写就没有文艺作品,沒有文艺作品,我们演谁?”

好戏难碰,但陶虹也并未完全放弃表演。从影视剧中淡出后,我们在话剧舞台和其他岗位上看到了更多面的陶虹。她可以是《四世同堂》里穿着艳丽旗袍扭着水桶腰的胖菊子,也可以是亲子音乐剧《虎妈猫爸》和动画电影《风语咒》的出品人。这个世界那么大,可做的事其实很多。她不想把自己给局限了,想趁着还有精力、有记性、有活力,去探索更多更广阔的世界。如今,陶虹已不会为了曝光量而随意接戏,无论是做演员还是做导演,“因为当我自信我是一个好演员的时候,我自己的认可比别人的认可更重要。”

碰到好戏,就全身心投入演好它;不工作的时候,就开心地投入到家庭生活。她会在女儿醒来之前先起来把狗遛了,然后掐着点回家。把早饭的准备工作做好,叫大家起床,吃了饭送孩子上学……岁月增长了年岁,也赋予了她从容。做喜欢的事情,不焦虑也不再较劲。“喜欢的事情一定要干出什么成绩吗?干本身比较重要,结果不重要,重要的在于你享不享受这一刻,知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个事?”

这些年,陶虹活得越来越通透、随性,她的生活并不像别人以为的那么有秩序感,对生命那么有条有理。计划出门买个东西或办个事,结果一出门堵车,再一看,是交通事故了,她就会转身回家。她觉得有些时候,人的当下比过去和未来都重要,而人在此时此刻的感觉是比计划来得更准确。有了这样的心态,自然也就没有人到中年的危机感,也不会失去安全感。因为她的安全感从不依附在别人身上,“人不能靠在别人身上,你靠的这个人稍微有点闪失,你就趴地上了?人永远要自己站着,你的幸福不应该由别人给。我的幸福成功都是自己给的。”

这样的陶虹真的温柔、霸气又迷人!

(莫难摘自《婚姻与家庭·下半月》

2019年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