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37°女人 > 1.8亿中小学生,他们想要什么样的直播课

1.8亿中小学生,他们想要什么样的直播课

时间:2020-05-20 分类:37°女人

易方兴

直播课开始了。周琴知道,接下来儿子上在线直播课的这一整天,她都无法轻松了。周琴是武汉人,当时一家人正处在中国最核心的疫区。随着全国各地纷纷宣布延迟开学,别的问题都好解决,唯独孩子的上课问题让她犯了难。周一到周五是最煎熬的时候,每天上午要听全省统一的直播课,儿子的注意力经常分散,有时趁周琴不注意,就关了窗口看别的去了。到了下午,则是他们初中学校自己临时开的在线直播课。上课在QQ群里进行,依靠语音来上课。看不到画面,注意力难免打折扣。周琴不得不像一颗钉子那样钉在儿子身边,逼着他听课。

与游戏PK的在线直播课

从不放心到放心的过程中,充满了斗争。周琴要时刻注意儿子动向。儿子孙亮亮今年初一,刚升入武汉一所重点寄宿制学校,聪明、智商高,但容易粗心、自主性不强。初中环境变化,孩子要从儿童变成少年,正处于家长无比焦虑的时期。

在周琴家里,一开始,Ipad这样的设备都是严禁触碰的。学校的在线直播课开始了,她依旧得在旁边盯着,不然儿子还是会偷偷切出去玩,上课的姿势也要不断提醒。

学习成绩会不会落下,是所有家长都要面临的问题。大年初一,她看到有人在朋友圈发作业帮直播课的免费课,连哄带骗地让儿子听了一兩节,没想到入了迷。免费课后,她果断报了新学期付费课。

跟儿子一起听了在线直播课,周琴才知道现在的在线教育,已经远远不只是一块屏幕那么简单了,已经成为一个专业性很强的体系。

一个学生来到线上课,首先要自主选择班级。孙亮亮的数学老师白浩天同时带4个班,其中1个提升班,3个尖端班。提升班的教学内容与教材同步,适合基础弱,上课吃力的学生,尖端班则是针对课堂内容已经熟练,需要进一步拓展的学生

老师们备课时所用的讲义,难度不在知识点的罗列,而是怎么生动有趣、抓住学生。线上课和线下补习班不同,几千个学生在屏幕后面,一旦觉得内容枯燥,很难有学生不去打游戏看视频。本质上,这是直播课堂与网络游戏的PK。

如何抓住孩子的注意力,还要考验老师的个人魅力。在网上,老师们根据性格特点形成自己的风格,段子手型、权威型、细致耐心型等不一而足。一般而言,幽默有趣的老师最受欢迎。

气氛是轻松的,老师们花样百出地吸引学生的注意力。白浩天讲课风格非常幽默,不时还会自黑。他的同事、同为初中数学老师的张明哲有时会在课间休息时举办“K歌大赛”,吸引更多学生互动。

好几次,中午吃饭的时候,周琴发现儿子都在跟她说老师今天课上讲的多么幽默。孙亮亮特别喜欢“大白老师”白浩天。

在线直播课甚至比线下班让孩子们产生了更强的黏性。张明哲有时上完课,会在摄像头面前再多待15分钟讲些延伸内容。大部分孩子愿意留下继续听完。“一般1200人的课,上完课之后,还选择继续留下来的有900多人。”

辅导老师,是在主讲老师之外进行一对一答疑的“班主任”们,这是在线教育创造出来的新群体,直接决定一个孩子课后享受到的教育质量。

辅导老师乐君大年初一还在工作。她每天早上起床就开始改作业,300个学生的作业改到晚上10点,中途还要跟家长打电话。有的家长忙、不配合,觉得“孩子做不做作业也无所谓”。她连着打了3次,最后连最顽固的家长都被打动。

跨过高山

2019年8月,初中数学老师张明哲利用暑期唯一的一周休假,进行了一场5天5城的家访。他到达湖北黄冈市浠水县袁垅村,那里有个学生在等着他。

学生叫周甜,刚参加完50元暑期优惠课。周甜是个提问专业户,下课时,逮着张明哲就问问题。这让他好奇,这是个怎样的小姑娘。

中午太阳正烈,在全村最低矮破败的一个砖瓦房前,周甜一家人热情地迎接张明哲。周甜身高1米6,极瘦,也很腼腆。见到了“大城市里来的老师”,周甜妈妈很开心。家里穷,女孩只能报市面上所有在线教育机构的特价课,张明哲是唯一一个来看望她们的老师。

周甜父亲生病在家,家里3个孩子全指望一口鱼塘,但最近养的鱼被邻居的鸡粪毒死了。经济贫穷成为不可承受之重。作业帮长期班课收费已经是行业里较低水平,周甜依然负担不起。临走时,张明哲在给周甜的礼物里悄悄塞了1000块钱。“这钱,她拿来报课可以,拿来改善生活也可以。”但他们依然拒绝了。

回到北京之后张明哲有了动力。那个瘦削身影常常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希望为更多欠发达地区的孩子传递好的教育。

张明哲把普惠教育形容为一座高山。2018年之前,他用的都是全国教育最先进的地方产出的教材,北京海淀区。但一线城市孩子们听起来轻松的题,低线城市许多孩子根本听不懂。那段时间,他总是接到充满挫败感的反馈,“老师,你讲的课太难了”“张老师你讲得确实不错,就是我孩子跟不上……”

以初中几何为例,海淀区的试题里,题目是一个10条直线两两相交的几何图,希望学生求出对顶角和邻补角的个数。教材上只写了概念,没有提到相关公式和解法。这道题如果没有基础,学生们很难搞明白。主要的困难是,各地的学生水平基础不均。这背后,是教育资源分布不均。

出个大招

何连伟已经当了8年老师。之前他一度觉得到了职业瓶颈,尽管喜欢这份职业,但许多问题作为老师也没法解决。进入作业帮后,他开始接手物理教研项目,突然发现自己在做一件沙漠中开江河的新事。

2018年起,作业帮各学科老师开始摸索全国学生都能听懂的在线直播课,高中“易物理”课程体系就此产生,其中一个核心是“大招体系”。教研组招来一批优质教师,专门研发高中物理的解题“大招”。

大招是个好东西。无论是一线城市,还是五线城市的学生,只要学到了招式,遇到题目都可以快速分解。何连伟的目标是,总结一套覆盖高中物理所有题型的大招体系。历时一年半,高中物理大招体系终于搭建完成,一共112个,都是从最基础的原理演化而来,是拈花飞叶的“武林秘籍”。无论基础好还是基础差的学生都能搞懂。

学生解题效率有了质变,就像是打游戏“开了挂”。一些学生对大招产生了饥渴。“我一上课,他们就眼巴巴地专门等着我讲大招。”这种时候,何连伟也得收着点,“我会告诉他们,灵活使用大招的前提,是要搞明白基础知识。”

教育永远在路上

辅导老师乐君从来没有赶上过最后一班地铁。她每天盯着学生,水都顾不上喝,家长们都很信任她。

乐君出生于河南驻马店一个小县城,一直是县城中学里最优秀的学生,却受限于不可逾越的天花板。

高考那年,她考了全级第二,分数却只够一所二本院校。这种遗憾,是她督促学生的原点。

乐君记挂着浙江山区里的学生刘苗苗。她喜欢直播课,屋里没信号,在户外下着雨让妈妈打着伞也要听。山里信号差,母女两人去山顶,坐着看老师直播。

山上很冷,又逢冬季,母女俩冻得不轻。她们哈着气,盯着屏幕,就像在看一束光。

(摘自人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