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安藤忠雄的一天

时间:2020-09-12 栏目:凤凰生活

陆爱华

和光 交叠旋舞的不同时刻

6:00 a.m

建筑外立面 ?和美术馆

站立于和美术馆中庭的双螺旋楼梯,仿佛自己就是“宇宙中心”,身边一切随着水波纹一环扣一环,荡漾至宇宙之外,日月星辰为舞伴轮换,轻松欢愉。

8:00 a.m

双螺旋清水混凝土楼梯 ?和美术馆

9:00 a.m

建筑外立面 ?和美術馆

3:00p.m

弧形展厅局部 ?和美术馆

6:00 p.m

委任典藏装置作品:

Ballast,洛克西·潘,不锈钢,1219.2cm×1539.2cm×967.7 cm,2019

? 和美术馆

建筑外立面 ? 和美术馆

和美术馆 “圆”安藤忠雄一个梦

安藤忠雄设计和美术馆手稿 ?和美术馆

和美术馆坐落在广东顺德。家族为回馈故乡文化,发起建造一座将传统历史文化与现当代艺术融汇成一体的美术馆。希望能创造出与周边设施紧密联系,跨越地域界限,充满都市艺术空间感的建筑方案。怀着希望通过文化艺术的交流,带给人们和谐、安泰生活的夙愿,该项目命名为“和美术馆”。建筑设计以“和谐”为主题,从建筑设计到细部工艺,都以多样化的“圆”来呈现,尝试着创造出融汇中国岭南建筑文化的崭新艺术文化中心。

和美术馆效果图 ?和美术馆

安藤忠雄

日本著名建筑师。

1941年出生于日本大阪,以自学方式学习建筑。

1969年创立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

1997年担任东京大学教授。

作品有「住吉长屋」「万博会日本政府馆」「光之教会」等。

安藤忠雄 对于空间融合境界的终极追求

“将每个项目的固有文脉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创造出只存在于此处的独一无二的建筑。”这是安藤忠雄建筑的永恒主题。安藤忠雄曾于顺德实地考察,和美术馆的基地条件,位于交通节点,面向都市。同时,当地属于亚热带气候,并孕育出岭南的传统文化,这也是安藤忠雄设计创作的原点。要展现出中国古典文化的传承,是和美术馆的一个重要设计目标。但是,安藤忠雄认为这绝不是简单地把古典的元素继承展现出来,“而是要继承文化背后的那种精神层面的表现。简单和复杂;静寂和活力;向心力和扩散力。要追求城市美术馆的效果,要把对立的特征融合起来,如葛藤般缠绕,于是到最后便有了简单的圆形和方形构成的建筑形体。作为中心的圆形,其重心和尺度伴随着高度发生偏移,产生了由内到外,由建筑到城市,缓缓扩散的效果。这是中原古建筑‘天圆地方的传承,也是象征纯几何学立体的交错而创造出的光影礼赞的建筑风景,更加酝酿出了场地的跃动感。这些便是独一无二的和美术馆的个性。‘调和同时而又‘混和,便是和美术馆之‘和,也是我追求空间融合境界的终极理念。”

与罗马万神庙的“圆”分

安藤忠雄为美术馆所设计的“圆”,像水波纹一样由中心向四周扩散,构成了建筑空间的效果,同时也自然地形成了建筑形态的核心。具体而言,这些“圆”以一定的偏心率由下往上逐渐扩大,四层圆环重叠交织。立体的“圆”随之偏移,在赋予各个空间明确的中心对称的同时,更丰富了这个序列的变化效果。这样的设计也充分考虑了岭南地区亚热带气候的特性,以此营造出具有明显光影效果的建筑表情。

安藤忠雄设计和美术馆的“圆”因?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安藤忠雄第一次在欧洲旅行时,早已与“圆”结缘。“当时我探访了罗马的万神庙。直径43.2m的圆筒形,承载着相同直径的半球,是一个极简的造型。从顶点圆形的开口处,射入的极美光线,在半球内壁描绘出时间的行走,建筑内部的球体空间逐渐清晰起来。那一刻‘在空间里创造出生命之光已镌刻入我身体里了。考虑在和美术馆的各个功能空间里,通过赋予各种不同的光来展现出其不同的性格。高处投下的光,巡游在圆形栋中心的双重螺旋楼梯之间,创造出‘rotonda般的空间。和万神殿一样,从顶部的天窗开始,一直到地面,阶梯和光一起舞蹈。这光下,人工和自然,传统和现代相互交融,孕育出赋予创造力的时间和空间。”

在圆形的建筑形态中,安藤忠雄不但设置了典藏作品展示空间、美育空间等非常人性化的功能区域,也设有可灵活应对当代艺术展示要求的简约立方体挑空展厅。“圆”和“方”的视觉对比,相互冲突所产生的空间差异感,为美术馆赋予了更多个性内涵。与“圆”环叠层外观设计相呼应的,是以双螺旋楼梯为核心的五层挑空中庭设计。“圆”环构成的空间正如“圆”字所示。在富有张力的垂直空间中,以螺旋楼梯连接各层视线焦点,营造出只有“双螺旋楼梯”才能做出的层次丰富的旋转空间。美术馆場地内的留白,可为周边商务区的人们提供休憩空间。安藤忠雄设计的围绕和美术馆的夹岸花园,与“圆”相呼应的水池,可作为缓和亚热带夏季酷暑的亲水装置,同时,当建筑倒映于水面,它便是建筑别具特色的底座。

安藤忠雄希望和美术馆可以成为岭南文化的新中心,同时也是一个汇集人群,孕育“和谐”关系的场所。

和执行馆长邵舒 在“容器”中回忆与展望

邵舒,和美术馆执行馆长? 和美术馆

夹岸花园局部 ? 和美术馆

和美术馆位于广东顺德,是传承岭南艺术文化的重要载体,但是对于和美术馆的执行馆长邵舒来说,他并没有局限于“岭南”的地域限制,因为顺德处于“粤港澳大湾区”,因此他在重新梳理本土文化的同时,也会将此视为一个窗口,展望更多元化的艺术。他也将致力于打造子品牌HEM?,探索不同艺术生活方式。就如同安藤忠雄对和美术馆的期许“这将成为举行艺术活动和展陈的现代多功能活动的容器。”

达明安·赫斯特

《神圣》,2007,蝴蝶拼画,213.4cm×243.8cm

?和美术馆

安尼施·卡普尔 ,2018,玻璃纤维上漆,255cm×255cm×43.5cm

?和美术馆

亚历山大·考尔德

《黄色回旋镖与红茄的移动碎片》,1974,金属着色,198.1cm×238.7cm×104.1cm

?和美术馆

巴勃罗·毕加索

《裸体的男人女人》,1968,布面油彩、磁漆,162cm×129.8cm

?和美术馆

我们实现了,安藤忠雄迄今唯一的双螺旋楼梯

和美术馆于2015年开始筹备,2020年竣工,执行馆长邵舒全程参与美术馆建设。当他回忆起与安藤忠雄交流的感受时,邵舒说:“生活中,安藤忠雄是一个让人很轻松、也会经常跟大家开玩笑的人,但是如果碰到建筑上的问题,他还是非常严肃。”他不会因为“赶工期、技术不到位、理念跟不上”而妥协,他会一直坚持,并且会写信给本地的施工团队,会跟他们加油打气,将做这个建筑背后的文化意义灌输给施工团队。为了实现和美术馆中庭的双螺旋楼梯,“我们会把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施工现场技术顾问青木洁请到国内来,来做一些类似于数学的解析大题,我还是会把专家都汇总在一起解决这些问题。此外,我们还大概开了200多场会议,28个工人整整干了两年半。才得以实现安藤忠雄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双螺旋的楼梯。”

虽然如今安藤忠雄没有在工作人员的身边,但是安藤忠雄却给常驻于和美术馆的工作人员留下了特别多的“关照”。和美术馆建筑的每一层外侧都是设计了弧形飘板向外延展,安藤忠雄特别为和美术馆日照最长的一面设计了延伸宽度最大的弧形飘板,在馆前设计了一个很大的水面,带来“降温”效果。邵舒说:“一般美术馆的办公室是设置在地下室。但是地下室的缺点就是通风不良、日照时间少。安藤忠雄特意为我们设计了‘下沉式的庭院,雖然在地下,但还是可以保证足够的自然光直接洒到办公室。”这就是清水混凝土不会直接告诉你的“暖心”之处。

草间弥生

《南瓜》,2017,玻璃钢,180cm×201cm×202cm

?和美术馆

艺术化生活,也能识人间烟火气

邵舒对于和美术馆的空间与发展布局,都希望能够最终回归“艺术化生活”理念。和美术馆总面积约为16000平方米,其中展厅面积约8000平方米。常设中国近现代馆藏展厅及当代艺术展厅,以独特的方式来呈现20世纪中国近现代、全球重要当代艺术的精品收藏及主题策划展览。

由冯博一担任主策展人的“世间风物——和美术馆启动展”其中“人间食堂”单元是第一次将“饮食”作为大展的独立话题来讨论。此单元所邀请的参展艺术家多以“饮食”(方式、器具、材料)为创作对象,从人类这一共同的本能行为把当代艺术的作品性与全球差异、小区意识、行动意识结合起来。此外,策展团队将根据不同参展艺术家的工作特点,选择邀请部分艺术家针对不同受众群体以工作坊的形式来创作展示,既定人群的参与将成为作品的一部分,希望能够通过这种开放的工作方式将艺术理论的晦涩和冰冷融化在世间的烟火气息中。此外,和美术馆的子品牌HEM?会举办读书会、分享会、音乐会、电影放映会等文化活动,为观众带来更多互动体验,HEM?也将会探索与时尚品牌的多元合作,让艺术回归我们的生活。

袖珍藏 安藤忠雄经典建筑

安藤忠雄(1941年生) 

建筑手稿 (一套七张) 

估价:10,000–15,000 港元 

Bonhams邦瀚斯近期举行“日本制造”网拍专场,呈献远古至当代的50多件精品,展现日本数百年以来之美学创意,当中拍品包括:日本陶瓷、玻璃艺术、现代与当代艺术、建筑设计手稿及早期日本威士忌等,皆出自领域内最负盛名的艺术家及匠人之手。期间特别带来举世知名的日本建筑巨匠安藤忠雄建筑设计手稿,他自学成材,极简的当代建筑风格独树一帜。此次拍卖带来一套共七件亲笔概念草图,均为安藤最为人熟悉的企划,如光之教堂、淡路梦舞台建筑群及大坂文化区童书之森中之岛等。

《茨木春日丘教会(光之教堂)》

彩色蜡笔 彩色马克笔 紙本

18.8×13.3公分

《童画之森中之岛》

蜡笔 彩色马克笔 紙本

23.6×17.2公分

小编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