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新财富 > U40首富预备队,谁有能力挑战马云马化腾?

U40首富预备队,谁有能力挑战马云马化腾?

时间:2020-05-22 分类:新财富

程华秋子

在经历了5年的底部徘徊后,2015年开始,中国的青年造富能力再次爆发,整体财富每年稳步增长。2020年,18位青年富人登上新财富500富人榜,人数占比3.6%,而他们创造的财富则占据6%;此外,青年富人年龄也逐渐下移,平均年龄从2009年的37.5岁下降到了36岁。移动互联网浪潮兴起,催生出了O2O、在线教育、短视频等新产业,青年富人的群体再次迭代,王兴、张邦鑫、汪滔、张一鸣、黄峥等新贵突出重围,相对10年前的青年富人,他们得以拥有更多元的成熟市场、更畅通的融资渠道、更快的变现速度。

但面对更早渗透的资本意志,如何处理与腾讯、阿里等巨头复杂的“竞合”关系,同时如何与同侪争夺稀缺的流量和用户,这一届青年富人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都要比以往更多。正如马云、马化腾从青年富人榜一路攀登,终成首富,未来,是财富高速成长的黄峥与张一鸣,还是AI才俊楼天城和陈天石,更具争夺下一个首富的潜质?

今年新财富500富人榜共上榜了18位40岁及以下(Under 40,U40)的青年富人,比2019年减少了3位,但新增了4位初次上榜的青年才俊,分别是广微控股陈炫霖、小马智行楼天城、寒武纪陈天石、视源股份王毅然(表1)。其中,楼天城和陈天石同为AI(人工智能)新贵,分别来自无人驾驶和AI芯片两大高科技产业。而年仅33岁的资本圈新秀陈炫霖,其投资涉及汽车制造与商贸产业链、军工装备、高端精密制造、通航产业等多个领域。

虽然人数上减少,但2020年上榜青年富人的整体财富达到6411.8亿元,高于2019年的5533亿元。其平均财富高达356.2亿元,创造了近10年的最高峰,显示青年富人的造富能力持续提升,不断为中国经济注入新鲜血液。

新秀迭出,AI富人异军突起

今年新上榜的4个青年富人中,有2个来自AI领域。

新冠疫情让原本的“资本寒冬”更加局促,而小马智行(Pony.ai)的融资像是一把火,点燃了大家对自动驾驶产业的期待。

2020年2月26日,小马智行完成新一轮融资总额4.62亿美元,其中日本最大汽车制造商丰田领投4亿美元。此前,丰田选择共同开展自动驾驶技术研发的合作伙伴时,小马智行是其中唯一的初创公司。

小马智行源于学霸的强强联合。2016年12月,前百度无人车团队的主力工程师楼天城与百度T11級的首席架构师彭军一同离职,创立了小马智行。在IT圈,楼天城被称作楼教主,毕业于清华姚班;而彭军则是199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随后又获得了美国斯坦福大学博士学位,并在谷歌干过7年。

因为创始人有着谷歌和百度过硬的技术背景,小马智行作为一家Level 4级别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提供商(Level 4意味着车辆将实现全自动驾驶),一直备受资本青睐,天使轮就获得了红杉中国和IDG资本投资,估值约9000万美元。2019年4月,小马智行还获得了昆仑万维(300418)子公司Kunlun Group Limited 5000万美元的投资。

成立不到4年,小马智行目前的估值略高于30亿美元,成为中国吸金能力最强、估值最高的无人驾驶“独角兽”。在极客世界声名远播的“楼教主”,开始在资本江湖里闯荡。34岁的楼天城今年以71.8亿元的身家首次登上新财富500富人榜,排名第437位。

另一个初登500富人榜的青年才俊,是顶着“全球首个AI芯片独角兽”光环的寒武纪创始人陈天石。

寒武纪成起点颇高。创始人陈云霁、陈天石两兄弟均从中科大少年班毕业,博士在中科院计算所深造,主要从事处理器架构和人工智能的交叉研究。原本以发表学术论文为主的团队,在两兄弟的领导下,在2016年推出了寒武纪1A处理器(Cambricon-1A),此后逐渐商业化。

背靠“中科系”,踩上芯片国有化的风口,年轻的寒武纪颇受各路资本追捧,背后的资方不仅包括中科算源、国投基金、招商银行等“国字号”,还有科大讯飞(002230)、阿里巴巴(BABA. NYSE)等知名产业巨头。

2020年3月26日,寒武纪开启冲击科创板之路。招股书显示,发行后中科算源、国投基金、阿里创投将分别持有寒武纪16.41%、3.53%、1.74%的股份。2019年9月最后一次增资时,寒武纪估值接近221亿元,按此计算,持股比例达到29.87%的陈天石,身家达到66亿元,在2020年新财富500富人榜上排名第484位。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国内AI芯片龙头公司主要为寒武纪和地平线,地平线机器人是采用的境外架构,英特尔、高通、海力士都是其股东;寒武纪是唯一一家纯内资架构的AI芯片公司。

表1:2020新财富青年富人榜

同众多科技初创公司相似,商业化进程缓慢、客户集中度较高(寒武纪主要客户均为地方政府和科研院所)仍是寒武纪难解的课题。招股书显示,寒武纪2017-2019年营收分别为784.33万元、1.17亿元、4.44亿元;同期亏损金额分别为3.81亿元、4104.65万元、11.79亿元,三年亏损超16亿元。

相比前面两位白手起家的科技新贵,今年青年榜还出现了一位资本圈新秀?年仅33岁的陈炫霖,其家族财富达到172亿元,排名第173名。

未来随着B站市值上涨,徐逸(右)有望跟随陈睿(中)同时打入500富人榜主榜单。

雙方签订的合作协议规定,国美旗下的安迅物流、国美管家同时成为拼多多物流和家电的服务提供商,提供覆盖全国的中大件物流、仓储及交付服务,以及一系列售后服务。

张一鸣和黄峥目前最大的共同点或许是,手握巨量用户的他们都暂时“不差钱”。

不论是今年1月,字节跳动以6.3亿元引入了《囧妈》这部撤档电影,想跨越进长视频领域;还是近年不断在教育、游戏两个领域投资,都显示字节跳动有充足的现金储备。截至2020年3月最新一轮融资,字节跳动的估值已经达到1000亿美元。

而已经上市的拼多多更是如此。年报显示,2019年,虽然拼多多共花掉272亿元包括“补贴”在内的市场营销费用,但其净亏损大幅缩窄至 69.68亿元,而且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可动用的现金储备410.75亿元。

虽然,目前字节跳动对电商并无布局,但抖音直播带货已成潮流,一代人的精神偶像罗永浩都进驻其中;而拼多多暂时未有社交媒体上的布局。但无法预料,未来张一鸣和黄峥的商业版图是否会有重叠和竞争,而这也将令其在财富上一较高下。

更快的闪富,意味与资本的博弈提早到来

与10多年前,腾讯和阿里巴巴都寻求海外的资本相比,如今在国内资本更充沛的大环境下,青年造富的速度显著提升了,融资更快、变现也更快。

黄峥的拼多多创立4年不到实现上市,2019年黄峥财富涨幅高达1036.3%;而“资讯界拼多多”趣头条只用了2年3个月就在纳斯达克上市,发展速度超过了拼多多;瑞幸咖啡从品牌创立到赴美上市,只用了18个月……

对青年创业者而言,资本更早地进入,一方面助推了企业的成长,但另一方面,在快速成长中,创业者与资本之间,难免出现股权“稀释”与“反稀释”的博弈,部分还有控制权的争夺,而企业也存在着成为资本博弈下牺牲品的风险。

以旷视科技为例,其商业化进程的加快,不仅得益于阿里资本的注入,更依赖与支付宝业务的交织,这也让阿里系成为旷视科技IPO最大的赢家。

招股书显示,经过多轮的变更和跟投,蚂蚁金服的API基金持有旷视科技14.33%的股份,淘宝中国(阿里巴巴的间接全资子公司)持有旷视科技15.05%的股份,两者合计持股29.41%。

而作为创始人的印奇,虽通过“同股不同权”避免了控制权旁落,但不可避免,其股权在上市前就已经被大幅稀释。目前,其持股仅占8.21%,按旷视科技最新估值计算,其财富仅23亿元,已经跌出富人榜主榜单。

和小米、美团一样,旷视科技也设置了同股不同权的AB类股份,三大联合创始人印奇、唐文斌、杨沐所持股份均为A类股,在股东大会决议案投票时,1股A类股可拥有10票投票权。这样的安排下,虽然印奇的股权占比不到阿里系的1/4,但是投票权却和阿里系相接近。而唐文斌和杨沐的持股比例分别达到5.9%、2.72%,和印奇为一致行动人。因此,印奇持股虽仅有8.21%,但他仍然是旷视科技的实控人。

双层股权结构是多年创业、多轮融资、股权稀释严重的创业者最好的选择,但前提是,该公司能够顺利走到上市。

在与资本博弈中,因多轮融资、创始人股权稀释,继而管理权旁落的事情并不少见。戴威和他的小黄车ofo 就成为被资本裹挟的典型。

从ofo股权架构可以看出,戴威占股为36.02%,滴滴占股25.32%,再加上经纬、金沙江、王刚等,本质上都属于滴滴系,他们股权加起来远超戴威。

据报道,滴滴投资ofo后,曾与其有过一段蜜月期,但 2017年后,滴滴开始促成ofo和摩拜合并,并希望由自己掌控局面,这让戴威难以接受,导致双方关系出现嫌隙。

高强度的补贴大战,即便对能融入大量资金的公司来说也是非持续的。当用户已经形成消费习惯,市场逐渐成熟后,对赛道上的选手进行整合就成为大概率事件,而这经常由背后的资本方来主导和推动。

在错过合并时机、软银的10亿美元融资落空后,ofo估值不断缩水,迅速从巅峰跌落。2018年以70.2亿元的身家登上新财富500富人榜时,戴威才27岁。2020年1月,在被曝出拖欠供货商货款和员工工资不久,戴威被列为失信人,限制消费。

相比老一代富人多属于“资本运作型”或“低调实干型”,如今的青年创业者挑战更大,其不仅需要擅长技术和经营管理,还要面对与资本“求同存异”、“实现双赢”的考验,这需要有技术+资本运作+运营的综合能力。

同样是巨额补贴、对资本依赖性强,还接受了腾讯导流的拼多多,则要幸运得多。

创业经历更为丰富的黄峥显然要更“老辣”,拼多多在补贴“弹尽粮绝”之前成功上市。虽然是“腾讯系”,但黄峥在拼多多的持股多达43.3%,远高于第二大股东腾讯的16.5%。此外,由于黄峥持有的是20.74亿股B类股,因此其个人拥有88.4%的表决权,加上一致行动人拥有89.4%的表决权,黄峥对于拼多多的控制力度超强,其本人财富也未被稀释多少。

除了与经验、阅历有关外,对股权的把控,或许也与创始人性格有关。

马化腾刚创业时,他的父母表示他应该找合伙人一起做,与他互补,于是马化腾找来了另外4位合伙人,他们分别是张志东、曾李青、许晨晔、陈一丹,技术由张志东来负责,市场由曾李青开拓,陈一丹负责行政法律和政府关系,而马化腾自己则是负责产品以及战略。相比而言,今天的独角兽旷视科技虽然也是三个合伙人共同创业,但同印奇一样,唐文斌和杨沐也是姚班学霸,专注于打造技术。

而同为“阿里系”AI公司的寒武纪,陈天石在股权和控制权上都处于主导。他对寒武纪的持股达到29.84%,阿里创投的持股只有1.74%。有意思的是,与陈天石一起创业的兄弟陈云霁并没有出现在寒武纪的股东名单中。